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兩口賣了17年蛋烘糕 隻為一起走遍大江南北

2018年02月02日07:43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老兩口賣了17年蛋烘糕 隻為一起走遍大江南北

  陳大爺正在制作蛋烘糕

  老兩口在峨眉山合影

  “最難的路我們走過,最高的橋我們去過,最陡的坡我們也爬過……”今年74歲的陳利明帶著71歲的老伴兒范修玉一直行走在旅游的道路上,雲南、河北、廣西等全國近20個省份都留下了他們的足跡,甚至自駕到老撾、越南、緬甸,一路上走走停停,欣賞旅途中的風景。

  他們是有名的玉林四巷蛋烘糕爺爺和婆婆,他們從上世紀80年代起就在玉林一帶賣蛋烘糕,2004年歇業,隱退了12年后又重出江湖,引得眾多當年吃著他們蛋烘糕長大的人們的追捧。

  而在他們退隱的十幾年裡,陳爺爺帶著婆婆游山玩水,走遍大江南北。“年輕時拼命工作,退休了想帶著她一起去看一下祖國的大好河山。”賣蛋烘糕時,早上5點過起床一直忙到深夜11點,十分辛苦,退休后,陳爺爺決定用辛苦攢下來的錢帶著婆婆一起游玩,陳爺爺說:“我要和她一起,耍到耍不動的那一天。”

  <啟程>

  賣蛋烘糕起家

  拿出第一筆存款踏出國門

  “老板,要兩個鮮肉三鮮!”1月28日下午2點,玉林四巷的“陳記蛋烘糕”開始擺攤了,老板輕輕地舀起一勺蛋液干淨利落地倒入烤盤中,熟練地操作著。走近一看才發現,他是蛋烘糕爺爺陳利明的兒子,“父親已經將手藝傳承給我,繼續和母親一起游玩。”

  1987年,老伴兒范修玉因為生計問題開始賣蛋烘糕,陳利明則在一旁幫忙,老兩口分工明確,范修玉負責炒料,擺攤,做蛋烘糕,陳利明負責進貨,下午生意好的時候也幫著做蛋烘糕。“早上5點過起床出去買材料,炒料,一直忙到深夜11點。”陳利明回憶,那會兒起早貪黑掙錢實在辛苦,蛋烘糕的利潤並不高,價格從一毛五兩個,到兩毛五一個,最后退休時也才五毛一個,好在不用交房租,老兩口勤快點的話一個月能掙兩三千。

  雖然大部分的收入都用於了家庭日常開銷,但也攢下了一些錢。1996年的時候,陳利明無意中在旅行社打聽到“泰國游11天,每人費用3400元”的旅游項目,他心動了,“老伴兒辛苦了那麼多年,我想用家裡的第一筆存款帶她出門耍一趟。”陳利明趕緊回家跟老伴兒商量,范修玉爽快地答應了,當時連北京都還沒去過,有機會出國耍一趟老兩口還是很興奮。

  <退休>

  攢下積蓄

  帶著老伴兒“窮游”大江南北

  “窮游、周邊游可以,但豪華游不得行。”陳利明喜歡騎行,范修玉喜歡旅游,他清楚地知道家庭條件有限,兩人的旅游經費不能鋪張浪費,后來便又花了七千多元買了一輛三輪摩托車,加入了老年體協騎游隊,載著老伴兒到省內四處游玩。騎著三輪摩托車,跟著十幾名騎友一起出發前往康定、達州,路途雖遠,但老兩口玩得很開心。“一路上邊走邊耍,欣賞沿途的風景。”

  一直到2004年,孩子已經有了穩定工作,他們決定“退休”,游玩的時間更加充裕了。習慣了忙碌生活,老兩口在家裡一刻也閑不下來,喜歡到公園裡跳跳舞,跟著大爺大媽們一塊娛樂。每當看到電視裡面介紹哪些地方有好玩好吃的,第二天,陳利明就騎著車帶著老伴兒去了。“初期,我們去耍都沒有規劃,哪裡好耍就去哪裡。”

  要是地方遠,他就會找到旅行社,了解行程和費用,條件允許的話就報名,給孩子們打聲招呼,帶上行李就出發。

  陳利明說,10多年來他們已經騎壞了9輛三輪摩托車。到了2008年,老兩口遇到了同樣喜歡旅游的鄰居夫妻,鄰居負責開車,陳利明夫婦跟著玩,一輛車,四人同行的話可以分攤旅行費用,降低出行成本,就這樣開啟了8年的“四人行”自駕旅程。自駕旅行中,令老伴范修玉印象深刻的是,在西昌游玩,從雷波縣到昭覺縣的道路上,因路況不好,原本三個多小時的路程走了8個小時。“半夜很黑路都看不清,遇到大坑過不到,還要找東西來填才能勉強通過。”

  在2016年1月的時候,4人自駕從成都出發,順著雲南,跨越了邊境,來到了老撾、越南、緬甸走了一圈。

  <他說>

  我要和她一起

  耍到耍不動的那天

  去西昌經歷了最難走的路,到過雲南元江看過世界第一高橋,在湖北巴東爬過最陡的坡,旅途中的經歷讓老兩口難忘,他們不禁發出感嘆:“中國的風景太美,還有太多地方想去看看。”

  2016年9月,他們的蛋烘糕“重出江湖”,為的是讓兒子繼承這門手藝,旅行暫停了一段時間,不過現在兒子已經上手,可以獨當一面。如今,他們旅行的腳步還在繼續,“等天氣暖了,我們准備去新疆看看。”陳利明指著一張中國地圖說,愛好旅行的他,在客廳的牆壁上貼了三張地圖,分別是中國、四川、成都,出門前他要到地圖上看看,找一下線路。

  因為年齡比較大,旅行需要考慮很多因素,通常老兩口會選擇天氣暖和的時候出行,“每年4月份出發,走走停停,一直要耍到10月。”對於老兩口來說,結婚50年了,旅行帶給他們快樂,讓晚年生活更加豐富多彩。“隻要身體還允許,我們還會繼續出去耍,要和她一起,耍到耍不動的那一天!”

  成都商報記者 張肇婷 攝影記者 王紅強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