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藏區百姓:擼起袖子加油干 心想的事兒才能成

朱虹

2017年10月17日09:35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過去‘纏’在自家土地上,忙得暈頭轉向,一年下來也收不了多少糧食。”四川省阿壩州九寨溝縣羅依鄉河壩村村民殷關秀說,自從村裡有了合作社,她和丈夫便不用外出務工,在家門口就可以賺錢了。3年來,村合作社提供固定崗位40個,年均臨時用工15000余人次,帶動周邊農民共同走上了產業化經營道路。

5年前,四川省甘孜州稻城縣亞丁村還是一個隻有探險家、採礦者才會到達的偏僻山村。黨的十八大以來,當地修機場、建公路、打造天然湖泊,這裡的綠水青山正變成金山銀山。今年國慶黃金周,稻城亞丁景區共接待游客7.8065萬人,實現門票收入903.279萬元,同比增長33%,環比增長407%。如今,每天來往穿梭在318國道上的背包客、騎行者不計其數,越來越多的人把四川藏區視為說走就走的自駕天堂。

作為全國第二大藏區,四川藏區主要包括阿壩州、甘孜州和涼山州木裡縣。過去的5年,這片土地發生了根本性歷史性的變化。堅持精准施策,下足“繡花”功夫,突出就業扶貧,藏區貧困人口由2012年底的35.4萬人下降到2016年底的21萬人,貧困發生率由19.3%下降到12.9%,脫貧攻堅首戰告捷。

如今,隨著自身“造血”功能明顯增強,四川藏區正一步一個腳印朝著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闊步前行。

四川省甘孜州得榮縣莫丁村村民昂伍彭措溜索過河。(朱虹 攝)

攻克險與難,架起“幸福路”

“那時學校在河對岸,要去上學,需要爸爸把我綁在腰上,通過溜索,才能到河的對岸。”回憶起通過溜索過河的日子,26歲的鄧珠說,“15歲時第一次自己‘溜索’,想起來都覺得嚇人。”

一根鐵索橫跨兩岸,村民若想到對岸去,須以皮帶系腰間,借傾斜之勢滑至對岸,故被稱為“溜索”。鄧珠家地處川滇交界、金沙江沿岸的四川甘孜州得榮縣莫丁村,受經濟發展、自然條件和歷史原因等多種因素制約,“溜索”曾是當地群眾重要的渡河方式。

村民昂伍彭措告訴記者,“溜索改橋”項目旁邊那根長150米的溜索,橫跨在洶涌的金沙江水上已整整10年。沒有溜索之前,村民去縣城要走兩三天,后來有了溜索方便了不少,大家早已對這樣的出行方式習以為常。但出於安全考慮,孩子們讀書大多還是選擇走幾個小時的山路到鄉上。

以前,每年汛期是村民們出行最困難的時候。湍急的河水肆意咆哮,每過一次溜索幾乎都是一次生命的冒險。“最危險的一次,我身上負重兩百多斤。當時我把貨物捆綁在腰上,滑到中間的時候江水已經把我的大腿淹沒了,真的很害怕,費了好大勁兒才安全過江。”回憶起過去的經歷,昂伍彭措仍心有余悸。

據悉,甘孜州共有46座“溜索改橋”工程,共計3838.2米,包括溜索改橋及橋梁引道、連接線建設。“溜索改橋”項目自2013年全面啟動,如今,安全便捷、高質量的橋梁取代了溜索,不僅讓當地土特產品走出了大山,更讓農牧民群眾增收致富有了新希望。

雀兒山,藏語叫“絨麥俄扎”,意為山鷹飛不過的山峰。這裡海拔6000多米,山高路險,被稱為“川藏第一險”。隧道開通前,盤山而上的國道317線雀兒山段是翻山的唯一通道。由川入藏,翻越雀兒山需要2個小時左右,一旦實施交通管制,川藏北線間的“生命線”將徹底中斷。

“我曾說過‘雀兒山隧道不打通,我就不下山’。現在隧道通車了,雖然我們五道班也即將解散,但並不遺憾。隧道通車將給老百姓帶來極大便利,這是造福千秋萬代的好事,是值得高興的事。”曾任雀兒山五道班的老班長陳德華與班組的工人們見証了雀兒山老路風霜雨打的歷史。

陳德華說:“以前因為氣候惡劣,要通過國道317線雀兒山路段十分艱難。大雪封山更是家常便飯,大小車輛通常會堵上個通宵,駕乘人員也要受凍。由於道路艱險,我曾目睹過車禍的發生,十分痛心。20多年來我就盼隧道通車。”

經過為期5年的建設,今年9月26日,世界海拔最高的特長公路隧道、國家重點工程雀兒山隧道正式通車。雀兒山隧道繞避了原公路3處共長達4.7公裡的雪崩易發危險路段,6處共2220米泥石流路段,以及大量的凍土、滑坡,雪害、冰害等安全隱患嚴重路段,較原路節約裡程近20公裡,通行時間由2小時縮短為10分鐘。川藏北線的天險瓶頸,終於被打通。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