侄女出資修房子叔叔住了10年 達州女子將叔叔告上法庭

2018年02月02日07:56  來源:封面新聞
 
原標題:侄女出資修房子叔叔住了10年 達州女子將叔叔告上法庭

  當事雙方接受最后一次調解

  當事人在和解協議上簽字

  2月1日,達州女子魏某連與她的親叔叔魏某躍、嬸嬸胡某翠一起,來到達川區人民法院民一庭,在主審法官何有發、律師以及眾多証人的見証下,他們分別在法院的調解書上簽字、按手印。這意味著,這一家人長達1年多的“鳩佔鵲巢”民事訴訟案件,終於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因家庭變故,魏某連從小便與親叔叔(俗稱幺爸)魏某躍和爺爺奶奶一起生活,包括魏某躍結婚后仍然一大家人一起居住,叔侄倆關系一直很好,這種狀態一直持續到她滿16歲。后來,魏某連出門打工,先后出資共計15.5萬元,在老家新修了一棟三間三樓一底的房子。房子建好后,魏某躍夫婦就住了進去,一住就是10年。聽說這棟房子可能要拆遷,原本好好的一家人,最終鬧上了法庭。

  侄女出資修的房

  叔叔“鳩佔鵲巢”長達10年

  雖然是叔侄關系,但魏某連隻比叔叔魏某躍小7歲。16歲之前,魏某連一直跟魏某躍夫婦生活在一起。住房條件簡陋,是這家人多年的“心病”。長大后,魏某連開始出門打工,決心攢錢改善家裡的住房。2006年,乘著村裡搞新農村建設的“東風”,胡某連關於修建新房的想法,很快便得到了叔叔和嬸嬸的支持。

  經過多年打拼,魏某連在省外開起了一家印刷廠,有固定的收入來源。基於此,魏某連先后6次給魏某躍夫婦匯款修房,出資共計15.5萬余元。魏某躍夫婦,則在家裡操辦修房的具體事宜。2008年,新房竣工,房屋的裝修也如期完成。魏某躍夫婦在大宴賓客后,高高興興地搬進了這棟三間三樓一底的新房。

  2010年,魏某連為新房辦理了土地証、房產証。由於長期在外打拼,加之一家人關系不錯,魏某連決定把其中的土地証交給魏某躍保管。2015年,聽說新房有可能要拆遷,魏某連立即趕回老家,以為新房辦理不動產登記為由,找魏某躍索要土地証,被魏某躍明確拒絕。原本好好的一家人,因此鬧上了法庭。

  “這棟新房的產權很明確,是魏某連的,胡某躍‘鳩佔鵲巢’長達10年時間。”達川區人民法院民一庭的法官何有發,是該案件的主審法官。據他介紹,2016年9月2日,魏某連一紙訴狀將魏某躍告上法庭,主要訴求有兩個:一是讓魏某躍從她的房屋裡搬出去,二是要魏某躍支付佔用房屋10年的“租金”。

  法院共調解五次

  雙方最終達成庭前和解協議

  “這個案件的調查、審理,費了我們很多精力。”何有發有多年庭審經驗,但提及魏某連狀告叔叔胡某躍的“鳩佔鵲巢”案件,他卻眉頭緊鎖。接受記者採訪時,何有發拿出厚厚一疊案件卷宗資料,無奈地說:“看嘛,僅僅是這個案件的庭審筆錄,就多達50多頁……”

  何有發介紹,經過近一年的調查、走訪並固定相關証據后,2017年7月,達川區法院民一庭才正式受理該案件。當年10月10日,該案件第一次開庭審理,一直從早上9點持續到下午5點半。該案件屬於典型的家事糾紛案件,牽涉的面廣、人多、証據繁雜,匆忙判決結案往往會讓情況變得更糟。

  “為此,我們共組織雙方進行了五次調解。”今年1月23日,經過長達3個多小時的第五次庭前調解,原告、被告雙方最終達成一致:魏某連一次性支付魏某躍新房頂棚建設等折價費用2.1萬元,若違約,這筆費用就變成3萬元﹔胡魏某躍須在保証房屋完好的前提下,於2019年2月20日前搬出魏某連的房屋,否則就給對方按每年3000元的標准支付佔用房屋10年的“租金”。

  2月1日,在對法院的庭前和解協議細節進行完善后,原告、被告雙方均表示無異議,並同意在調解書上簽字、按手印。在主審法官、律師、書記員以及眾多眾人的見証下,該案終於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封面新聞記者 曾業 攝影報道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