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海外“爆料” “重磅人物”現身擊碎謠言

2017年07月27日07:12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重磅人物”現身擊碎郭文貴謠言

  一夜之間,因為“紅通”逃犯郭文貴在海外的所謂“爆料”,40歲的上海人、吉艾科技(北京)股份公司(以下簡稱吉艾科技)總經理姚慶成了海內外關注的“重磅人物”。

  日前,郭文貴在海外接連“爆料”稱,吉艾科技高管姚慶系國家高層領導親屬,通過復雜的股權關系控制10多家企業,有多人充當“白手套”為其代持股份,在多個國家開設銀行賬戶,名下還有一家銀行和一家石油公司,“光現金就有1600億美元”。

  “郭文貴編造的這些謠言已經給我本人、我的家人、親朋好友和我就職的公司造成了很大程度上的負面影響。”7月25日,姚慶在接受採訪時說,“我有必要出面向社會公眾作出澄清,我們也將保留進一步採取法律措施追究郭文貴責任、維護自身權益的權利。”

  吉艾科技員工:郭文貴“爆料”是一個笑話

  7月25日,記者趕赴上海。在吉艾科技上海分公司,位於上海市黃浦區南車站路的一棟二層小樓內,記者見到了姚慶本人。

  “我最早知道這個事情,是有很多股民、投資者打電話到公司董秘辦詢問此事。”姚慶說,網上謠言越來越多,很多朋友得知后打電話來詢問,有的人調侃,也有的人抱著好奇的心態來打探。“如果說以前還有人對郭文貴的‘爆料’將信將疑,自從我被卷入后,很多了解我的人就明白郭文貴是在胡扯了,是根本站不住腳的。”

  吉艾科技(300309)於2016年10月13日發布的公告顯示,姚慶,男,1977年出生,中國國籍,華東政法大學本科。當日召開的公司董事會會議同意,聘任姚慶為公司總經理。

  “我的籍貫是上海南匯,現為浦東新區,自幼在南匯讀書,上大學之前一直生活在南匯農村。”姚慶說,他1996年考上華東政法學院法律系(現華東政法大學),畢業后在上海一家民營企業任職,從事法律服務和風險管理等工作。

  吉艾科技公司員工李燕也對上述信息予以証實。“姚慶是土生土長的上海人,也是跟我同一所高中的學長。他的身份背景我們很清楚,什麼高層領導親屬、巨額資產,八竿子都打不著的事,郭文貴的‘爆料’真是可笑。”

  “前段時間就聽說了郭文貴在海外爆我們公司姚總的料,我們把它就當個笑話。姚慶是窮孩子出身,后來考上大學,當過學生會主席,靠自己的奮斗一步步打拼上來。”吉艾科技子公司、浙江銘聲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郭明杰說。

  2004年,姚慶與朋友共同創業,在上海成立維誠信用風險咨詢有限公司,主要從事企業征信服務。2007年,他開始從事資產管理行業工作,負責不良資產的法律服務工作,並先后受聘上海多家民營企業擔任負責人。

  “受益於國家鼓勵民營資本和團隊參與不良資產的處置和服務,全力協助中小企業脫困的政策,我在資產管理行業內也取得了點成績,特別是在上海地區小有知名度。”姚慶說。

  吉艾科技實際控制人高懷雪在接受電話採訪時介紹,我們公司是一家專業從事油服行業勘探設備研發制造的企業,近年來油服行業一直不景氣,為了保持公司盈利能力,決定新增不良資產管理和處置業務。“我們在尋找人才的過程中,通過朋友介紹認識了姚慶,經過多次接洽,聘任姚慶為公司的總經理兼董事,並委派他擔任上海分公司負責人和烏魯木齊子公司法定代表人。”

  “我現在就在境外,也看到了郭文貴的‘爆料’圖表,他說的姚慶就是我們公司的姚慶。郭文貴不能因為一個人名,就自己在那瞎編、臆想。姚慶就是我們公司聘請的一個普通職業經理人。”高懷雪語氣中透出氣憤。

  控制巨額資產?毫無事實憑空捏造

  郭文貴在“爆料”中專門展示了一張“姚慶公司股權關系圖”。在這張圖上,起始處標著“姚慶”,緊接著是“吉艾科技(北京)股份公司”,之后是“天津安埔勝利石油工程技術有限公司”,再經過“天津振戎安埔能源技術有限公司”“福建旺得福能源有限公司”等10余家公司的關聯,直至結尾處的“中國長城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郭文貴聲稱,這些公司都為姚慶所控制。

  “郭文貴說吉艾科技參股天津安埔勝利石油工程技術有限公司,並通過該公司為跳板,與中國長城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等公司聯合參股多家公司,這是憑空捏造出來的。”在具有多年公司法務工作經驗的姚慶看來,這些說法破綻百出、毫無事實根據。

  他介紹,天津安埔勝利石油工程技術有限公司是吉艾科技2015年收購的全資子公司,主要從事的是油田鑽井服務工作,施工隊主要在哈薩克斯坦。

  2016年,天津安埔勝利石油工程技術有限公司與福建旺得福能源有限公司合資成立天津振戎安埔能源技術有限公司。“成立振戎安埔公司是基於對方表示能夠在油服領域提供大量資源,有利於公司業務拓展。”姚慶說,后來發現對方沒有提供這方面的資源,2016年年底就停止了合作﹔今年上半年,振戎安埔公司已被注銷,期間並未開展任何業務。

  “按照郭文貴的邏輯,隻要是與我有過業務關系的公司,還有跟這些公司有過業務關系的其他公司,它們名下的所有資產就都劃到我名下了?這樣無限延伸下去,我的資產也就無限了,這種邏輯本身就是荒謬的。”姚慶憤憤地說。

  郭文貴聲稱,包括中國長城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在內的國有不良資產處置公司“全是姚慶家的”,姚慶通過開展不良資產管理和處置業務“把國營的變成了自己的。”

  “我們公司開展不良資產管理和處置業務主要是面向民營企業,通過公開競標的方式收購不良債權,通過資產重新配置等多種方式,幫助企業實現扭虧也實現自身的盈利,因此根本不存在任何所謂的侵吞國有資產。”姚慶嚴正聲明。

  這也得到了高懷雪的証實。她說:“郭文貴說的這些公司和吉艾科技沒有任何業務往來和參股關系,關聯關系等純屬謠言。”

  針對郭文貴“爆料”稱姚慶是吉艾科技實際控制人、高懷雪等人系“白手套”為姚慶代持股份的說法,高懷雪也進行了駁斥。

  “姚慶目前沒有持有吉艾科技任何股份,吉艾科技是上市公司,股東的信息按規定都是要公開的,這在網上可以查詢。”她說,“我是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我的股權就是我自己的。說我是姚慶的‘白手套’,這個事情是很可笑的。”

  “爆料”手法:移花接木+東拼西湊造謠

  郭文貴在“爆料”中提及的一些人名、公司等信息以及所謂“股權關系圖”是怎麼來的呢?據公安機關查証,郭文貴展示的多張“股權關系圖”來自一名叫陳向軍的廣東網民。

  陳向軍,43歲,廣東雷州人,無業人員,曾因涉槍和傳播謠言兩次被公安機關依法處理,家庭經濟狀況窘迫。2017年3月,陳向軍根據郭文貴公開的微信號與郭文貴加為好友,時常向郭文貴表示可以弄到他想要的信息,希望換取一些錢款。

  面對面採訪中,陳向軍仔細比對了郭文貴“爆料”時使用的“姚慶公司股權關系圖”,確認這就是自己發給郭文貴、經過篡改的圖。

  “我多次在網上看到,郭文貴在爆料時提到姚慶、吉艾科技等,並說姚慶在這家公司任高管。”陳向軍說,為了引起郭文貴的重視,他上網搜索姚慶和吉艾科技,通過“天眼查”系統查詢,將吉艾科技與中國長城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等進行關聯,生成相關圖表,用軟件進行篡改后再發給郭文貴,謊稱其系“通過特殊關系獲取的重要信息”。

  相關銀行賬單顯示,郭文貴方面曾給陳向軍的銀行卡上匯去5萬元人民幣作為“酬勞”。

  “天眼查”系統技術總監梁雙介紹,“天眼查”是一個公開的查詢系統,收錄境內1.2億家企業信息,任意兩家公司,即使沒有實際業務往來,通過幾家企業的關聯,均能建立一種結構圖,對於沒有相關市場知識儲備的普通公眾來說,很容易會誤認為這兩家公司有關系。

  然而,郭文貴就是以這種移花接木而成的“股權關系圖”作為所謂“証據”,再加上各種信息的東拼西湊,在海外大肆編造謠言。正如有評論指出的那樣:“因說謊太多,謊言跟謊言之間對不上號,郭文貴已經完全不顧邏輯了。”“他要的只是新謊言的勁爆能夠把舊謊言壓住。”

  陳向軍承認,他后來通過查詢多方信息也弄清楚了,“姚慶只是在吉艾科技公司打工,一點股權都沒有,怎麼可能擁有這些公司?單憑幾張股權結構圖,就能証明一家公司和另一家公司有關聯?郭文貴的演技一流,可以將虛無的東西說成跟真的一樣,並無限放大,他就是拿著一張白紙都能造出謠來,你擋也擋不住。”

  今年6月6日,吉艾科技對外發布公告,就郭文貴“爆料”所涉及的相關情況進行了澄清和說明。但這依然未能阻止郭文貴繼續大肆造謠污蔑。

  在郭文貴“爆料”后,陳向軍也在網上看到吉艾科技新聞發布會上姚慶講話的照片以及相關信息,對姚慶的身份感到有些疑慮。“我趕緊把照片發給郭文貴,但郭文貴一直置之不理,還繼續拿著姚慶做文章,這就說明他是故意在造謠。”

  “郭文貴在海外胡編亂造、信口雌黃、惡意中傷的行為,已經對我本人和我們吉艾科技、相關董事、員工的聲譽造成了極大的影響和傷害,我表示強烈的憤慨。”姚慶鄭重表示。

  身在境外的高懷雪也聲明,“如果公司因為郭文貴的造謠遭受負面影響,我們不排除採取法律措施來維護我們的合法權利。”

  本版文/新華社

(責編:羅昱、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