成都:又到柳絮紛飛時 今年“避孕針”退場

2018年03月26日07:10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又到柳絮紛飛時 今年“避孕針”退場

  猛追灣濱河路上的柳絮

  陽春三月,成華公園外道路兩旁高大的喬木生出了新芽,其中以柳樹居多。當微風拂過,漫天柳絮翻飛,就連平靜的府南河面也蒙上一層薄薄的“白紗”。不少市民反映行走在路上時常會看到隨風吹散的飛絮,皮膚“小氣”的市民可能會誘發過敏現象。對於漫天紛飛的柳絮,該如何是好?

  煩惱

  柳絮翻飛讓人“頭疼”

  昨日下午,成都商報記者在猛追灣濱河路至游樂園濱河路上看到道路兩邊成排的柳樹,尤其是臨河的道路,低垂的柳條幾乎沒有間隔。“這兩天才有的,就是不舒服。”常在濱河路鍛煉的宋先生告訴記者,運動時身體分泌汗液,飛絮掉落在皮膚上會產生不適,尤其是掉到臉上,“剛開始感覺不到,回去以后就感覺臉很痒。”

  環衛工周毓禮在這條街上掃了七年,對於掉落的柳絮他也沒有辦法。“太輕了,一掃它又飛了,隻有下雨的時候要好點,打濕了它飛不起來,就可以掃到了。”他還告訴記者,“經常飛到眼睛、鼻子裡面很不舒服,大概過一個多星期花開過就不飛了。”

  治理

  今年不再採用“避孕針”

  成都市區柳樹主要集中在河邊或公園。柳絮是雌株柳樹的種子。2015年起,成都市林業和園林局曾學習其他城市,嘗試為楊樹和柳樹“打避孕針”,通過藥劑打破植物體內原有激素的平衡,從而調節營養生長和生殖生長的轉化,抑制楊絮柳絮的產生。但這一方法從推出起便有爭議。

  成都市園林局綠化處相關負責人介紹,由於效果不佳,成都市今年已經沒有採用噴洒抑制劑抑制樹木開花的方法,“柳絮楊絮本來也是一種自然界的正常現象。”

  “使用抑制劑是暫時性的,目前採用的是老辦法。”武侯區園林局工作人員也向記者証實,今年未採用抑制劑來對付楊絮柳絮。他說,今年該區沒有新增種植楊樹、柳樹,對於較小的楊樹、柳樹採用更換的方法,定期會對樹木進行修整,並在開花季節用高壓水槍對樹木進行噴射,減少飛絮的產生。

  建議

  找准誘因,避免接觸病源

  春季是過敏情況高發的時期,包括柳絮過敏的病人明顯增多,“今天單是因為過敏來咨詢的人就有十多個。”成都市第二人民醫院皮膚科醫院導醫唐萍告訴記者,季節性過敏或是皮膚過敏多是因為接觸了過敏源。

  “包括柳絮在內的花花草草只是誘因,個人情況不一樣,找到過敏原因是關鍵。”成都市第二人民醫院皮膚科副主任醫師張予認為,患者通過醫院檢測找到過敏源,避免與過敏源接觸可以有效減少過敏情況發生。

  成都商報 實習生 陳星宇

  記者 尹沁彤 攝影報道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