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5個脫貧“摘帽”縣,現在都在忙些啥?

2017年07月13日07:16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脫貧“摘帽”縣,現在都在忙些啥?

  2016年全省5個貧困縣成功“摘帽”、2437個貧困村退出、107.8萬貧困人口脫貧,在這5個脫貧“摘帽”縣中,廣安就佔了3個:廣安區、前鋒區和華?市,脫貧“摘帽”后,他們又在忙什麼?

  □本報記者 王詩俠

  防返貧 實時監測預警

  6月30日,華?市扶貧移民局工作人員王軍來到祿市鎮姚家塝村王朝海家,逐項核對今年4月份全家收入情況。村上公益性崗位每月400元、低保兜底每人200余元……王家有一本收入台賬,分門別類登記了全家每月收入明細。

  王朝海雖已脫貧,但脫貧基礎不牢固,被列為“重點監測戶”,最近幫扶單位和村上整合資金為他新建了佔地1畝的魚塘。“今年僅養魚的收入預計能有3000多元。”

  今年以來,華?市實行脫貧后續鞏固提升動態監測機制,將已脫貧人口全部納入監測范圍,建立了已脫貧對象鞏固提升責任清單,2697名幫扶責任人每月入戶採集信息,對收入出現較大變動的已脫貧家庭實時預警,及時跟進幫扶。

  今年6月以來,廣安市對照2016年貧困對象退出標准,對2014年以來已脫貧戶、退出村、“摘帽”縣,開展基礎設施建設、生產生活條件等大排查,逐個梳理問題和擬出整改方案。廣安市扶貧移民局局長王建玲介紹,到2020年底前,保持已脫貧對象享受扶持政策不變。“另一方面,對於返貧扶持對象也要給予特殊幫扶,比如因災返貧的,要解決災后重建等問題﹔因病返貧的,要採取集中供養等措施解決家庭后顧之憂。”王建玲說。

  廣安還將研究出台建立長效機制鞏固脫貧成果的意見,在鞏固扶持“摘帽”貧困縣和退出村、建立獎補資金等方面制定具體措施,即使今后出現返貧現象,也有辦法讓這些返貧戶再次脫貧。

  促增收 壯大集體經濟

  6月30日,前鋒區代市鎮會龍村3米寬、3.4公裡長的騎游道正加緊打路基,這是會龍村鄉村旅游的重要環線之一。

  去年4月,會龍村成立黃金梁子果蔬專合社,整合幫扶資金建設50余公頃桃樹,又引進業主負責經營,協議30%的經營收入歸村集體,挂果前每年保底分紅5萬元。去年11月,會龍村又成立佳隆農業經營公司,負責農副產品訂購訂銷、簡單工程勞務承包等業務。

  “有了桃園分紅、勞務承包等收入,上半年村集體收入了12.7萬元,全年達到20萬元沒有問題。”會龍村第一書記楊光輝說。

  村集體收入如何分配?楊光輝介紹,將按照4:4:1:1的比例分別用於農業公司擴大規模、全體村民分紅、村公益事業、貧困戶二次分紅。

  “全村51戶貧困戶已全部脫貧,今后我們轉向主抓村集體經濟。”楊光輝說,今年三月會龍村搞了一次桃花節,最多一天來了六七千人,“當時接待能力有限,收入不多,但這讓我們看到了搞鄉村旅游的潛力,接下來將圍繞水果產業,結合新村,打造賽車場、農家樂。”

  為鼓勵發展農村適度規模經營,5月,廣安市出台《關於加快農村集體經濟發展的意見》,明確2017年集體經濟年經營性收入2萬-10萬元的行政村達到40%以上,2020年全面消除集體經濟“空殼村”。

  “我們還會將財政扶貧資金和財政支農資金投入形成的資產量化給貧困戶,實行收益保底、按股分紅,促進增收。”王建玲說,還要大力發展資產收益扶貧項目。

  變觀念 創建省級“四好村”

  廣安區龍安鄉勇敢村此前沒有資源和產業,交通閉塞,是遠近出名的貧困村。

  “以前村民脫貧積極性不高,矛盾也多,問題主要出在村裡沒有增收產業,村民‘等靠要’思想嚴重,精神面貌也不好。”勇敢村村主任楊太銀說,脫貧攻堅以來,勇敢村已基本實現戶戶通便民路,依托大雲山發展龍安柚和桃李產業,目前600多畝水果基地已成型,鄉村旅游也在加快打造中,勇敢村人均收入從2013年不到4000元增加到2016年底的9000余元。

  物質脫貧后,精神脫貧提上議題。去年,勇敢村創建成為首批省級“四好村”。通過“四好村”創建,村民觀念也在發生變化。

  最近,村裡召開了村民代表大會,討論制定了10余條包括孝老敬親、誠信友善、愛護環境在內的村規民約,村上還辦起了農民夜校,組織學習農業技能和各項扶貧政策。

  在勇敢村,道路邊安裝了垃圾桶,路邊再也看不到垃圾。楊太銀說,還經常有像楊艷暉這樣的貧困戶義務清掃垃圾。楊艷暉說,最近村裡組織大家參觀幾戶環境衛生做得好的貧困戶,對她觸動很大,現在每天她都把房前屋后收拾得干干淨淨。

  今年,廣安市將力爭再創建100個省級“四好村”。“農村留守人口大多是老人、婦女、小孩,文化素質總體偏低,打好‘養成好習慣、形成好風氣’這一戰形勢很嚴峻。”廣安市農工委相關負責人說,廣安市將組織干部入戶蹲點,引導村民改掉壞習慣、壞風氣,還將在每個區市縣選擇3-5個村集中連片開展創建活動。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