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歲老兵回四川故土 祭拜祖墳重走尋親之路

2017年07月17日08:06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祭拜新修祖墳 重走尋親之路

  合影留念

  今年三月,97歲台灣老兵胡定遠尋找四川瀘州合江親人的消息引發社會關注,在成都商報及社會各界的共同努力下,最終幫助老人找到合江縣白米鎮大姐家的后人。

  7月7日,剛剛出院一個多月的胡爺爺一家五口,第二次踏上瀘州故土,帶著孫女孫子重回合江,拜祭新修的祖墳,為父母進香,並沿著成都商報記者當日為爺爺尋親的路線,重走白米洞、碾子山、太慈寺、燈杆山,並一一留影。

  壘新墳

  兩岸家人 一同拜祭、上香、燒紙

  7月9日一大早,胡爺爺一家人在外甥們的陪同下,早早趕到石壩上,徑直來到父母墓前拜祭。看到新壘的墳墓和鎏金大字的墓碑,胡爺爺終於露出了笑容。在胡爺爺的帶領下,一大家人分別給祖墳上香、燒紙。胡爺爺給外甥們帶來了台灣的茶葉,而老家的親人,則准備了胡爺爺最愛吃的臘肉。

  胡爺爺指著照片上父母墳前的鎏金墓碑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在他有生之年,他每年都會回合江給父母上墳,為家鄉親人祈福。

  “媽媽,兒不孝,回來看你了。” 4月20日,當胡爺爺踏上家鄉的土地,到母親的墳頭拜祭時,老人忍不住淚流滿面,愧疚之情溢於言表。“古人說父母在,不遠游。”胡爺爺告訴成都商報記者,當年自己獨自離家踏上抗日前線,父母親人都不知情,整個人就突然消失了,生死未卜,“母親一定很傷心。”

  胡爺爺第一次省親后離開父母最后生活過的石壩上舊居時,專門委托在家的外甥晚輩們對父母的墓地進行維修。此次回來,父母的墳墓已經煥然一新,並以胡定遠爺爺的名義立了墓碑。“這是我唯一能為父母所盡的孝道了。”胡爺爺說,自己年事已高,不能經常守在父母墓前,隻能以這種方式盡孝並寄托哀思。

  談尋親

  “到現在,都還覺得像是做夢”

  上次從老家回台灣后,胡爺爺又進了醫院,做了肝臟的小手術。“我剛進醫院時,醫生說我要住一個月院才能恢復,但是我五天就出院了。”胡爺爺告訴記者,自己走路還可以,每天都散步。在外甥李水生家,胡爺爺每天都爬樓梯上四樓,瀘州的親人還天天陪著胡爺爺去長江邊散步,“一點都不感覺到累。”

  胡爺爺家人告訴成都商報記者,現在胡爺爺身體還很硬朗,在家時生活基本自理,出門不需要護工攙扶,也不需要幫忙洗澡。在瀘州的幾天時間裡,胡爺爺義子一家前往九寨溝等地旅行,受不了旅途勞頓的胡爺爺就住在外甥李水生家,每天都由李家的后輩們陪著胡爺爺散步。

  “直到現在,我都還覺得像是做夢,我以前從來不敢相信還能找到家人。”胡爺爺說。根據行程安排,胡爺爺一行會今天將離開瀘州,明天返回台灣。“我必須要感謝你,不然我還找不到親人。”胡爺爺告訴記者,現在義子、兒媳和孫兒們對自己很好,比親生孩子還孝順。“孩子們經常會摸摸我荷包,看我有沒有零用錢,發現包裡空了,他們就塞給我零花錢。”“我現在身體還不錯,兩年后我還回來擺百歲宴。”胡爺爺說。

  看故土

  重走白米洞、碾子山、 太慈寺、燈杆山

  胡爺爺遠離故土70余年,家鄉合江早已物是人非。胡爺爺腦海中唯一能記住的,就是老家的幾個地方:白米洞、碾子山、太慈寺、燈杆山。正是根據胡爺爺模糊的記憶和印象,成都商報記者沿著老人的記憶一個地方一個地尋找,才最終找到胡爺爺在合江的親人。

  第一次返鄉省親時,胡爺爺一直希望能去白米洞、碾子山、太慈寺去看看。但由於時間關系,胡爺爺比較匆忙地離開了,這成為了他內心很遺憾的事情。此次回來,胡爺爺專門向家人提出,必須去白米洞、碾子山、太慈寺看看。當日下午,李家后人開車帶著胡爺爺,一點一點地尋找腦海中的記憶。

  “地方變化太大了,白米洞跟我記憶中也區別很大,但是洞口沒變,裡面的水池沒變,洞外面的水井也還在的。”胡爺爺說,在他的記憶中,白米洞裡原來還有菩薩,上面是個廟子。“原來洞裡會流米漿,剛好夠一百個人吃,現在都沒有了。”

  此后,胡爺爺又前往碾子山。“碾子山有個大石碾,原來當地人都拿谷去碾米。”胡爺爺回憶說,碾子山就因為石碾而得名,大石碾重達幾百斤,要兩條壯實的水牛才拉得動。胡爺爺還記得,碾子山外面的長江邊有個大石盤,過往的船隻,都人在此用人力拉,才能往上行船。

  “太慈寺變化才大哦,完全沒得任何痕跡,我剛開始都不敢相信。”胡爺爺說,反復看了太慈寺的地貌,胡爺爺才一點點回憶起來。“那些山頭沒變、水田沒變,尤其是山腳那口水井,居然還在用。”胡爺爺說,那口水井裡流出的水是甜的。

  成都商報記者 羅敏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