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大地震參與救災 吳京《戰狼2》血性有源頭

2017年08月07日07:03  來源:華商報
 
原標題:我想讓世界看到中國士兵的機智勇敢和擔當

  票房突破30億,《戰狼2》在這個暑期檔點燃了整個影市,從第一部《戰狼》開始,吳京就想要打造中國的超級英雄,也正在向這個目標努力。而在這個過程中,是家人的支持,才讓他沒有后顧之憂的去拼命。

  想讓中國士兵的精神走出國門

  華商報:《戰狼2》的結尾已經在預告《戰狼3》了,這個系列是如何誕生的?

  吳京:我其實有三個劇本。寫這些東西,隻想圓我自己一個夢。我的出發點很簡單,當時弄那個劇本是2008年,那時候整個社會充滿了中性美,整個社會包括演藝圈的情緒都覺得好消沉,我很迷茫。那時候特別想表現一種什麼呢?我想告訴中國人,中國還能打。但是你闡述目標要結合現實,中國和平年代那麼多年,你的對手是誰?你不能盲目給自己樹立一個對手吧?那時候中國還沒有拍過這樣類型的電影,標准在哪裡?尺度在哪裡?所以一步一步摸索來做這件事情。一個國家不強大,就沒有話語權。所以這次《戰狼2》結尾是我特想表達的一種東西,我希望祖國強大,我希望中國有話語權,我希望在全世界任何一個話題和一個角落,都有中國的聲音。

  華商報:看過兩部的人明顯感覺到第二部場面升級了。

  吳京:肯定了,《戰狼1》裡面,大家看到了中國當時的最先進的現代化武器,但這次我要看到這些武器在戰爭中的作用。比如說坦克,坦克怎麼打仗?比如說軍事技巧,我要讓《戰狼2》比《戰狼1》全面升級。我最大的目的就是想讓中國的士兵走出國門,讓世界看到中國士兵的機智、勇敢、善良和擔當。

  華商報:為什麼將故事背景放到非洲?

  吳京:近幾年中國在海外遇到了很多的事情,尤其我們的僑民,幾次撤僑事件,幾次中國人在海外被槍殺、被搶劫的事件,我覺得應該讓中國士兵的精神走出國門了,所以選擇了非洲。

  美國、香港兩個團隊較勁工作

  華商報:《戰狼》第二部的投資更大了,作為導演壓力是不是也更大了?

  吳京:壓力非常的大,首先我發現第一部成功之后,人就開始變得貪心了,第二部愛情也想要,情懷也想要,戰爭也想要,暴力也想要,什麼都想要。所以取舍上面,導演的壓力更多了。第二是溝通的成本太高了,因為這次《戰狼2》,十幾個國家的人參加,這種東西我都不知道怎麼撐下來的。咱們中國觀眾被高水平的,包括好萊塢的戰爭片的品位都養刁了,你騙不過他們的。所以,你怎麼樣用你的技術手段講好你的故事,讓觀眾覺得過癮,值回票價,這個是一個綜合的學問,壓力挺大的。

  華商報:這次動作場面備受好評,是因為請到了很牛的幕后團隊嗎?

  吳京:我們這次有兩個團隊,美國團隊跟香港團隊,第一,我想讓兩個團隊來較勁,我給要求,他們給我最好的方案。第二,香港團隊是我最熟悉的團隊,任何的爆炸點和威亞的點,他們是要為我保命的,保証我的安全的,不讓我出事的。美國團隊拍車戲、戰爭戲這種電影的重工業,有自己一套路數。但是這個團隊到中國來,他們能否得到最強大的后勤支持、最大的安全系數的保証?所以這兩個團隊的默契配合,才能夠達到我今天的這個要求。

  華商報:影片開始那個一鏡到底的水下鏡頭非常驚艷,拍起來很難嗎?

  吳京:這個就難了。因為沒有人在水下打兩分鐘的。即使訓練過,技術上能不能完成是不能給出肯定的答案的。可能我這個人就比較倔吧,就覺得做吧,完不成我再分鏡頭,剛好我也在學自由潛水,可以在水裡憋三分鐘。特別感謝這個水下的攝影師。他是拍《加勒比海盜》的水下攝影師,他的自由潛水真是大師級了,能潛四五分鐘。關鍵他懂鏡頭,能夠通過鏡頭來彌補我們演員與演員之間的差距。在水裡面拍戲,第一,我不能戴眼鏡﹔第二,我一口氣要憋住﹔第三,5個演員、攝影師、水下副導演沒有呼吸器,救生員起碼5個,那這些人呼氣氣泡怎麼辦?穿幫啊,怎麼去避這些東西?怎樣拍把招接上,非常講究,所以我挺感謝這哥們兒的。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