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收藏圈裡,有群獵星者

2017年10月30日08:53  來源:成都商報
 
原標題:收藏圈裡,有群獵星者

  川隕會成員前往雲南尋找隕石

  李波展示自己收藏的隕石

  窗外忽然亮了。一團“火球”,拖著尾巴從天際緩緩劃過,如照明彈一般,點亮夜空……在雲南省迪慶香格裡拉市西北部的尼西鄉,拉姆回憶著小行星來的那一夜。沒等她說完,李波趕緊打斷了她,“朝什麼方向飛去了?”拉姆指向金沙江對岸的群山,從成都趕來的李波,再次調整了搜索范圍,朝著金沙江的對岸趕去。

  10月4日晚上8點,一顆小行星沖向地球,在雲南省迪慶香格裡拉市西北部墜落。這一消息,讓四川省古玩收藏協會隕石專業委員會聞風而動,第二天就組織人馬趕往現場搜索。雖然最終鎩羽而歸,但這次撞擊事件,讓這群“隕石獵人”出現在了人們視野之中,隕石收藏,也有了更多的關注者。

  這群“獵星者”,是什麼樣的人?他們如何“獵星”?請看他們的故事。

  尋星攻略

  ■靠裝備

  放射性檢測儀、磁鐵、硬度儀、放大鏡等

  ■靠文獻

  留意“開天門”“火流星”“雷公石”這些字眼

  ■靠向導

  “在新疆,帶一次路就要兩萬元。”

  獵星之路

  一連搜索三天

  最后無功而返

  10月26日,四川省古玩收藏協會隕石專業委員會(以下簡稱川隕會)會長李波坐在自家店門口,泡上一壺清茶,把玩著展櫃裡從各地收集的隕石。每隔兩三個月,他都會在全省到處跑,跋山涉水,尋找隕石的蹤跡。

  10月4日這天,一顆小行星打破了中秋之夜的寂靜,全國各地的“隕石獵人”驅車朝著香格裡拉進發。10月5日,反復確認新聞的真實性后,李波和協會另外三名成員,取出放射性檢測儀、磁鐵、硬度儀、放大鏡等裝備,並給車子換上了全新的輪胎,晝夜兼程趕往目的地。按照坐標,“隕石獵人”最終來到了香格裡拉西北40公裡,海拔3800多米的地方。

  在目擊小行星墜落的尼西鄉附近,李波等人第一時間尋找目擊者。這顆照亮夜空的小行星,在空中呼嘯而過,讓當地不少居民都印象深刻。當地居民拉姆就親眼見証了小行星飛向了對面的大山。“如果有隕石掉落,強大的氣流一定會造成隕擊坑,樹木也有可能會被燒毀。” 李波一行人根據網上流傳的視頻,從空爆能量及頻度,推測出隕石為石隕石或石鐵隕石,重量在三到十噸這個范圍,落地時候的速度為10∼15公裡/秒。

  前方拼命奔跑,在成都后方的星友負責收集信息。行走在山中,李波似乎聞到了一股燒焦的味道,“你們聞到了沒?”他讓所有人把車窗打開,開車的當地司機卻表示並沒有異常。“當時可能是我們太敏感了。” 李波告訴記者,后來才知道那座山上經常有毒蛇、黑熊出沒,但在尋找隕石的節骨眼上,誰也沒把這些放在眼裡。

  金沙江邊上,山高林密,他們要在方圓50公裡的范圍內搜索一顆小行星的遺跡。在當地向導的指引下,他們沿著山路四處搜尋,走訪了7個村寨,四處打聽星星的飛行軌跡,到了第二天,寧夏、湖南、甘肅、新疆等地隕石協會的星友也陸續趕往現場,搜索隕石下落,不過,一連找了三天,最終啥也沒找到,一行人不得不返回成都。

  除了線人情報 還要查閱文獻

  此前,李波最初在雲南一帶做工程,后來迷戀上了翡翠原石,從2013年開始,他的興趣轉向了隕石。“這些‘天外來客’,上面很多元素都是地球上都找不到的,太神秘了。” 李波在全國各地尋找有價值的隕石,並進行加工打磨。

  北京和新疆的隕石愛好者較多,在新疆當地,“隕石獵人”穿行在整個區域,甚至靠著一手信息來發家致富。“在新疆,帶一次路就要兩萬元。” 李波表示,這是行業裡都知道的,因為那些隕石墜落的地方,沒有“獵人”的指引,根本無法找到。在新疆,鐵隕石是大家尋找的一大驅動力,茫茫戈壁上,“隕石獵人”也算是冒著生命危險,氣溫、狼群,都是尋找隕石過程中可能遇到的問題。

  除了線人情報,尋找隕石還要依靠縣志等文獻資料。沒事的時候,協會的成員就會聚集在圖書館,翻閱各地的縣志,隻要裡面提到了“開天門”“火流星”“雷公石”這些字眼,大家就會繃緊神經,然后到實地走訪、發掘,樂山、雅安一帶,都是他們經常光顧的地方。

  就在10月26日這天,又有樂山的星友有了新發現,給李波打來了電話。畢竟在他那裡,價值80多萬的礦物檢測儀,成了星友們判斷隕石的一個可靠“幫手”。

  藏隕故事

  上當 4萬多元打水漂

  從奇石轉向隕石,柯先生的家裡已經成了石頭的“王國”,枕頭下是石頭、床下也是石頭,“翻身就能摸到,下地就能踩到。” 柯先生說,還好他家在一樓,不然還真放不下這1噸重的石頭。和他一樣為石頭痴狂的人,不在少數,而在“獵星”的過程中,不少人也花錢買過教訓。

  “丟的石頭越多,進步就越快。”李波也坦言,自己當初也上過當。三年前,他經人介紹,在瀘州採購了一批“隕石”,200公斤,花了4萬多元。“這個石頭通體黑亮,還有一定磁性,拿在手裡比普通石頭沉。”他告訴記者,后來拿到家裡一分析才發現,這只是一種普通的超基性岩。最后他們不得不把這些石頭都扔掉,這些錢也都打了水漂。

  但這還不算是虧得大的,有的星友一次就虧了三四十萬元。“要有廣博的地質地礦知識,才能夠分清這些石頭的好壞。”

  當然,現在的隕石愛好者圈內,造假也讓不少藏友防不勝防。在有的地方,就有批發假的鐵隕石的,這些都是通過冶煉技術或者電腦雕刻機,在石頭表面制造一層維斯台登紋,同時打著專家的旗號,甚至雇佣一些外國“演藝人才”來冒充國外學者,售賣這些石頭。

  價貴 有的1克3000元

  “很多人並不是真正喜歡隕石,而是希望一夜暴富。”李波說,玩隕石必須有一個好的心態,有的人淘來十幾噸的石頭,最終還是全部扔掉,這就違背了大家鑒賞隕石的初衷。

  他向記者展示了一塊足球大小的隕石:黑亮的表面,異常光滑,和普通石頭相比,要沉得多。“這些‘天外來客’在大氣中燃燒、發光、爆炸、放熱,形成隕石后,墜落下來與地球猛烈地撞擊,留下了它們的痕跡。”李波表示,隕石的奇妙之處就在於上面有很高的科研價值,目前很多國家也都開始研究上面的物質。

  而在成都本地,川隕會也在都江堰大觀鎮附近尋找一種“五彩隕”。“這是1948年隕落的,目擊這個火流星的,還有兩人健在。”李波從老人們那聽說,這顆小行星在天空中炸開了花,如同黃豆一樣洒向了大地。這個信息傳出后,不少星友也到這裡來挖隕石,當地村民甚至也在網上買了橡膠下水褲,尋找石頭蹤跡。在他的館中,他拿出一塊切割開來的隕石,光滑的表面上,可以看到黃色、暗紅色流動交融。

  “這些是就是高溫燒灼的印記,能夠看到清晰的熔流線和熔流紋路。”他介紹說,這些隕石在藏友之間交易,往往都是300元一克。成色好一點的更貴,他拿出一塊雞蛋大小的五彩隕介紹說,“這一顆就要15萬。”和這類石頭相比,他在西藏等地發現的綠寶石隕晶,價格已經在3000元1克了。不過,在他看來,隕石這個市場還是比較冷清的,因為隕石的鑒定難度比較大,大家現在都是參考的“互聯網標准”,根據它的比重、球粒、磁性、熔合、元素等方面來判斷。

  成都商報記者 宦小淮 實習生 陳薪嶼 攝影報道

(責編:羅娟、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