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火游戲《王者榮耀》 成都智造

2017年07月02日12:05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全球最火游戲《王者榮耀》 成都智造

  推動“成都制造”向“成都智造”“成都創造”提升。

  要加快轉型升級,深入落實“中國制造2025”規劃,學習借鑒德國工業4.0等先進理念,積極利用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先進技術改造傳統產業,推動“成都制造”向“成都智造”“成都創造”提升。

  ——2017年4月11日省委常委、市委書記范銳平調研我市部分區(市)縣經濟社會發展情況時的講話

  今年6月21日晚,男乒名將張繼科和隊友們一起,出席在成都舉行的中乒賽球迷見面會。一個小球迷問張繼科:“我怎麼才能放鬆呢,請問有什麼好的方法嗎?”“打打《王者榮耀》吧!”張繼科回答,然后自己也笑了起來:“我現在是‘青銅’段位。”

  來到成都的張繼科也許不知道,這款讓他放鬆的手機游戲,其制作團隊“天美L1工作室”就在成都,坐落於距離見面會會場不到8公裡的天府三街。目前,全球《王者榮耀》的注冊用戶已超過2億,堪稱全球最火游戲。近日,《王者榮耀》的制作團隊中分管技術、運營、策劃的三位總監,首次面對媒體,接受成都商報記者的專訪。

  一個游戲

  2億用戶 已成全球最賺錢游戲

  位於成都天府三街的騰訊大樓,這兩年漸漸成為中國游戲產業的一座新地標。騰訊旗下天美L1工作室就在這裡,一款《王者榮耀》,讓這個工作室走紅,拜訪者絡繹不絕。

  下午兩點多,記者在天美L1工作室一間會議室裡見到了三位總監:《王者榮耀》主策劃蘇毅、《王者榮耀》技術總監孫勛和天美L1工作室綜合運營總監王怡文。相比於其他兩位,遲來幾分鐘的蘇毅臉上依舊帶著半夜從深圳歸來留下的倦容。《王者榮耀》大火之后,三位總監開始頻繁往返於成都和深圳之間。

  起步

  初次測試結果不理想

  蘇毅說,從2014年年底,他們開始策劃做一個MOBA(戰術競技游戲)手游,到2016年年底注冊用戶突破2億,《王者榮耀》的成功,完全在他們的意料之外。“當時並沒有這麼高的預期,想著就是先把游戲做出來。”他說。

  天美L1工作室的前身叫做“臥龍工作室”,成立於2008年,在《王者榮耀》這款現象級的游戲問世之前,並不為外界所知。直到2014年年底,他們做的一款名為《霸三國》的MOBA端游被暫停。“天美的老板們覺得手游是一個機會,而L1工作室有MOBA類游戲開發的經驗。”因此,2015年過完春節,以《霸三國》的研發團隊為基礎,組成了一支近百人的研發團隊,全力做一款MOBA手游。2015年6月,僅僅開發了4、5個月后,《英雄戰跡》(王者榮耀原名)開始內測。

  然而測試的結果並不理想。通過對測試數據以及用戶反饋的分析,王者榮耀團隊決定把天賦系統改成裝備系統,同時推出了5V5模式。2015年那個炎熱的夏季,孫勛等研發人員在工作室附近的賓館,一住就是一個多月。雖然回家開車隻要20多分鐘,但他們很少回去。“那個時候經常搞到早上6、7點鐘,然后去賓館睡一會兒,12點多再回來。”孫勛回憶。

  走紅

  醬油工作室不再醬油

  2015年10月28日,游戲改名《王者榮耀》。在面世當天,《王者榮耀》就登上了蘋果應用市場免費榜第一名,此后注冊用戶穩定而迅速地增長,並在一年多后達到2億。2017年5月17日,騰訊發布一季度財報,宣布智能手機游戲實現129億元的收入,同比增長57%,並認為“此乃受現有及新的游戲(如《王者榮耀》《穿越火線:槍戰王者》及《龍之谷》)所推動”。

  對於外界盛傳的《王者榮耀》從去年年底開始爆發,三位總監均予以否認,他們說《王者榮耀》沒有爆發期,而是一步一個腳印,艱難地走到了現在。2013年10月並入天美之前,臥龍工作室被戲稱為“醬油工作室”。“立項三年,內測三年,修修改改又三年”是他們做游戲過程的真實寫照。一直到2014年1月,已經研發了近兩年的《霸三國》仍在做革新內測。

  現在,這個“醬油工作室”雖然火了,但是各種各樣的調整沒有停止,“修修改改”的作風依然存在於天美L1工作室中:一塊白板上畫著一個大大的表格,裡面羅列了十多項英雄技能、形象等多方面的調整計劃。“對目前《王者榮耀》來說,我們更多還是把精力放在如何把現有版本打磨得更好,做出更好的表現上。”孫勛說。

  這款游戲也成為騰訊目前最為重要的收入來源之一。據《南方周末》報道,《王者榮耀》已成為“全球最賺錢游戲”:“全球蘋果用戶IOS手游收入榜第一位、日活躍用戶5000萬、一季度每月流水30億、賣(游戲)皮膚一天賺1.5億”,並稱其為“全球最賺錢游戲”。

  天美L1工作室的數據顯示,該游戲注冊用戶確實超過2億。談到《王者榮耀》的巨大影響力,天美工作室群總裁姚曉光認為,這是一群青年人創造的奇跡,作為一款現象級游戲,已經不能再僅僅用“游戲”的概念來理解,它已成為一種新的社交方式。

  一個團隊

  七成員工 自己或家屬來自四川

  “我們都是王者段位。”工作之余,三位總監喜歡玩幾把自己開發的《王者榮耀》,其中蘇毅喜歡玩一些冷門英雄,孫勛偏愛法師、射手和刺客,王怡文則熱衷於長得好看的法師或射手。當他們走出辦公室,看到人們手機屏幕上顯示著《王者榮耀》,也會由衷地高興:“我們的動力和壓力都更大了。”像他們一樣,許多同事都是《王者榮耀》的玩家。

  環境

  辦公桌旁就是“行軍床”

  與大多數互聯網企業相同,天美L1工作室也採用了大辦公室集體辦公的方式。因為扁平化的管理,總監、主管們就像普通員工一樣,坐在大辦公室內,看不出任何特別之處。

  在許多員工的辦公桌旁邊,都擺有一張折疊床,幾名員工正躺在床上午休。在大辦公室的玻璃窗旁邊,數十張折疊床擺了整整一排。“這是騰訊的企業文化,我們叫它‘行軍床’。”天美L1工作室工作人員告訴記者。

  在許多人的眼裡,《王者榮耀》的員工可能就是天天玩游戲,事實上,他們的工作可不止這些。“這是大眾對我們的誤解,游戲的研發涉及策劃、美工、程序實現、運營等多方面的工作,為了給玩家帶來高品質的游戲體驗,研發人員平時工作都是非常緊張的,上班時是完全沒有時間玩游戲的。”雖然《王者榮耀》已經度過了艱苦創業的時期,但因為龐大的用戶數量,員工們依然很忙。“外界傳的是每天工作9小時,一周工作6天。其實游戲研發的工作時間確實比較長,但是相對是比較靈活的,比如說晚上加班到一兩點,第二天早上就可以晚點來。” 工作人員說。

  未來

  在成都有長遠計劃

  “當初的臥龍工作室,就是由四川人建立起來的。”孫勛和蘇毅告訴記者,之所以選擇在成都進行研發,是因為成都有IT研發的歷史和氛圍,擁有的研發企業和北、上、廣、深基本上並列,且高校多,也容易招到人,所以當時騰訊高層決定,在成都建立游戲研發團隊。

  王怡文告訴記者,天美L1工作室的員工許多畢業於四川大學、成都電子科技大學、西南財經大學和西南交通大學,也從外地的重慶郵電大學、西安交通大學、武漢大學等高校吸納了不少畢業生。“我們對這個片區的人才吸引還是非常明顯的。”

  “四川人或者家屬是四川人的員工,應該佔整個工作室的七成左右。”王怡文說,她和孫勛、蘇毅都是四川人。而團隊裡的外地人,也普遍喜歡四川、喜歡成都:因為好吃的東西多,未來也有很大的發展潛力。

  “我們的團隊非常喜歡成都,天美L1工作室是騰訊的重要布局,未來當然不會離開成都。”王怡文說,工作室在成都有著長遠的計劃。

  最重要的是,王怡文透露,目前還需要一些能夠幫助《王者榮耀》打造IP的文學、美術、視頻等創意類人才,也需要能夠幫助團隊做活動、做賽事的運營類人才。

  對於團隊工作人員的婚姻狀況問題,天美L1工作室方面表示:“團隊男女比例為8:2,平均年齡不到30歲,至於婚否嘛,基本可以理解為,和成都這個狀態的30歲以下的人群情況相當。”

  成都商報記者 王拓 實習生 董晉升 攝影記者 劉海韻

  |一|些|爭|議|

  禍害學生? 推成長守護平台

  成都商報:最近有觀點認為《王者榮耀》禍害了學生,這個觀點和10余年前說網絡游戲是鴉片類似,你們怎麼看?

  天美L1工作室:《王者榮耀》的用戶群體,主要是大學生及青年上班族。今年2月,騰訊推出了“成長守護平台”系列服務,協助家長對未成年人子女的游戲賬號進行監督:一旦未成年人登錄王者榮耀,家長將收到實時提醒,也可隨時對未成年人的游戲行為做出查詢、限制和設置等。同時,《王者榮耀》也率行業之先推出了防沉迷強制下線功能,玩家玩游戲超過一定時長,系統會要求玩家強制下線休息。這是全行業首個面向未成年人健康上網的解決方案。

  曲解歷史? 邀請馬東來講課

  成都商報:此前,外界指出《王者榮耀》不尊重歷史,對此團隊如何回應,採取了哪些舉措?

  天美L1工作室:游戲推出后,我們發現玩家因為玩游戲對傳統文化人物發生了興趣。

  因此,我們希望《王者榮耀》成為“文化的索引器”,能讓更多中國的年輕一代知道中國更多的歷史人物:首先,我們在游戲內每一個英雄的背景故事裡,會加一個“歷史上的TA”,展示真實的歷史﹔其次,我們也會去做很多普及歷史文化常識的音頻視頻節目,比如《榮耀詩會》會請游戲裡的角色配音來讀李白、屈原的作品﹔比如《王者歷史課》,請來馬東等嘉賓來為大家講述真實歷史中的人物故事。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