閬中女子朋友圈裡罵人 法院判在朋友圈道歉3天

2017年06月21日08:05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朋友圈裡罵朋友 法院判“在朋友圈道歉3天”

  起因——

  朋友間鬧了矛盾,兩人通過短信用粗俗的語言辱罵對方,其中一方將短信截圖發到了朋友圈,並配上對方的照片……

  起訴——

  張女士將朋友起訴至法院,要求其當面道歉,並通過當地媒體刊登道歉信和在微信平台上消除影響、恢復名譽,並賠償1萬元精神損害撫慰金。

  判決——

  法院審理認為,趙女士的行為侵犯了張女士的名譽權,判決其停止對原告的侵害行為,並在朋友圈內發布道歉函,天數不低於3天,同時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5000元。

  31歲的張女士沒想到,和朋友在短信上一段口角紛爭,竟被朋友將聊天中對自己帶有侮辱性的話語記錄截圖,並附上自己的照片發到朋友圈。“我沒想到她竟然會這樣做!”張女士對朋友的做法感到憤怒,並將對方起訴到法院。

  6月20日,成都商報記者從閬中市人民法院獲悉,張女士的朋友趙女士因侵犯張女士的名譽權,客觀上影響了張女士的社會評價,法院判決趙女士立即刪除其朋友圈相關侮辱性言論,並在朋友圈發布道歉函至少保留3天,同時賠償張女士5000元精神損害撫慰金。

  事件/

  微信朋友圈辱罵朋友被起訴

  今年31歲的張女士是閬中人,在閬中經營一家酒吧,和年長她1歲的趙女士本來是朋友關系。不過,這段朋友關系卻在今年3月份“走到了盡頭”。

  2017年3月6日晚,張女士和趙女士在酒吧喝酒時,聊起了另外一個兩人人都認識的陳姓朋友(女性)。不過,談話間,張女士講到和這個陳姓朋友因為脾氣不和,沒有聯系。讓張女士沒想到的是,趙女士在這位陳姓朋友面前提到了這次談話,並講了一些關於張女士的壞話。陳還為此打電話去質問張女士。張女士隨后在微信上聯系趙女士,責怪對方不應該在陳的面前添油加醋。事后証明,這是一次不愉快的交流,張女士隨后被拉黑。之后,張女士就通過短信聯系趙女士。

  記者從張女士提供的兩人短信聊天記錄截圖顯示,兩人彼此都用了一些粗俗的語言辱罵對方,但事情並未就此結束。

  第二天,張女士便接到很多朋友發來的消息,稱趙女士在朋友圈發布了一些對她不利的言論。張女士打開微信,手機屏幕上彈出的畫面讓她極度郁悶,趙女士竟然將此前在短信上辱罵她的聊天記錄截圖發到了朋友圈,同時出現的,還有張女士本人的照片。趙女士還在微信朋友圈寫著:“我真喜歡看你生氣的樣子。”

  張女士告訴成都商報記者,這件事對她的影響很大,甚至有人將此事告知其父母,給她帶來了很大的精神壓力。甚至,這件事還引發了她與丈夫之間的矛盾。

  3月8日晚,張女士約趙女士出來解決此事,雙方引發爭執,后經閬中市沙溪派出所出警解決未果。之后,張女士將趙女士起訴至法院,要求趙女士當面向自己道歉,並通過當地媒體刊登道歉信和在微信平台上為自己消除影響、恢復名譽。此外,張女士還要求趙女士賠償自己1萬元精神損害撫慰金。

  判決/

  法院判她在朋友圈道歉3天

  1個月后,案件在閬中市人民法院開庭審理。記者採訪得知,庭審當天,作為被告的趙女士並未出庭,也未向法庭提交書面答辯意見。

  6月20日,記者從閬中市人民法院獲悉,經法院審理后認為,趙女士在微信朋友圈上通過發布辱罵、侮辱性語言以及附上張女士照片的行為,侵犯了張女士的名譽權,客觀上影響了張女士的社會評價,理應承擔侵權責任。張女士主張的精神撫慰金也應予以支持。最終,法院判決趙女士停止對原告張女士的侵害行為,刪除其朋友圈內的辱罵、侮辱性言論及所附上的原告張女士的照片,並在朋友圈內發布向張女士的道歉函,發布天數不低於3天,同時賠償張女士精神損害撫慰金5000元。

  不過,張女士告訴記者,趙女士目前尚未在朋友圈道歉,她接下來打算申請強制執行。

  記者曾試圖聯系趙女士,未果。不過,記者從閬中市人民法院獲悉,本案目前尚未過上訴期,趙女士若對本案判決不服,可以提出上訴。

  以案說法

  焦點一 在朋友圈辱罵他人,可能涉嫌違法

  本案主審法官解釋稱,名譽是指社會對特定民事主體品德、才能以及其他素質客觀、綜合的評價,名譽權是指民事主體就自身屬性和價值所獲得的社會評價和自我評價享有的保有和維護的人格權。在本案中,趙女士在個人微信朋友圈上通過發布辱罵、侮辱性言論並附上原告張女士照片的行為,在朋友圈內引起朋友的關注,客觀上影響了張女士的社會評價,侵犯了張女士的名譽權。

  同時,按我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二條規定:“公民的名譽權受到侵害的,有權要求停止侵害,恢復名譽,消除影響,賠禮道歉,並可以要求賠償損失。”趙女士所發布的微信在原、被告的微信朋友圈中進行了較大范圍內的傳播,該辱罵、侮辱性言論嚴重影響了原告的正常生活、工作,給原告造成了一定的精神損害,被告趙女士理應當向原告張女士道歉並賠償精神損失。

  焦點二 除了經濟賠償,還要在朋友圈發道歉函

  按照張女士的理解,趙女士的行為對自己和家庭造成太大負面影響,除了要求經濟賠償外,還要求對方當面向自己道歉,並在報紙、媒體上刊登道歉信為自己消除負面影響。不過,法院最終判決顯示,除了一定的經濟賠償,僅要求趙女士在朋友圈發布不低於3天的道歉函。

  對此,本案主審法官接受成都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趙女士發布的消息主要是在自己的朋友圈傳播,而且很多人都是她和張女士共同認識的朋友,傳播的范圍有限。鑒於此,才要求趙女士在朋友圈向張女士發布道歉函為其消除影響,“這也是對大家的一種警示,每個人,在個人朋友圈發布消息時,也要慎言。”

  焦點三 罵人者拒道歉,受害方可申請強制執行

  本案主審法官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如果趙女士沒有上訴,又拒不在朋友圈內發布道歉函,張女士則可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屆時,法院可以以趙女士名義發布對張女士的道歉函刊登在當地媒體上。不過,相關刊登費用將由趙女士承擔。

(責編:羅昱、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