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外國人創建“南京人”網站 努力把“南京1937”告訴全世界

2017年12月14日10:24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一群外國人創建“南京人”網站 他們正努力把“南京1937”告訴全世界

  麥楷姝(右)在工作中。

  “南京人”網站推出的南京大屠殺80周年系列文章。

  有一群在南京生活和學習的外國人建立了一個“南京人”網站,專注向西方人介紹中國文化。

  今年國家公祭日期間,他們推出了一組英語文章,講述拉貝、魏特琳等外國人在南京大屠殺期間的英勇事跡,在海外熱傳。網站負責人賀福(Frank Hossack)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現在還有非常多的西方人根本不知道南京大屠殺。文章的作者麥楷姝(Cassidy Mcdonald)雖來自美國,也是到南京之后才了解到自己同胞魏特琳的事跡的。

  紫牛新聞記者 宋世鋒

  來自蘇格蘭的“南京人”:

  來中國是最好的決定,來南京是“第二好”

  賀福出生於1969年,來自蘇格蘭,在南京已經住了14年,之前從1993年到2003年在上海待了10年,是“雀巢咖啡音樂時間”廣播節目的制作人。

  賀福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說:“到中國來是我一生中所做的最好的決定,到南京來是第二好的決定。南京的特殊之處太多了,它在很多方面都很獨特。”

  賀福在南京生活了14年,曾獲得情動江蘇國際友人獎。2004年,賀福經人介紹,認識了賀雯,之后兩人走到了一起,現在女兒已經7歲了。

  賀福原來的中文名是“荷福”,和賀雯結婚后,特意隨老婆的姓改成“賀福”。“不過她的英文姓是跟我,叫Angela He Hossack,互不相欠。”

  創辦“南京人”,專門向外國人介紹南京

  2009年,賀福成立了“南京賀福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現在公司有8個專職人員,其中有3個是外國人,另外還有20多位外國人擔任自由作者。他說,中國文化非常復雜,當中國人試圖解釋中國文化時,大多數外國人很難理解,所以他的目標是幫助外國人更好地了解中國文化。

  公司旗下有“南京人”英文網站(thenanjinger.com),刊登有關南京的新聞和文化等內容。還有一份《南京人》英文月刊雜志,每期都有一個不同的主題,介紹中國文化。2010年10月《南京人》雜志首次出版,第一年他沒睡過一個好覺,擔心雜志半途而廢。不過后來情況越來越好,讀者越來越多,雜志發行到很多學校、飯店、醫院等地方,甚至在英國的圖書館裡也能找到。

  “南京人”有位賢內助:

  出身中國軍人家庭,對抗戰感受深刻

  賀雯出生於軍人家庭,外公賀進賢1936年參加紅軍,后來改編為新四軍,半塔保衛戰中作為敢死隊員曾經負過傷,后來在解放戰爭中還參加過淮海戰役和解放南京等重要作戰行動。爺爺馬光碧1944年成為八路軍,參加過濟南、淮海、渡江等戰役。

  外婆石桂英也是新四軍,奶奶李雷是解放戰爭時期入伍。

  出身軍人家庭,賀雯對抗日戰爭和南京大屠殺有著更深刻的感受,她說,很多年輕人對這段歷史不太關注,可能覺得和自己沒有什麼關系,但實際上,我們現在的平靜生活和老一輩的付出都是分不開的。

  賀雯說,“我從小就在部隊長大,幼兒園大班時,匍匐前進就是必修課,還帶不上膛的真槍,所以從小到大保衛祖國的想法在我的腦海裡根深蒂固,國強國人才不會被欺負。”

  “國家要強盛,也離不開老百姓,所以作為年輕人要有這樣的認識,要自立自強,不依附父母,大家都強了,國家能不強嗎?”

  賀雯在公司裡隻負責內部管理,“南京人”具體發什麼文章,都是由外國編輯決定,這一組關於南京大屠殺的文章就是編輯自發策劃的。

  讓世界了解南京大屠殺

  曾經“難以置信”,如今把真相告訴世界

  賀福說,很多沒有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西方人不知道南京大屠殺,他也是首次到南京時才聽說這件事,當時的反應是“根本不相信”,遇難者的數字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大屠殺的具體証據,他是到紀念館參觀之后才知道的。

  每到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的時候,“南京人”都會推出專文紀念。今年公祭日,“南京人”推出一組關於“南京大屠殺80周年”的文章,共有7篇,每天推出一篇,向西方人介紹大屠殺期間向中國人伸出援手的國際友人,其中包括拉貝、魏特琳等。

  這一組文章是由美國學生麥楷姝獨立完成的,賀福隻做了一些指導。麥楷姝去年畢業於美國聖母大學,專業是市場營銷和新聞學。她拿到“魯斯學者”獎學金,到南京大學留學,今年7月份剛到中國,計劃學習一年。她在美國的時候模模糊糊聽說過南京大屠殺。但來到南京后她去參觀過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了解到很多有關這場慘劇的証據,受到很大的震撼。

  把魏特琳的事跡告訴她的美國老鄉們

  麥楷姝與“南京人”網站已經合作了不少項目。麥楷姝在寫作過程中,參考了拉貝、魏特琳和張純如的著作。

  魏特琳是美國人,來自美國的麥楷姝在紀念館才第一次知道她的事跡。麥楷姝的家人也聽說過南京大屠殺,但對於魏特琳等外國人的事跡,同樣也不了解。

  這種情況也得到南京姑娘駱翼雲的証實。駱翼雲的外婆在大屠殺期間被魏特琳救下來,她現在魏特琳的母校哥倫比亞大學學習,她拍攝的1分鐘短片《金陵止戈人》剛剛獲得國際艾美獎,反映的就是南京大屠殺。

  駱翼雲說,魏特琳於1919年在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院碩士畢業,家鄉是伊利諾伊州的小鎮賽科(Secor)。無論是在哥倫比亞大學,還是在賽科,都沒有多少人知道魏特琳在中國是英雄。

  駱翼雲准備向哥倫比亞大學提出建議,紀念杰出校友魏特琳。

  紫牛新聞記者問麥楷姝會不會向美國人介紹魏特琳的事跡,她回答說:“肯定會!實際上我現在就在為美國媒體撰寫一篇文章,講述魏特琳的故事,更重要的是講述南京大屠殺的故事。魏特琳應該被人們記住,她把自己的生命獻給了這項事業。”

  紫牛視角>>>

  我們都做行動者 讓謊言無處藏身

  ■評論員 陳迪晨

  昨天是第四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

  那段中華民族蒙難的歷史,在全社會的努力下,雖然已經越來越為全世界更多的人所知,但是,仍然有很多人,特別是外國人,對這段歷史還不太了解。與此同時,日本右翼勢力仍在故意歪曲甚至否認那段歷史。

  正如上文提到的,在南京大屠殺期間對南京人民做出巨大貢獻的魏特琳,無論是她畢業的大學哥倫比亞大學,還是她的家鄉小鎮賽科,都沒有多少人知道魏特琳在中國是英雄。

  美國留學生麥楷姝在美國也是模模糊糊聽說過“南京大屠殺”,直到她到了南京后,才震驚地獲悉南京大屠殺的真實歷史。

  我們的很多機構和大量學者對還原南京大屠殺的歷史,做了大量的研究工作,歷史的真實得到了極大的還原,歷史的鏡子被擦拭得越來越清晰明亮。更讓我們感動的是,有越來越多的非專業人士,特別是年輕人,都憑著自己的一腔熱情,投身到研究、宣傳這段歷史的行列中。

  無論是根據外婆親身經歷,拍出獲得國際艾美獎的一分鐘南京大屠殺微電影的南京女孩駱翼雲,還是自發拍攝《金陵痕跡》的清華大學學子們,或是歷經多年研究寫出反映侵華日軍暴行實錄的小伙江紫辰和吳京昴,我們分明從他們的內心看到了跳動的火焰。我們也知道,這樣的青年還有很多很多……

  他們用自己的行動,回答了“南京大屠殺和我有什麼關系”。

  同樣讓我們欣喜的是,紫牛新聞記者採訪的蘇格蘭人賀福和美國女孩麥楷姝這樣的外國人士,也自發地加入到向全世界宣傳這段歷史的行列中。這說明,我們的聲音越來越巨大,越來越得到認同,這意味著,真實的歷史將會通過這個聲音傳遍世界各地,謊言和歪曲之詞將無處藏身。

  在今年國家公祭日前后,我們紫牛新聞推出了這組系列報道,就是要向世人宣布:勿忘國恥,中國有我!宣傳真實的歷史,不分國界。“12·13”不僅是全體中國人的共同記憶,更應該是全世界人們的共同記憶,隻有人人都汲取戰爭的慘痛教訓,和平才是有希望的。

  讓我們每個人都積極行動起來,不論力量的大小,也不論聲音的強弱,告訴全世界:真實的歷史是這樣的,讓我們擦清歷史的鏡子,抹去灰塵,以史為鑒,走好未來的路。

(責編:羅娟、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