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壩文化、互聯網齊上陣

宜居成都的社區:有溫度、有質感

朱虹

2017年09月06日06:40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成都,因“天府之國”“休閑之都”而享譽天下,宜居已成為這座城市最鮮明的標識和最靚麗的名片之一。

“城市可以復制,時尚可以追趕,財富可以累積,而生活方式卻有著獨一無二的城市競爭力。”中國社科院城市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鵬飛說,宜居成都,宜在生活方式獨一無二。

9月2日,成都市城鄉社區發展治理大會后,一個新的問題躍然紙上:宜居成都,如何努力創建方便而經濟的人際、商品、服務和思想交流的特色街區和生活社區,讓城市更有溫度,讓市民生活更有質感?

大隱於市的院壩文化:老玩法、新角色

歲月靜好模特隊風採依舊,她們平均年齡都在65歲。(朱虹 攝)

烘籠、暖壺、鐵環、竹椅、專屬搪瓷茶盅,還有老鄰居間的龍門陣、非遺傳承人的現場教學、院壩書廊……這兒是位於成都錦江區書院街天涯石社區的“文化院壩”,一個將成都人的院壩情結完整重現,並發展成文化惠民服務場所的地方。

9月1日星期五,下午3點,這個天涯石北街88號的“文化院壩”漸漸熱鬧起來。午后的沉悶被音樂聲、舞步聲打破,走近一看,這兒真是“百姓大舞台”。

“你看她們每一個台步、眼神,都透出自信和從容。年齡都忘了、都忘了,你看她們哪一位不是光彩奪目?”說話間,老年模特隊的李團長時不時提醒台上的隊員注意步伐節奏。隻見身著旗袍的阿姨們笑容滿面地走著秀,她們的每個動作、形態、眼神與專業模特別無二致。

這支平均年齡65歲的老年模特隊伍,已多次登上各大演出舞台。“文化院壩”負責人王剛說:“時間仿佛在她們身上停止了流動,看她們在這兒嗨、在這兒‘瘋’,真替她們開心。”

據介紹,這個近1000平方米的老院壩曾是一個臟亂差的宵夜場所,每天營業到很晚,居民投訴很多。為整治社區環境,同時給居民培養正能量的文化氛圍,在相關部門及社會各界的幫助下,四川省文化廳所屬的四川文化院團聯盟正式落戶成都錦江,並在錦江區書院街道中道街社區建立了第一個由“四川文化·院團聯盟”授牌的社區居民院壩文化活動場所。

經過幾年的發展,“文化院壩”為熱愛文藝表演的人們提供了一個可以自導自演、實現職業以外夢想的專業場地。在這裡,各種文藝演出變得常態化、平民化,居民既可以欣賞演出,也可以登上舞台成主角。但王剛覺得,以后的“文化院壩”要承載的不止是“百姓大舞台”。

“文化院壩”讓老百姓能自烹文化大餐,並感受不同的文化熏陶,這對社區的老人來說,雖是“老玩法”,卻已扮演著“新角色”。

“希望通過文化院壩實現‘文化養老’,讓更多社區老人老有所依、老有所樂,讓他們開開心心養老。”在王剛看來,這樣的載體對於整個社區的和諧與安寧都是有益的。而提出“文化養老”的概念,是根據各社區老年人的需求設立相應的服務內容,提供“一體化、一站式”的新型養老方式,以營造社區品牌的方式進行規劃設計,聯動經營一體化服務模式,真正做到建、管、養全面經營,打造社區養老的新模式,全心全意為老年人服務,讓社區養老服務中心成為老年人的第二個家。

互聯網+社區:調動居民對社區事務的參與性

成都武侯區晉陽社區嘗試將微信等互聯網的方式引入工作后,讓更多居民有效參與社區治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9月2日,成都市城鄉社區發展治理大會召開。會議透露,過去10年,成都常住人口年均淨增50萬左右,相當於每年新增一個中等城市人口規模。特別是四川省城鎮化率為49.2%、西部地區為48.7%,預計今后一個時期還將有大量人口向成都集聚。目前,成都實際管理人口已超過2000萬,城市社會治理面臨著嚴峻挑戰。

在院子裡走了幾圈后,成都武侯區晉陽社區黨委書記李含榮發現東邊院落的舊圍牆有點殘缺,路面也坑坑窪窪,“也許該修一修了。”李含榮用手機從不同角度拍了幾張照片,然后快速走回辦公室,將照片發在了社區工作人員的微信群裡。

“大家看下哈,這個圍牆和道路是不是該修一下了?”李含榮在微信群裡@黃芳說,找專業人士做下預算,看看社區能拿出多少錢來支持,扣除之后再算算每戶人家出多少錢,同時放在居民微信群和小區公告欄公示。

接著,李含榮又在微信群@李濟舟,“小李,你去做一個網上投票,發到社區居民的微信群,讓大家投票決定吧。”

三天后,晉陽社區的居民微信群裡出現了一個網上投票,標題是“這個圍牆和路面要不要修”,群主小李附上一段話說,這是社區公共事務,修好對大家有利,但維修的話需要住戶們出一些錢,“有利有弊,大家權衡一下,然后投出您的寶貴一票吧,感謝您對社區事務的支持”。

幾分鐘后,平時在群裡很活躍的幾個年輕人開始了討論,有人回憶起雨季道路的泥濘,表示修路和重建圍牆迫在眉睫,也有人說其實圍牆和路面還能忍受。隨著投票數一點點漲上去,又過了幾天,微信群和小區公告欄裡貼出了整修圍牆和路面的費用,其中晉陽社區辦公室出2萬元,剩下的一半由受益居民均攤,每戶160元。

經過兩輪公示,社區辦聯絡施工隊進駐小區。半個月后,圍牆和路面煥然一新。

以上只是武侯區晉陽社區辦公室諸多的日常工作之一。自2014年成都武侯區晉陽社區嘗試將微信等互聯網的方式引入工作后,效率大幅度提升,讓更多居民有效參與社區治理,隨之收獲了居民之間的融洽關系,從而成為成都模范社區改造樣本。

“微信群讓一些不關心社區事物的年輕人看見了信息,激發他們參與的熱情,能有針對性且精准的動員社區居民,形成科學的組織動員體系。而社區工作人員以需求為要,更加方便快捷掌握居民的需求,並及時對接給社會組織和政府部門,建立起更加快捷精准科學的社區服務體系。這樣,社區居民的參與熱情就被調動起來。”李含榮說。

中國社科院社會學所副研究員王晶長期關注和研究社區治理問題,她曾數次來到成都,在晉陽社區觀察和採訪,對社區裡發生的每一件事進行細致深入的研究,並試著用社會學理論加以總結和分析。

“晉陽社區用互聯網的方式把陌生人社區變為熟人社區的模式,調動起居民對社區事務的參與性,基本實現了從管理向治理的轉變。社區辦把自己定位為協調者需求對接者而不是管理者,把居民的需求、政府的投入、外部社會組織的專業服務對接到一起。”王晶說,經過她的觀察和採訪,認為晉陽社區的經驗或許可以成為中國基層治理的一個模板。

(責編:羅娟、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