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眾不為“証明”所累 干部要多當“証人”

成都市郫都區委組織部阿豆

2017年08月23日12:17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安徽合肥一位年輕媽媽,她戶籍欄信息上性別為“男性”。2010年起,她便去派出所更証戶籍信息,多次被要求提供一份三甲醫院開具的“性別鑒定証明”,証明自己是“女性”。

証明“女性是女性”比証明“你媽是你媽”更荒唐。由於沒能開具自己的女性証明,這位年輕媽媽,花了很長時間,跑了很多路,最終在當地派出所協調下,更証了戶籍信息。

証明,是根據確實的材料判明人或事物的真實性。筆者認為,如果有當地干部,以“人証”的方式,提供准確信息,群眾辦事就會少跑“冤枉路”。

仔細想來,一些部門要求提供五花八門的証明,無非是為規避責任,圖省事兒,最后把責任推給群眾和基層。所以才產生了數不勝數的“奇葩”証明,給群眾辦事帶來極大不便。

取消不必要的証明,已成為不少地方政府的共識。今年5月1日起,成都市取消各類証明298項,僅保留15項。被稱為“最大力度”的“減証便民”行動,讓群眾少跑腿,給基層組織減了負,倒逼政府部門工作由“避責思維”向“負責思維”轉變,受到廣泛贊譽和歡迎。

客觀講,群眾是有很多的事務需要辦理,我們就應本著“實事求是”原則,將問題核實清楚。這離不開基層干部深入群眾、深入實際,通過調查研究掌握實情,“面對面”掌握一手數據,最終落在“解決問題”上,打通為民服務的“最后1公裡”。

同時,要加快推進“互聯網+政務服務”,讓數據多跑路,讓群眾少跑腿。打破部門間“信息孤島”現象,實現基層數據信息共享﹔建立公民個人信息大數據庫,實現個人信息互聯互通等。

隻有干部設身處地為群眾辦好事,當“証人”,群眾辦事才會少開“証明”,不跑“冤枉路”。

(責編:羅娟、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