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帶骨灰盒住酒店 被索賠10萬元

2017年12月14日10:07  來源:華商報
 
原標題:被索賠10萬元

  兩個月前,寶雞人秦某全家老小三代11人驅車回老家山西潞城,安葬去世一年的母親的骨灰。他將骨灰盒帶到下榻的酒店后被發現,店主提出10萬元索賠,經協商達成了7萬元的精神補償。

  針對此事,山西潞城市警方目前已立案偵查。

  昨晚,華商報記者聯系到秦先生進行了採訪。

  華商報:您祖籍是山西潞城市,有沒有在當地生活過?對當地風俗了解嗎?

  秦先生:父親是潞城人,我從小在外地長大,對當地風俗不是很了解。

  華商報:為啥把骨灰盒和花環帶到酒店房間?有沒有設靈堂?

  秦先生:我們一行13人,10月1日凌晨開車從寶雞出發,上午10時到達潞城市四季金源商務酒店,准備在酒店休息一下。當時沒多想就把車上的東西都搬到了房間。搬骨灰盒時店方看到沒制止,搬花環后才吵了起來。母親去世已一年多,我們不可能再在酒店設靈堂,而且進酒店前后不到10分鐘,怎麼可能設靈堂?把花環搬上樓,是准備給鮮花噴點水。

  華商報:店方提出質疑時,你怎麼處理的?

  秦先生:我給對方解釋不知道當地風俗,請求原諒。並提出不住酒店了,600元押金不要了。但對方不同意,后來我們提出給五千至一萬元賠償,對方稱沒有10萬元走不了。

  華商報:在什麼情況下,你給對方支付了7萬元?

  秦先生:報警后,當地派出所民警趕來了解情況后,讓給店方一些賠償,我們提出車輛被扣,民警稱扣押不到24小時沒法處理,隨后稱下午再來,但一直再沒出現。由於第二天的行程不能受影響,我的親戚找到當地的村干部調解,該村干部和對方談后讓我們出8萬元。我們又和店方協商,他們說要當場給7萬元。無奈之下,我們湊了7萬元給對方,還寫了道歉書。

  華商報:目前事情最新進展是什麼?

  秦先生:事發后,當地警方稱立案調查了。10月12日,他們來寶雞對我們做過筆錄,但此后再沒跟我聯系。我多次聯系潞城警方,但電話打不通。媒體報道后,12月12日晚,當地干部聯系我,讓我回潞城協商解決此事,我拒絕了。

  華商報:對於此事,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秦先生:事發后,我咨詢過寶雞當地警方、檢察院、律師,希望這件事能在法律的范圍內依法處理。 華商報記者 楊寧

  酒店:對這事太忌諱了

  事發后,潞城四季金源商務酒店店主白某的兒子向當地媒體記者講述了當天的經過。

  他說,當時他問秦先生是不是拿骨灰盒上去了,秦先生說放在了房間,打算在那裡設個靈堂。

  “這個東西在我們這兒太忌諱了。當地人都知道,棺材肯定是不能進房間的。”白某兒子說,“這個東西放在房間,你讓我們以后如何營業?”

  提及事發后酒店是否扣留車輛時,白某的兒子說,當時秦先生來了4輛車,開出去2輛,隻留下兩輛車不讓出門,人可以自由出入,“解決的辦法很簡單,你要麼找政府解決,要麼給我們10萬元。他找到了我們村村干部,商量后給了7萬元。”

  民俗專家:客人做得不妥

  針對此事,85歲的山西省民俗協會理事申雙魚老人表示,按照山西上黨地區的民俗習慣,骨灰盒一般是不允許帶到公共場所的,這一點客人做得不妥。客人在沒打招呼說明的情況下偷偷帶進去顯然做得不對。店主象征性地要求賠點錢也能說得下去,但索要10萬元賠償比較多,賠7萬也是個不小的數字,不合乎常理。

  律師:店主有“脅迫”之嫌

  山西英佳律師事務所的原冰律師說:目前我國並無禁止或限制攜帶、運輸骨灰的規定。但一般講,非親屬對他人骨灰是有避諱的,按酒店業主講,客人甚至准備在酒店房間臨時設置靈堂則更是不妥。酒店業主採取限制客人車輛離開的方式強行索要賠償的行為方式不當,有“脅迫”之嫌。其最終索要7萬元的賠償款是否合適,有待商榷。是否“維權過度”、是否構成刑事犯罪則需司法機關進一步調查后依法認定。

  如果顧客認為酒店業主的行為有“脅迫”,給予的賠償款違背了其真實意思,可依法向法院提起訴訟,以受到脅迫為由要求撤銷給予酒店業主的賠償,並返還其支付的賠償款。 據《山西晚報》

(責編:羅娟、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