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女大學生穿著高跟鞋 美美的當農民

2017年07月10日07:09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90后女大學生穿著高跟鞋 美美的當農民

  “就算在田間地頭,也要精心打扮自己,隨時美美噠!”脫下筒靴和長袖衫,換上高跟鞋、連衣裙,農村職業經理人王伶俐又是那個嬌滴滴的美女大學生。她喜歡穿著漂亮的裙子穿梭在田間地頭,看看水稻秧苗是否栽種整齊,看看麥子收割是否保質保量……

  王伶俐,25歲,成都師范大學統計實務專業畢業,卻在畢業后選擇成為崇州隆興鎮順江村農民。現在是三個農村土地股份合作社的職業經理人,和父親一起管理著600多戶農民的3000多畝土地,種小麥、水稻、油菜,年入數十萬元。農業職業經理人是崇州農業共營制的產物,通過培訓考試取得資格后,競聘成為合作社經理人,享受城市社保、政府獎勵以及超產佣金。

  新聞背景

  崇州農業共營制

  崇州農業共營制曾被描述為:以家庭承包為基礎,以農戶為核心主體,農業職業經理人、土地股份合作社、社會化服務組織等多元主體共同經營的新型農業經營體系。2015年7月,全國加快轉變農業發展方式現場會在成都舉行,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帶領全國各地200多名代表走到崇州的田間地頭,了解這裡農業共營制的實踐。有參會代表評論,崇州的“農業共營制”新型農業經營體系的實踐,是“集體所有、家庭承包、多元經營、管住用途”的新型農業經營體系,實現經營主體“共建共營”、經營收益“共營共享”、經營目標“共營多贏”,促進了崇州市現代農業發展。

  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朱保成曾在代表農業界別作《關於進一步深入推進農村土地實行“三權分置”的建議》大會發言時稱,崇州開展的農業共營制探索“生動而又豐富”,建議加強經驗總結,及時總結推廣典型經驗和做法。

  “被駕著回家種田”

  心疼父親回家幫忙,“軟妹子”賭氣當農民

  7月雖是農閑時節,但王伶俐還是經常來到稻田,郁郁青青的秧苗已經長了幾寸高,就在幾個月前,她帶著合作社的農民種下了這些秧苗。她要為來年的春耕做准備,“我准備再買十台播種機和拖拉機,已經談好價格了。”

  “我算是被駕著回家種田的。”1993年出生的王伶俐是成都師范大學統計實務專業畢業,穿漂亮的衣服坐在辦公室,不用東奔西跑的職業應該是很多女孩向往的生活。可是父親一個電話讓她從成都回到了老家,父親王志全是全國首批農業職業經理人之一。

  從2010年開始,崇州探索創立了農業共營制:農戶以土地入股,成立合作社,聘請職業經理人經管,實現土地要素優化配置集中經營。父親帶著十多名60多歲的農民開始闖,規模化、科技化種植,加上開源節流,農業職業經理人王志全的收入一下子變得讓很多人艷羨——2015年和2016年兩年總共收入了100多萬。但是終年忙碌,父親的身體也開始吃不消,有一次給家裡打電話,可無論如何母親都不讓父親接電話。反復詢問,王伶俐才知道,由於晾晒谷物要招呼工人,一季下來,父親的嗓子已經說不出話來,在醫院輸液。“還是心疼他,又黑又瘦,所以想幫幫他的忙。”王伶俐2015年大學畢業之后,便隨著種田能人的父親回了家。

  “一開始並沒有想自己去種田,可是父親在一次採訪中,主動說讓我接他的班。”王伶俐回憶,那一次的採訪報道被發到班上的微信群裡,“很多同學都知道了,他們都在笑我,說像我這樣的‘軟妹子’咋可能種田。可能也是不服輸吧,想証明給家人和朋友看。”

  美女CEO管著六七百人

  一個月暴瘦十斤,挺著大肚子跑業務

  種田第一個月,王伶俐最大的感受就是晒和熱,“當時都快晒哭了。在田裡完全沒有遮陰的地方,打底霜、BB霜、防晒霜,天天要涂幾層,就是不想晒黑晒傷皮膚。”一個月下來,原本就很苗條的她不但晒黑了,還暴瘦了十斤。這番經歷,也讓她更理解了父親的辛勞。她天天跟著父親跑田坎,察看水田秧苗長勢,聽父親講解水稻管理知識。

  以前從未接觸過農耕知識的她開始惡補,櫃子裡滿滿當當放了幾十本農業生產知識的書籍,並成功考取了初級職業經理人。像這樣二十歲出頭的年紀,大家都是從第一步開始做起,可是王伶俐已經成了在農忙時管著六七百人的農業職業經理人。被這樣一個小女孩管,起初大家也不是很服氣,可她憑著努力、肯干、不怕吃苦的勁兒讓隆興鎮的村民刮目相看。

  回到崇州后,王伶俐先后完成了結婚、生子兩件人生大事,可由於平時工作太繁忙,根本沒時間管家裡。生產前幾天,她還挺著大肚子跑銀行,就為了能及時把合作社的社員紅利發到每個人的卡裡。“生娃兒當天還有會,我實在沒法隻有請假。”月子還沒坐完,又因為合作社要驗收晒谷場,王伶俐隻有開著車子到處跑。女兒出生僅4個月,王伶俐又因為要去新疆沙灣縣給那裡的農戶上課,隻有咬著牙給女兒斷奶。“這次去主要是講講我們的農業股份合作社和農業共營制的模式與理念。”從對農業知識一竅不通到遠赴新疆給別人上課,這中間的艱辛隻有她自己才能體會。

  父女搭檔帶領老鄉致富

  經營3000多畝土地,明年還要搞養殖做旅游

  現在,王伶俐和父親一起經營著3000多畝土地,包括崇州市楊柳土地股份合作社、崇州市隆興志全土地股份合作社、崇州市石馬土地股份合作社3個合作社的土地。父女搭檔的成果讓人欣喜,2015年,僅楊柳合作社就每畝分紅698元,實付每畝700元﹔2016年,楊柳合作社每畝分紅615元。“這些年隻有入股的農戶,沒一戶退股的。”王伶俐說。

  作為大學生農業職業經理人,王伶俐把學校學到的知識運用到務農的實踐中。在種田上,父親是王伶俐的啟蒙老師,可是在准備各種文件資料上,王伶俐卻成了父親的老師。父女搭檔,也不是完全沒有矛盾。去年小麥就是因為少噴了一次農藥,導致最終的減產。“我之前提醒過他幾次,他沒聽。后來水稻種植時,我就盯緊了每個環節,所以一年下來,總體效益還是有保障。”今年年初,王伶俐准備把稻田周邊的地再挖挖,養殖小龍蝦,可是父親沒有同意。和所有這個年紀的女孩子一樣,王伶俐平時也以吃貨自居,“每年夏天都要吃好多次小龍蝦,也看到了這其中的商機。“既然我們有田地有勞動力,為什麼不多搞一些養殖業呢?這段時間我總算做通了他的工作,准備明年就上馬搞小龍蝦養殖。”

  作為一個職業經理人,王伶俐的經營路子也在不斷拓寬,她計劃再建設一個集旅游、度假、觀光、採摘和垂釣為一體的度假村。談到未來,王伶俐已經有了計劃,她和父親注冊了QS認証,並設計了包裝,注冊了王志全產品商標,楊柳土地股份合作社基地也被命名為崇州市巾幗科技示范基地。下一步,打算做糧油公司,做糧食加工,走品牌化道路。現在,她管理的合作社已經和另外幾家合作社成立了成都西蜀糧倉農業發展公司,目前已經有了“稻蝦藕遇”這個品牌,在稻田裡養魚養蝦,爭取做出一個鄉村旅游品牌來,吸引更多的人來到崇州,享受崇州的田園樂趣。成都商報記者 胡敏娟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