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認識四川旅游②︱四川省旅發委主任的方法論

【查看原圖】

  對外交往的樞紐和平台、實現扶貧脫貧的重要支柱、建設美麗中國的助推器……旅游業成為四川培育發展新動能的生力軍。

  撤局設委,一字之差,四川省旅游發展委員會從單純的行業管理部門變更為跨行業綜合主導的“發球方”。在黨中央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和四川省第十一次黨代會精神的要求下,圍繞旅游工作組成的系統和框架面臨重構。對此,新華網採訪了四川省旅游發展委員會主任傅勇林,推出“重新認識四川旅游”系列報道。

四川省旅發委主任傅勇林接受新華網採訪。

  一業興,百業旺。根據相關機構的測算,2016年,我國旅游業對GDP貢獻率達11%。正所謂“牽一發而動全身”,旅游業早已超越孤立的行業和簡單的消費層面,成為培育中國經濟發展新動能的生力軍。

  堅持把旅游業作為戰略性支柱產業來培育提升的四川省,已經嘗到了“甜頭”。四川省旅游發展委員會(以下簡稱“旅發委”)主任傅勇林向新華網列出兩組數據:第一,“2017年旅游業綜合收入爭取突破9000億”;第二,“在四川現有貧困村中,72%的數量可以通過旅游業的發展帶動脫貧”。

  這兩組數據,恰恰執住了當前四川省委省政府的兩個工作主題:決勝全面小康和建設經濟強省。換言之,旅游業成為建設美麗繁榮和諧四川的一個“雙抓手”。

  在此基礎上,四川旅游發展的“方法論”正好破題。

  “旅游,旅游化,旅游產業。”三個維度的遞進,被傅勇林視作旅游貫穿在脫貧攻堅工作中的一條主線。奏響了四川推進“決勝全面小康”的旅游“三部曲”。

  2016年3月,四川省旅游局正式變更為四川省旅發委。這意味著,一個行業的主管部門調整為了一個統一協調相關部門和下級政府,整合現有資源,形成工作合力的綜合機構。傅勇林的“三部曲”思考,正是對大格局變化下的理解應對。“作為一個綜合性的產業主導部門,三件事必須一起抓。”

  旅游是什麼?旅游首先是景區和景點。對於貧困村來說,這兩個要素的核心前提是它本身的資源稟賦。“一分為二地看,一方面是‘老天’的眷顧,村子裡有美好山河,這是自然資源;另一方面是‘祖宗’的積累,千百年的歷史演變中留下了獨特的民風民俗和文脈野趣,這是人文資源。”傅勇林說,二者合一或取其一,可以支持做景點。

  但是,如果有的貧困村不具備旅游的資源稟賦,是不是可以放棄旅游脫貧的方式?對此,傅勇林的回答是:“沒關系,我們做旅游化。”

  旅游化,即可以通過生態修復、國土整治、水體管理等手段實現貧困村的三個圖景:觸目可見的美麗、觸手可及的溫暖、無微不至的服務。

  成都崇州市,堪稱旅游化的榜樣。木棧道蜿蜒深入幾萬畝油菜花地,間設具有藝術感的亭台樓閣,讓廣大游客能直面山野和大地。“幾萬畝油菜花的圍繞下,在亭台中高朋滿座,品茗書法,不挺好嗎?”傅勇林說。

  把產業當重心,傅勇林認為旅發委至少70%的工作精力和資源應當放在其中。他比喻:“旅游產業就像完整的一棵樹,有土壤、根、干、枝、條、葉、花。”

  其中最關鍵的是土壤,是制度供給。

  傅勇林介紹,四川創建了“1+4+N”旅游扶貧規劃體系,編制完成一個全省旅游扶貧頂層規劃,指導20個有扶貧任務的市州編制完成旅游扶貧規劃和年度實施計劃。“有了這樣的土壤,才能推動旅游產業的發展。”

  吃、住、行、游、購、娛是旅游6要素。但傅勇林認為不僅是要素,更是6大產業鏈。他還表示,核心應當做好吃、住、行三大產業鏈。

  多點多極支撐發展戰略是從全域旅游角度對四川地緣經濟的考量,而優化四川經濟版圖,則對四川的對外開放有重要的戰略意義。兩個角度,構成了四川旅游實現建設經濟強省的“兩點論”。

  “不客氣地講,當前四川旅游各地的發展現狀是不平衡的。”傅勇林分析,五大經濟區存在著失衡,條件最好的成都平原經濟區內部也存在著嚴重失衡。

  多點多極戰略作為四川的三大發展戰略之一,在深入推進中,旅游業應當發揮巨大的作用。“所以我特別關注旅游的多點多極戰略格局的形成。”傅勇林說。

  他提出的工作舉措包括,著力構建五大區域、十大旅游目的地、十大旅游精品線路的“511”全域發展新格局,精准把握“全域旅游”是“全域旅游化”的實質和內涵,實施全產業鏈旅游化、全生產要素旅游化,推動門票經濟、景區經濟與全旅游要素經濟、產業矩陣經濟共生共榮,形成“全域布局、全業支撐、全民參與、全程服務”的發展新模式。

  當前,四川已站上同世界深度互動、向世界深度開放的新起點。這是四川省第十一次黨代會作出的形勢研判。

  優化四川經濟版圖,就是利用好四川廣闊的市場腹地,通過建設世界旅游目的地助力四川的改革開放。

  核心是國際化布局。傅勇林說,布局不是簡單的旅游推介,而是要真正融入“一帶一路”,在幾十個沿線國家、幾十億人口市場中有所作為。“旅游的特點之一是外貿,就是對外文化貿易,這是很關鍵的。”

  “我們擁抱著新的機會,也面臨著巨大的挑戰。”傅勇林說,我們是否有能力站在世界舞台上和對手在競合中獲益,增強制度和文化自信?是否有大量的旅游行業領軍人才?是否有足夠優秀的市場主體?“這些問題,都任重而道遠且大有可為。”

來源:新華網  2017年07月19日11:40
分享到:
(責編:羅娟、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