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民宿兩年增10倍至1萬套 有人打飛的來隻為住

2017年07月24日07:38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有人打飛的來成都 不為景不為吃,隻為一間房

  客人到民宿來住,就是短暫地體驗主人的生活方式。圖為住客和老板啾啾在畫畫。

  成都市區裡的出租民宿

  住客在民宿內畫畫

  7月23日,來自上海的高小姐在成都三聖花鄉的禪邊小院等待管家為她做午飯。“住民宿最大的特點就是人情味”,高小姐說,今天是她生日,為此管家專門為她做一碗長壽面。

  禪邊小院只是成都上萬家民宿之一。業內人士普遍估計,目前成都的民宿爆發式增長,從兩年前的800套增加到現在的1萬套,增長約10倍,僅今年上半年就增加到了3000套。

  近日,途家發布的《2017年上半年民宿旅游報告》顯示,成都民宿訂單量居全國之首,超越最先起步的杭州和三亞。

  一套房子純利潤為3000元/月,如果有三套,收入基本等於一個成都白領。

  各式房東的入局,需求的增長,帶來民宿的爆發性增長,多位業內人士稱,目前成都民宿已達到1萬套。

  案例

  打飛的來成都,隻為住民宿

  民宿沐念居的老板啾啾將自己畫的木板畫發了一條朋友圈,遠在浙江杭州的羅先生點贊,啾啾於是邀請羅先生來成都玩。“過段時間來。”羅先生說,如果這一次旅途成行,將是他第四次到沐念居住宿,不為一座城、不為一處景,隻為了一間民宿。

  沐念居是啾啾和愛人何三七創辦的民宿,位於彭州的街子古鎮,一個月之前,剛從青城山搬下來,“我們也沒有想到這麼多人願意來住,干脆搬下來做間民宿。”

  2015年5月,啾啾與何三七花6000元/年在青城山的一個隱蔽樹林租下一套三的農家小院,打造成一個工作室,本意隻想不被外界打擾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啾啾喜歡做衣服、畫畫,何三七好茶、熱愛音樂。不料這樣的生活方式拍照傳到豆瓣網,留言來居住的游客紛至沓來,羅先生就是其中一個。“感覺特別好,特別安靜,心徹底放鬆下來。”羅先生說。此后的2016年,他又先后來了兩次,每一次坐飛機來,不為景不為吃,隻為了這一間房。

  啾啾和何三七將沐念居搬了下來,房間由原來的兩間增加到了七間,但是在兩人看來,做民宿並不為了掙錢,這只是兩人的一種生活方式,順便帶著客人一起玩。“我們不要求很多的客人,喜歡自主性的客人,順便可以幫我們干點活。”啾啾說,帶不帶客人玩,完全看兩人心情。

  “看著不喜歡的,氣質不合的,我們就說已經客滿。”何三七說,他依然不擔心盈利問題,他測算過,沐念居每個房間200多元,周邊民宿普遍營業額為10萬元,兩人挑剔營業額折半,加上賣衣服賣茶的收入,也足夠維持民宿的運轉。“根本不擔心,隻要主人好民宿有特色,來的人多得很。”

  算賬

  “經營三套房子,等於白領一月收入”

  隻要民宿有特色、主人有情懷,即便不營銷,許多民宿一房難求。三聖花鄉的禪邊小院主人有三名,一名是攝影師,一名以前是做餐飲的,另外一名是裝置文創人員。

  “最初三人隻想做個文創工作室,但是發現民宿實在太火了。”禪邊小院的管家阿強說,三人投資400萬元打造了一個有7個房間的農家小院,去年年底正式開業,開業以來隻在攜程上線,日前入住率達到65%。“目前還沒有擔心過客源的問題,更專注於客人的滿意度。”阿強說,禪邊小院平均每個房間700元,餐飲為300元/人/頓,預計三到五年可以回本。

  有成都城市民宿界“網紅”之稱的張小蠻(化名)有更加精准測算,經營3套房子一個月的收入等於一位白領。張小蠻是成都最早進入民宿的房東之一,兩年前拿出自己位於春熙路的兩套閑置房子做民宿。“以前是做長租,套三的房子2500元/月,后來看到小豬短租的廣告,讓客人住進你家裡,覺得挺有意思,就開始自己做民宿了。” 張小蠻說,一套房子純利潤為3000元/月,如果有三套,收入基本等於一個成都白領。

  做了一年之后,發現利潤可觀,他以2500元/月再次租了兩套房子,目前手中經營的房子達到了4套。“兼職做的基本都是2套到3套,全職做7套到8套,如果有家人幫忙可以達到10套。”張小蠻說,這個數據是既能保証和客人有一定的溝通,又能有比較高的收入。

  張小蠻說,目前成都做民宿的房東有專職和兼職兩種,主要人群為自由職業者、媒體人士、IT網絡人員、退休教授,以及公務員等。“這些人普遍文化水平比較高,有一定情懷追求。”

  入住民宿,區別於酒店最大的不同就是,就是和房東的接近性。“我也是第一次住民宿,感覺更多人情味,你的個性化需求能夠得到更多的滿足。”7月23日,在禪邊小院入住的上海客人高小姐說,她來成都四次了,每次都住酒店,這一次在朋友推薦下住了這裡,感覺非常不錯。“與上海完全不一樣的小院格調,結合四川的茶文化和飲食文化,得到了徹底的放鬆,很快就融入了成都。”

  探因

  成都土壤適合生長,民宿訂單量第一

  房東紛紛入局民宿,源於需求的爆發性增長。

  日前,途家發布了《2017年上半年民宿旅游報告》,途家全國上半年的訂單總量顯示,2017上半年入住最多的民宿目的地城市中,國內TOP10城市排名為:成都、三亞、北京、上海、重慶、廣州、西安、廈門、杭州、青島。這10個城市的間夜量合計,接近全國間夜量的60%。

  各式房東的入局,需求的增長,帶來民宿的爆發性增長,雖然無官方數據,但是成都商報記者從途家、路客以及其他多位業內人士獲知,目前成都民宿已經達到1萬套。“兩年前剛開始做的時候成都有平台發布的數據是800套,現在應該在1萬套以上,僅僅今年上半年就增加了3000套。”張小蠻說。1萬套這個數據,也得到了多位業內人士的証實。途家成都公關經理表示,途家在四川房源數超過1.2萬套,成都數量接近1萬套,其中,商戶(房東自營)房源比例佔85%以上。

  “途家最早發源於三亞,房源三亞最多,但是成都的訂單量,居全國第一。”途家業務發展部西南區域總經理謝佳分析說,成都民宿不是最早發展的,但確實是發展最快的,這源於成都民宿很好的生長土壤。正因為此,成都民宿遍布在各種交通樞紐區,主要包括春熙路、寬窄巷子、各種客運站和青城山、峨眉山周邊旅游景區。

  北京路客互聯網科技有限公司成都運營經理李冬則認為,“與長租相比,民宿明顯有更大的盈利空間。”不管如何表述,成都有適合民宿生長的土壤是業內的共識。“成都的文化環境、生活方式以及較為寬容的政策環境,都非常適合民宿的發展。”

  監管

  無定義,有隱患

  爭取標准化

  成行業期盼

  民宿快速發展,數量成幾何數量級增加,卻引發了一陣擔憂,其根本是民宿沒有標准,甚至對於民宿的定義,都各有不同。在成都,即便業內,定義也有各有不同。

  民宿經營者何三七認為,民宿的落腳地首先在於民,然后才是宿。“有民才有宿,如果主人都不在屋子內,客人如何感受主人的服務,客人想到民宿來住,就是短暫地體驗主人的生活方式。”

  路客和途家也同意民宿售賣的是情懷,與酒店不同的是,客人與房東的接近性,但這種接近性不是通過房東與客人的接觸,而是通過房屋的設計與裝飾來實現。“客人看到房間的布置和裝飾,就能感受到主人的生活方式。”路客的助理房東馬銳說,路客助理房東給客人的服務更多通過線上來完成,所以基本上可以說是無人化管理。

  定義的不同,民宿的無標准化,引發了行業的擔憂,甚至民宿是否合法化都是一個問題。

  “成都是一個比較寬容的城市,隻能說沒有禁止,但是也沒有相應的法律法規說是鼓勵發展。”張小蠻說,民宿缺乏標准,門檻較低,不少原來的客棧和農家樂只是改個名字,就變成了民宿。“這樣的結果就是拉低了民宿的行業標准,使得民宿變成爛大街的一個東西。”

  謝佳認為,沒有明確的監管部門也帶來不少安全隱患,“民宿入住沒有像賓館一樣,實行身份証入住,消防設施也沒有做硬性的要求。”

  今年5月,Airbnb愛彼迎與成都簽署戰略合作意向,被業內認為是積極的信號,不少業內人士成立成都旅游協會度假租賃分會,籌備制定民宿行業標准。“我們希望途家可以牽頭出台一個行業標准,雖然民宿是有特色的非標准化的住宿,但是它也是有標准的。”謝佳說。

  成都商報記者 鐘美蘭 祝浩杰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