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崖村”蝶變報告 15分鐘從山上跑到山腳

2017年10月16日08:17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15分鐘從山上跑到山腳 “懸崖村飛人”當上攀岩領隊

  “懸崖村”新設的幼教點,28歲的吉伍爾洛老師給孩子們上課

  一場秋雨之后,涼山州昭覺縣支爾莫鄉阿土列爾村勒爾社薄霧環繞,宛如人間仙境。雲霧縹緲的懸崖間,一段段曲折的鋼梯直插雲霄,猶如一道壯麗的景觀。

  這個村庄,還有一個響亮的名字,叫“懸崖村”。去年5月,因進出村要借助17段藤梯,攀爬落差達800米的山崖,“懸崖村”全國聞名。今年3月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對村民和孩子們出行問題非常關心。

  “現在鋼梯修好了,下山時間比以前至少縮短半個小時,關鍵是更安全了。”阿土列爾村村支書某色吉日說,如今,那條數百年通往村裡的唯一“道路”——藤梯,已經與村民惜別。一條堅固別致、更安全的鋼梯之路,為村民們擺脫貧困,提供了全新的路徑。莫色拉博被當地村民稱為“懸崖村飛人”,從小就喜歡攀岩。鋼梯建成后,從山上跑到山腳,他最快的一次隻用了15分鐘。他被旅游公司相中,成為一名戶外攀岩領隊,“把樂趣變成職業,以前不敢想。”

  “懸崖村”的蝶變

  “懸崖村”的命運,正在蝶變。

  昔日藤梯變鋼梯,2556級鋼梯讓出行更方便﹔村裡有了小賣部、農家樂,手機4G信號全覆蓋﹔還有銀行取款點,村民在村裡就可以取錢﹔大學生老師幼教點任教,幼兒上學不用愁﹔游客紛至沓來,投資3億元打造旅游……

  出行之變

  2556級鋼梯建成 出行至少節省半小時

  從西昌出發,一路向東170公裡,便來到了“懸崖村”山腳下的勒爾小學。站在山腳仰望,嶄新的鋼梯分布懸崖間,成為了阿土列爾村最顯眼的標志。

  12日下午,天空下著小雨。“現在鋼梯建好了,路好走多了。”在村民某色蘇不惹等人的帶領下,成都商報記者從山下向“懸崖村”行進。目的地勒爾社坐落於美姑河大峽谷的山腰間,海拔在1300~1500米之間,與山腳垂直距離達800米。

  步行10多分鐘,鋼梯在岩壁上出現。鋼梯建設從去年8月啟動修建,涼山州、昭覺縣兩級財政共投入100萬元,實施“鋼管天梯”工程建設,今年9月全面完工,總共用了近6000根、120噸鋼管,形成2556級鋼梯。經過兩小時攀爬,成都商報記者順利抵達“懸崖村”。去年5月,成都商報記者也曾攀爬藤梯進村,用時3個多小時。而這次攀爬節約了一個多小時。

  鋼梯全部噴了防鏽油漆后,壽命可達10~20年。某色蘇不惹作為出生土長的懸崖村人,對於新舊兩條路再熟悉不過,“以前,走藤梯路確實要危險很多﹔現在,鋼梯路不僅縮短了距離,出行時間縮短了,而且走起來也要安心得多。”

  為了方便村民上下,新修建的鋼梯與原有的藤梯並不完全重合,有些地方改了道。某色蘇不惹說,以前,爬藤梯上山回家,需要1個半小時左右,而不熟悉路況的外地人要3個小時甚至更長,“現在鋼梯修好后,村民上山至少節約半個小時,快的隻要四五十分鐘,下山就更快了。”

  莫色拉博被當地村民稱為“懸崖村飛人”,從小就喜歡攀岩。他稱,鋼梯建成后,最快的一次隻用了15分鐘就從山上跑到了山腳。憑借著自身特長,莫色拉博被旅游公司相中,成為一名戶外攀岩領隊,月收入3000元,“能把樂趣變成職業,以前想都不敢想。”同時,他是村裡的“網紅達人”,他經常直播“懸崖村”,一個月粉絲就漲到3萬,“直播並不是為了賺錢,我想讓更多人知道‘懸崖村’。”

  生活之變

  4G信號全覆蓋

  有小賣部,還有取款點

  “我們家有WIFI,密碼在電視機旁邊。”剛走進某色蘇不惹的家,他熱情地給成都商報記者介紹,“今年,通信公司將光纖拉到了山上,還贈送了一批機頂盒及上網的設備,村裡從此有了WIFI。”某色蘇不惹說,現在家裡的電視能收100多個台。

  不僅如此,通信運營商還為懸崖村建了基站,現在“懸崖村”手機4G信號全覆蓋。“要是在一年前,村裡打個電話都困難。”某色蘇不惹笑著說,那時,很多村民都要爬到他家附近的山頂來打。

  “以前給兒子打電話,要到最高的山頂上,說著說著就斷了。”大兒子在外地讀書的村民某色伍哈說,“現在信號很好,需要了解孩子學習情況,給老師打個電話就可以了。”

  去年5月,成都商報記者第一次來到“懸崖村”時,村裡的手機信號非常微弱,打電話非常困難。“現在村裡哪個角落都可以打電話,家家戶戶都能看電視,很多人都用上微信、QQ,隨時可以和外界的朋友聊天。”某色吉日說,這只是“懸崖村”變化的一個縮影。

  今年4月,某色伍哈開辦了“懸崖村”第一家小賣部。“鋼梯沒有建成之前,貨物很難背上來,更別說開小賣部了。”某色伍哈介紹,剛開始,一個月就有2000多元的利潤。生意好了,其他鄉親找他取經,他把自己的經驗共享,現在村裡已有3家小賣部。

  今年8月初,農業銀行設立在某色伍哈家中的服務點成功開通。在這裡,村民可以辦理繳費、取現、轉賬,不出村就能享受到便捷的金融服務。目前,三家銀行在“懸崖村”設立了金融服務點。

  “懸崖村”曾因交通不便,很多男青年娶不到媳婦。不過,這樣的情況正在發生改變。某色吉日說,自從鋼梯建成后,村裡也是喜事連連,已經有好幾名村外的新娘嫁到了“懸崖村”。

  教育之變

  村裡有了幼教點 29名幼兒家門口上學

  13日上午,在“懸崖村”半山腰間的一處民房門前,一面五星紅旗迎風飄揚。“a、o、e、i、u、ü……”一陣清脆響亮的讀書聲,從屋內傳出。這裡是,“懸崖村”新設的幼教點,目前共有29個2~8歲的孩子在這裡接受幼兒園和學前教育。

  28歲的吉伍爾洛是孩子們的老師,是“懸崖村”史上第一個嫁進村的大學生媳婦。吉伍爾洛說,她是西昌市普詩鄉人,2012年從西昌學院彝漢雙語專業畢業。去年9月,她和甲拉曲洗老師通過涼山的“一村一幼”統一招考,來到這裡任教。

  “我老公吉巴日洛是地道的‘懸崖村’人,之前在西昌當協警。”去年4月,帶著一歲的孩子,吉伍爾洛第一次和丈夫回村。她清楚地記得這次爬藤梯的經歷,“從來沒有走過這麼險的路,我恐高,完全不敢往下看。”經過6個小時,一家三口終於爬上山。“現在鋼梯修好了,我一個人背著孩子也能走。”

  “看到山上孩子們渴望的眼神,我決定留下來,我想把更多的知識教給孩子們,讓他們能夠走出‘懸崖村’。”吉伍爾洛和甲拉曲洗用普通話和彝語教學,平時教一些行為習慣,並教一些簡單的拼音、數字、兒歌等。“他們很渴望知識,學習能力很強,很快就學會了。”吉伍爾洛說,現在孩子們都能用普通話進行簡單交流。中午下課,吉伍爾洛帶著孩子們在屋外玩起了丟手絹、老鷹捉小雞的游戲。

  “懸崖村”山腳下的勒爾小學也發生著巨變,投資1351萬元的勒爾小學改擴建工程已基本完工。勒爾小學教導主任任遠鵬介紹,目前有20名懸崖村的孩子在山下上小學,“以前學校每上10天學,放5天假,住在山上的學生每個月要往返兩次。現在,隻有寒暑假和彝族年才放假,每年回家的次數將降低到過去的十分之一。”

  莫色拉作在勒爾小學讀五年級,他還記得9歲那年,她跟隨父母去學校報名,走藤梯時,父母一前一后保護她。莫色拉作說,她平時住在學校,想家了就給家裡打電話,每天可以打3分鐘,還可視頻通話。“現在鋼梯建好了,爸媽經常下山來看我。”因此,她能在學校安心學習,“我希望將來也能當一名老師,把知識傳遞給更多孩子。”

  產業之變

  游客紛至沓來 投資3億元打造旅游

  支爾莫鄉黨委書記阿吾木牛表示,四川省、州、縣、鄉、村各級部門正以“繡花功夫”全力推進“懸崖村”脫貧奔康,“旅游業已被確定為主導產業,同時以發展特色種養業助力產業發展。”

  “這裡有獨特的風景和峽谷等自然風光和民俗文化,今年暑假期間,每天都有一兩百名外地游客來旅游。”阿吾木牛說,成都一家旅游集團已和昭覺縣政府簽訂了旅游開發協議,提出了“懸崖村-古裡拉達大峽谷景區”投資開發項目,擬投資3億元將景區打造成為世界級山地特種旅游目的地、全國旅游扶貧示范基地。目前,第一期已啟動。

  除了旅游業,阿土列爾村同時在進行產業創新。通過“借羊還羊”“產業扶貧資金入股”等方式,大力發展特色種養業,種植核桃1.5萬株、青花椒4420株、臍橙7000株,養羊448隻。阿吾木牛說,村子的幾百畝土地位於迎風坡,格外肥沃,3畝油橄欖已試種成功,部分村民前往雲南學習了三七種植。“未來,這裡的玉米會變少,油橄欖、三七等經濟作物會多起來。”

  阿吾木牛介紹,下一步,將採取“基地+加工+銷售”的模式擴大規模,爭取將“懸崖村”的油橄欖規模擴大到200畝,並引進榨油生產線。“目前,我們已經和西昌的油橄欖企業合作,成立了支爾莫鄉油橄欖產業發展公司,企業佔股51%,村民佔股49%。” 阿吾木牛說,公司將以600元一畝的價格流轉村民的土地。同時,村民可以到公司打工,年底還可以根據企業效益分紅。

  目前,從山腳直達山頂貨運索道開通,是村裡人最為期盼的。“這條索道是建電站時留下的,我們已經將其修復啟用,正處於測試階段。”這條索道單次運載量為5噸,計劃一天開行2至3次。在阿吾木牛看來,貨運索道的建成對阿土列爾村格外重要,不僅解決物資運輸的問題,而且將成為重要的生產通道。“我們可以把挖掘機拆卸后吊上去,也可以運送磚頭、水泥等建筑材料,到時村庄的建設會更快,變化更大。”

  思想之變

  有人打出了第一個品牌

  有人開起了第一個農家樂……

  如今,“懸崖村”的硬件得到了很大改變,更重要的是村民觀念和思維有更大的改變。“現在有的村民想發展養豬場,有的想辦客棧,有的想做電商,有的想養蜂……大家一心都在找致富的門路。”阿吾木牛說,“總書記的關心激勵著當地干部和村民,大家都在擼起袖子加油干。請總書記放心,我們有信心把‘懸崖村’建設得更好。”

  某色拉比在“懸崖村”山腳下打出了懸崖村的第一個品牌——“懸崖村某色家苞谷酒”,28歲的某色拉比看到村裡種植的玉米吃不完,就用彝家最傳統的方法釀造出最純正的苞谷酒。就這樣,他開起了“懸崖村”的第一家酒作坊。“第一批釀了幾百斤,在昭覺、西昌等地很暢銷。”某色拉比說,“懸崖村”這三個字已形成品牌,他准備把“懸崖村苞谷酒”做大做強。

  隨著“懸崖村”被外界關注,游客紛至沓來。29歲的莫色拉洛看到商機后,在村子裡開起了第一家農家樂。“很多游客上來以后,會住幾天再走。”目前,他已經接待了幾百名外來的游客,來自北京、深圳、成都、重慶的游客都在他家吃過飯。

  “我准備建一個村裡最具特色的小客棧。”某色蘇不惹利用地理優勢,准備將客棧建在“懸崖村”山頂,“這裡是村裡看風景的絕佳位置,既能看奔騰不息的美姑河,又能看到古裡大峽谷的美麗風光”。目前,他的客棧主體已基本完工。

  村民陳古吉則看好古裡大峽谷得天獨厚的野蜜蜂資源。去年,他聯合另一戶投資上萬元,買了蜂桶,安放在崖壁區域,收了200斤蜂蜜。“我們主打的就是生態、無污染,每斤可以賣到150元。”經過推廣,他的蜂蜜賣得一滴也不剩。今年通了網絡,他准備利用網絡將蜂蜜賣到了全國各地。

  “以前,很多青年都不願意留在村裡,都到外面去打工。”村支書某色吉日說,隨著鋼梯建成,村裡也在發展旅游,陸續回到村裡,“大家都很看好‘懸崖村’未來的發展,都在尋找脫貧致富的機會。”目前,村裡還設立農民夜校,組織群眾學知識、學法律、學政策、學技能。

  與此同時,“懸崖村”村民也更加重視孩子的教育。陳吉吉有6個孩子,其中5人在山下的勒爾小學讀書,1人在村裡的幼教點上學。“現在國家政策好,娃娃在學校上學、吃飯,都不用家裡交錢。”陳吉吉說,他就吃了沒文化的虧,連自己的名字都寫不來,“我相信知識能夠改變命運,即便家裡再困難,都要送孩子去上學。”目前,“懸崖村”的適齡兒童已實現了100%入學。成都商報記者 江龍 攝影記者 王效 張直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