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認識四川旅游①︱四川省旅發委主任的認識論

【查看原圖】

  對外交往的樞紐和平台、實現扶貧脫貧的重要支柱、建設美麗中國的助推器……旅游業成為四川培育發展新動能的生力軍。

  撤局設委,一字之差,四川省旅游發展委員會從單純的行業管理部門變更為跨行業綜合主導的“發球方”。在黨中央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和四川省第十一次黨代會精神的要求下,圍繞旅游工作組成的系統和框架面臨重構。對此,新華網採訪了四川省旅游發展委員會主任傅勇林,推出“重新認識四川旅游”系列報道。

四川省旅發委主任傅勇林接受新華網採訪。

  2020年,四川省要和全國各兄弟省一道實現全面小康。能否實現這個目標,取決於四川工作全局,取決於各職能部門對四川省委部署工作的精准執行。四川省旅游發展委員會(以下簡稱“旅發委”)將目標鎖定為貫徹落實省第十一次黨代會的有關工作部署,構建具有國際化布局、能產業造血的四川旅游。

  在此基礎上,應當怎樣認識四川旅游?對此,新華網採訪了四川省旅發委主任傅勇林。

  什麼是旅游?

  “旅游的本質就是一個跨字。”對於旅游,傅勇林說,“跨文化,跨語言、跨文明,跨國際……我們說旅游,它就是體驗不一樣。”

  傅勇林認為,旅游一定是有審美的,眼睛看到美景是飽眼福,嘴巴嘗到美食是飽口福。它必須身臨其境去體驗,無法代替。

  在“跨體驗”的基礎上,旅游也不再是吃、住、行、游、購、娛6要素的集合,而是6大產業鏈的有機組成。

  “我們一直以為飽眼福的風光才是旅游,但是現在並非完全如此。”傅勇林說,到一個地方就為飲一口清泉、吃一道美食、和當地老百姓聊一聊風俗,這更是旅游。

  從傅勇林的角度看,當前的旅游業,做好吃、住、行三件事是核心。

  這樣的核心思維在脫貧攻堅中顯現出了效果。

  2016年,四川省實現鄉村旅游收入2015億元,同比增長22%;帶動全省83.56萬貧困群眾直接受益或間接受益;448個貧困村通過發展旅游實現脫貧摘帽,佔當年退出貧困村總數的18.4%;199個貧困村創建為省級旅游扶貧示范村,9個貧困縣創建為省級旅游扶貧示范區。2017年一季度,全省鄉村旅游總收入達到600億元,相比2016年同期增加100億元。

  貧困村發展旅游並不容易,首先得有拿得出手的旅游產品。旅游產品的首要體現就是景點和景區。如果一個村子有優良的生態環境、民俗文化、自然稟賦,它理所當然要做旅游;但如果資源稟賦並不優良,怎麼辦?

  “也不能放棄。通過吃、住、行三個產業鏈,我們做好美食、精品民宿來體現原生態的野趣,也是大有可為。”傅勇林說。

  2016年,四川省脫貧村中72.7%都是旅游脫貧。從事旅游業的農戶家庭人均純收入15322.9元,同比增長13.5%,比全省農民人均水平高4777.6元。旅游的作用可見一斑。

  “旅游乃至所有產業發展,都是為了讓我們的人民生活越來越幸福。所以我們應該鮮明提出自己的旅游價值觀:近者悅,遠者來。”傅勇林說。

  “近者悅”,近者就是一方百姓,首先要讓他們喜悅、幸福;“遠者來”,遠者是客人,因百姓愉悅的生活慕名而來,這就產生了旅游。

  但要做到“近者悅,遠者來”,一定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因地制宜。

  如果通過政府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務,比如保証基礎設施,食品安全,衛生許可等,讓有吃的發展美食產業,有房子的發展精品民宿,有山地資源的發展體育賽事,有交通區位優勢的發展自駕游營地……一旦這些思想內核進入村子,現代服務業也就相繼植入村子,從內自外的變化隨之而來。

  此外,“近者悅,遠者來”的價值觀還折射出更宏偉的大局。

  四川省第十一次黨代會提出“四川要盡快邁過轉型升級這道坎”。傅勇林認為,四川旅游就應該借助旅游產業推動全省旅游轉型升級,並在推動自身的轉型升級的過程當中同時幫助全省的產業結構的調整,幫助別的產業轉型升級。

  按照聯合國世界旅游組織的定義,旅游業涉及到110多個行業,它是一個泛產業鏈,無孔不入。“在做好自身工作的同時,完全可以施加影響,幫助別的產業轉型升級。”傅勇林說。

  從整個四川全面開放的戰略格局形成來看,四川與世界深度互動,已經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如何充分用好四川旅游的市場腹地,幫助四川改革開放,真正融入世界,參與全球競爭,是四川旅游的新工作。

來源:新華網  2017年07月19日11:41
分享到:
(責編:羅娟、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