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性游”成新風尚 成都私人定制游火爆

2017年10月16日08:21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個性游”成新風尚 成都私人定制游火爆

  增速迅猛/

  業內人士稱,從去年開始,私人定制旅游公司突然呈爆發式增長。多名業內人士估計,從去年到今年,成都私人定制旅游公司增加了一二十家,公司數量翻了幾倍,私人定制普通游客則以30%~50%的數量在增長。

  運作模式/

  運作模式有三種。第一,隻收取咨詢費,為游客制定路線,游客獨自前往﹔第二,由成都公司私人旅行定制師當旅游管家,全程24小時服務﹔第三,游客到達目的地,由當地導游陪同。

  用戶畫像/

  30歲以上,年收入超過20萬元,每年有1到2次旅行。游客特點:喜歡個性化和深入體驗旅游,不走常規路線,但又沒有足夠的語言能力、信息或者時間來完成自由行攻略的人群。

  區別於傳統的跟團游、自由行,私人定制旅游因為其個性化和深度體驗,正成為旅游新風尚,私人定制旅游人數每年以30%~50%的速度增長。據多名人士估計,目前在成都私人定制旅游公司約有20家到30家,而其中有三分之二來源於這兩年的增長。

  個案

  在西雅圖待了9天

  隻為喝不同味道的咖啡

  10月11日,成都市民舒飛從捷克抵達德國慕尼黑,和朋友再次重溫上次私人定制的六國之旅。不過遺憾的是,由於此次是自由行,上次私人定制旅游的某些景點她已經忘記。

  “上次有私人定制師陪著去,看到一個隻有當地人去看的動物園,不過這次我都找不到了。”舒飛說,一分錢一分貨,自由行和私人定制旅行還是有些差距。在過去的兩年時間,舒飛通過私人定制旅游去過6個國家,最奢侈的一次花了1.5萬元,在西雅圖待了9天,每天在街上溜達,隻為品嘗每間星巴克店不同的咖啡味道。

  舒飛,今年35歲,是一名電力公司職工,平時工作忙,年收入超過20萬元,與大部分白領一樣,期待在旅行中放飛自己。2015年9月,聽朋友介紹后,她第一次嘗試私人定制,去英國旅游。和私人旅游定制師溝通了一個星期后,她和另一位朋友,兩人支付幾千元的咨詢費,拿到了適合自己的旅游線路圖。

  “定制師告訴我們,倫敦非常美,適合步行,且停車費相當貴,不適合開車。后來去曼徹斯特再取車,整個沿途的風光漂亮得嚇人。”舒飛說,英國的旅途每天都在不同的風景中切換。自此趟旅行后,她徹底愛上了私人定制旅游。“你把你的需求告訴旅游定制師,他會根據你的喜好和要求定制屬於你的風格路線。”於是,第二次私人定制旅游順理成章。

  去年3月,正是西雅圖賞櫻花的季節,她一看機票非常便宜,決定去一趟西雅圖喝咖啡。由於是一名女性單獨出行,安全要求比較高。“當時和定制師就住宿問題討論了很久,希望住宿點是在市中心,公寓式的,有客廳有廚房,還要地處繁華路段。”舒飛說,此次定制師為她提供的景點有微軟中心等。不過她心中早有盤算,只是去喝咖啡。在西雅圖的9天,她一條街一條街地逛,隻要是星巴克店就走進去品嘗,剩下的時間則在華盛頓大學發呆。

  “我不喜歡去景點,隻喜歡換一個城市待著,而且每個咖啡店的味道也不一樣。”舒飛說,這趟西雅圖之旅她花費了1.5萬元,另外為提供私人旅游定制的公司支付了1500元咨詢費。

  市場

  游客以30%~50%數量增長

  單筆成交最高35萬元/人

  私人定制旅游這個詞並不新鮮。早在2008年就已經出現,是指量身定制的私人旅行路線,其特點是個性化和體驗感強。

  “隨著消費升級,中國旅游發展經歷了多個階段,第一個是旅行社階段﹔第二,自由行階段,第三,是私人定制旅行階段。”四川優程途爾旅游咨詢有限公司總經理蘇雯說,在互聯網不發達時,國外自由行簡直不可想象,但隨著各種旅游平台的興起,酒店和機票信息越來越透明,使得國外自由行成為可能。

  “很多人渴望自由行的自由隨性。但由於工作忙,雖然有消費能力,卻沒時間或因語言原因沒法完成自由行攻略,於是私人定制旅游應運而生。”蘇雯說,私人定制旅游除了旅行,還可以同時滿足求婚、看一眼某個景點,或者到特定某個餐廳某個座位就餐的各種願望。

  2012年,與北上廣深同步,成都興起了第一批私人定制旅游公司,不過數量屈指可數,僅有兩三家。成立於2012年的成都百悅逸游是其中一家。

  “每一年都有人喊私人定制旅游年出現,但是在前幾年這一行發展非常緩慢。”成都百悅逸游公司創始人劉江濤說,百悅逸游公司定位為高端海外旅游,公司成立之初由於成都市場不飽和,市場方向不得不重新調整,把目光投向全國。

  “根據公司市場定位,那時成都市場消費能力還不行。”劉江濤說,該公司客戶單人消費訂單均價為5萬/人,目前單筆成交單價最高為35萬/人。他一直密切關注私人定制旅游的發展,在前幾年,這個行業一直保持比較平穩的發展,符合自己公司定位的客戶以25%~30%的速度增長。但從去年開始,私人定制旅游公司突然呈爆發式增長。多名業內人士估計,從去年到今年,成都私人定制旅游公司增加了一二十家,公司數量翻了幾倍,私人定制普通游客則以30%~50%的數量在增長。

  “以前公司就那麼幾家,數都數得過來,現在冒出來的新公司我們都不知道。”劉江濤說,該公司成都客戶增長明顯,最初基本沒有成都客戶,目前每年新增客戶為200人,成都佔20%。蘇雯也表示,2016年與2015年相比,客戶量增加了一倍,甚至開始出現了國內定制旅游。

  毛亮今年年初所開設的私人定制旅行公司就是其中一家,公司非常小,定制師隻有3名。他今年29歲,原本是銀行職員,到幾個國家自由行后,突然發現了私人定制旅游是一個巨大的蛋糕。“自己本身想做一個旅行達人,私人定制旅游既可以滿足自己旅游的需求,又能掙錢。”毛亮說,更為重要的是個性化和體驗化的旅行是旅游發展的方向,與傳統旅行社不一樣,私人定制旅游復購率非常高,是一種可循環甚至是鏈接式傳播的購買。運營了8個月,毛亮的公司營業額達到270萬元,預計年底將開始實現盈利。

  “我們從來沒有打算從第一筆單上掙錢,因為要深入交流,溝通成本非常高。但隻要第一單做成了,不止他,他的家人甚至整個家族的訂單都交給我們做。”劉江濤說,私人定制旅游的盈利空間在老客戶。

  模式

  可咨詢可陪同

  旅行團和自由行之外的新模式

  記者從成都多家私人定制旅游公司了解到,私人旅游定制的模式基本都是單項報價收費,價格一口價,收費項目包含旅行的酒店機票成本和定制費。

  運作模式有以下三種,第一,隻收取咨詢費,為游客制定路線,游客獨自前往﹔第二,由成都公司私人旅行定制師當旅游管家,全程24小時服務﹔第三,游客到達目的地,由當地導游陪同。為了區別於傳統旅行社,不少目的地導游稱之為“旅游管家”。

  據介紹,與傳統旅行社不同,私人旅游定制師大部分都有海外背景,目的地導游基本都是留學生或有多年旅游從業經驗的人員。

  “私人定制旅游的運營模式脫胎於傳統旅行社,表面來看似乎都是機票加酒店和當地活動,但定制旅行是更加注重顧客體驗感和滿意度,為此將提供很多細節服務。”蘇雯說。

  私人定制旅游的客戶,主要為家庭游、情侶游和朋友游為主,大部分目的地都是出境游,遍布東南亞、日本、歐洲、南北極﹔團員一般為6人,最多不超過30人,費用視不同的國家和路線有所不同。成都商報記者從多個公司獲取的報價來看,東南亞國家大概為1.5萬到3萬不等﹔歐洲國家至少3萬起﹔一般而言,路線越復雜定制費用越高,定制費用為整個費用的8%~15%。私人定制公司的利潤高於傳統旅行社的3%~6%,大概為10%~20%。

  私人定制旅游的核心在於路線的個性化和體驗感,有的游客去意大利隻為坐在某個臨窗的位置吃全球頂級餐廳的某種食物,有的去日本隻為看動漫,需要定制師把所有動漫可參觀點容納進去﹔有的去一趟歐洲隻為品嘗所有紅酒,需要你把所有酒庄包含進去……“總的來說,就是為了滿足游客的個性化需求,而這些需求,跟團游這種標准化的旅行是提供不了的。”成都有米定制旅行公司總經理張杰說。

  以舒飛為例,去年6月,她第三次跟著有米定制私人旅游定制師去了捷克、奧地利、匈牙利等。在捷克最后一天,她和朋友決定更改行程。“本來出去時不想購物,但在旅途中突然想買東西,於是跟定制師商量放棄了在捷克定的酒店,打算去巴黎購物。”舒飛說,可惜的是由於巴黎沒有酒店,隻好改道去了慕尼黑,除了購物還領略了德國啤酒節。“如果是跟團,你無法更改行程,不可能這麼隨心所欲。當然因為酒店費用沒有辦法退,成本也相應增加。”

  成都多家旅游定制公司的用戶畫像顯示,玩私人定制旅游的游客普通客戶畫像為:30歲以上,年收入超過20萬元,每年有1到2次旅行。這些游客的特點是,喜歡個性化和深入體驗旅游,不走常規路線,但又沒有足夠的語言能力、信息或者時間來完成自由行攻略的人群。

  探索

  小眾化的旅行方式,如何量化生產

  私人定制旅行公司數量的猛增,讓原來的私人定制旅游公司感到壓力,特別是2016年1月攜程定制平台的上線,讓私人定制旅行公司競爭真正進入白熱化階段。

  “如果說以前大家都有自己的一畝三分地,每個公司都有獨特的路線和資源,那麼‘寡頭’的入局,讓大家站在一個平台上搶訂單。”劉江濤說,攜程搭建了一個私人定制旅游平台,收集客戶需求信息,然后讓三家私人定制旅游公司同時競標,攜程從中抽取平台費。“三家公司競標,肯定有兩家公司落選。大家為了搶奪客戶,必定會相互壓價,帶來價格戰。”

  10月13日,攜程相關負責人向成都商報記者表示,攜程私人定制平台更重要的是在承擔“服務者”的角色。通過在出行中給客人推送一些相關目的地、餐廳、酒店的信息等,給定制旅行客人一個全方位的定制師和系統相結合的服務,將“人”這個維度和“機器”這個維度做一個結合和平衡,通過大數據+機器學習的方式將用戶畫像與定制師畫像精確匹配,幫助客戶盡快勾勒精確需求,最大程度上在出行前、出行中及出行后給客人幫助。

  “目前成都作為私人定制游很重要的一個市場,已經有很多成都的供應商團隊入駐定制旅行平台。在定制游快速發展的這兩年,攜程定制旅行也取得了很不錯的成績。”攜程相關負責人表示,今年暑期,攜程私人定制平台一個月的需求單量已突破10萬單。

  除了攜程,從去年開始,還有一些私人定制旅游公司先后推出行程助手,自主選景點等方式,試圖從定制效率上突破,但其效果還有待檢驗。行業普遍認為,由於效率瓶頸無法突破,這個行業難以出現一家獨大的局面。

  “私人定制旅游的成本非常高,一個單短則溝通一個星期,長達半個月,甚至一個月。”成都有米定制旅行總經理張杰說,一般而言,一個策劃師隻能同時經手3到4個復雜案例,人力和時間成本非常高,而且旅行策劃24小時服務。

  個性化和體驗感的旅行,在行業人士看來,隻能是小眾而精致的旅行。成都商報記者採訪的幾家公司,定制師最多的是8個,最少的為3個,定制師是這個行業的核心。“目前來看,一個公司有十幾個定制師就是大型公司。”劉江濤說,定制過程就是與顧客深入交流的過程,決定了定制效率比傳統旅行團低,就像手工定制產品,效率低但精細。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才保証了私人定制的體驗和品質。“如果定制一旦變為自助,體驗感必定下降。”

  毛亮認為,私人定制旅游的市場空間不在於與傳統旅行社比規模,而在於做大做強小眾市場的增量。“預計未來旅游市場中有20%的人會採取私人定制旅游方式。”

  此外,由於目前私人定制旅游缺乏統一標准,門檻不斷降低。以前私人定制旅行僅面向出境游,目前也出現了國內定制旅游。“現在有人去九寨溝也在做定制。”

  攜程提供的數據顯示,在國慶前攜程定制旅行發布的國慶數據報告中,四川已經位居定制游目的地前五名,而幾乎所有的訂單都會來成都﹔同樣,在剛剛過去的國慶黃金周,成都僅次於上海、北京、深圳、南京、杭州這五大城市,位居定制游客源地的第六名。

  成都商報記者 鐘美蘭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