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號秘事》像個“莎翁全家桶” 新一季拿下系列最高分

2018年01月26日09:10  來源:羊城晚報
 
原標題:《9號秘事》像個“莎翁全家桶”

  一條走廊足夠演出一場好戲

  羊城晚報記者 章琰

  在《黑鏡》一口氣放出六集之后,它的“老對頭”英劇《9號秘事》也如約而至。與《黑鏡》第四季眼見口碑崩塌不同,同樣播到第四季的《9號秘事》“神劇”地位依然堅挺,在豆瓣拿下9.5分,成為系列評分最高的一季。

  這一次,裡斯·謝爾史密斯和史蒂夫·佩姆伯頓這兩個自編自導的怪咖,將“古典主義美學”發揮到極致,無論是台詞還是場景,劇集都讓人猶如置身中世紀歐洲的劇院﹔而身為資深“莎翁迷弟”,二人再次大量運用莎士比亞戲劇橋段,大顯文化功底。

  台詞 抑揚格

  這一季的敘事,裡斯·謝爾史密斯和史蒂夫·佩姆伯頓別具一格地採用了“詩選集”方式。在第一集《贊澤巴旅館》中,所有演員上演了一出舞台劇,面向觀眾說出內心獨白,而台詞展示出兩位主創非同一般的語言駕馭能力——通篇的對話符合英文中五步抑揚格的格式。

  抑揚格(iamb)是英文詩歌中用得最多的一種格式,百分之九十的英文詩都是用抑揚格寫成的,其中又以五步抑揚格居多。如莎士比亞十四行詩就是典型的五步抑揚格,一行詩固定十個音節,押雙行韻,奇數音節輕讀,偶數重讀。這種句子就像中國的絕句和律詩一般,充滿韻律感,聽上去非常享受。

  來欣賞一段吧——開篇門童形容入住的房客:“要麼步步高攀,要麼跌落深淵(they just might be on their way up,or on their way down)﹔有人身穿滑雪衣,有人把那王冠披(some wear an anorak,others a crown)﹔都難逃命中注定禍福相依(Are all here to meet their fate head-on)﹔黎明來臨,幸運女神是否對你微笑?(Will Lady Luck smile on you,come the dawn?)”

  結構 三一律

  在大部分劇集致力於營造大場面的當下,《9號秘事》卻反其道而行之。不少行家評價,《9號秘事》像是電影學院的學生為了展示才華而寫的作業,每一集完全遵從小劇場“三一律”的原則。“三一律”是西方戲劇結構的一種規則,簡單地說,就是規定劇本創作必須遵循時間、地點和行動的一致,也就是說一部劇本隻允許寫單一的故事情節,戲劇行動必須發生在一天之內的同一個地點。

  在《9號秘事》裡,兩位鬼才編劇把空間濃縮在一個房間、一截車廂、一張餐桌、一個KTV包廂、一個狹小的衣櫥裡。而第四季第一集,索性把所有場景設置在一條旅館的走廊上。

  在業內,這種嚴格遵循“三一律”的劇被戲稱為“瓶裝劇”,劇組通常在單一場景內使用兩台攝像機進行拍攝。一開始,人們使用此種方式是因為成本低廉,拍攝方便,能夠節省開支。后來逐漸發現這種方式留給演員的空間很大,具有舞台劇的視覺沖擊力和專注性等優勢,對於營造戲劇沖突有不可思議的效果。

  劇情 莎翁梗

  作為莎士比亞的迷弟,裡斯·謝爾史密斯和史蒂夫·佩姆伯頓讓《9號秘事》前幾季充滿了莎劇元素,最新一季更是直接來了個“莎士比亞全家桶”。第一集故事發生在贊澤巴酒店的第9層,這一層有9個房間,7個房客(一個王子、一個隨從、一對情侶、一對母子和一個痛失兒子的父親)。該劇開頭致敬了《哈姆雷特》,中間穿插著《仲夏夜之夢》,反轉時用了《第十二夜》,結局為《皆大歡喜》。

  關於莎士比亞梗,第一季第五集《替角》表現最為突出。這一集講述一個替補演員變成主演的過程,人物設置與《李爾王》有相似之處,同時也出現了《理查三世》的影子,而演繹過程則充斥著《麥克白》的台詞,如劇中人打情罵俏時說的話正是莎翁台詞:“拇指砰砰動,必有惡人來”、“凝結我的血液,不要讓憐憫鑽進我的心頭,不要讓天性中的惻隱搖動我狠毒的決意”﹔一些細節也與莎翁原著相呼應,例如角色產生了血液在地上擴散的幻覺,而《麥克白》中的麥克白夫人也產生過雙手沾血的幻覺。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