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全球變暖影響 川西多種昆虫“進軍”高海拔

2017年06月12日07:01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川西多種昆虫進軍高海拔

  趙力在海拔1400米左右的山地中用捕虫網捕捉昆虫

  6月的成都,氣溫一路攀升,夏天來了。生長在川西壩子的昆虫們,也開始活躍起來,大規模地出動,為昆虫專家研究它們提供了有利時機。6月6日,成都華希昆虫博物館工作人員來到成都龍溪虹口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開始了新一輪的調查,通過燈誘、罐誘等方法,了解研究川西昆虫種類分布。剛進入昆虫領地,專家們就發現,一些平時活躍在平原的蝴蝶、飛蛾,已經來到高海拔區域。

  華希昆虫博物館的專家們20多年的觀察數據顯示,這些昆虫出現在高海拔區域,並不是在“避暑”,而是在擴大 “勢力范圍”。近5年來,川西區域已有超過130種昆虫朝著高海拔區域進軍,一些昆虫分布范圍的海拔,在10年時間裡上升了150米到200米左右。

  捕捉

  開燈光晚會

  用美酒引誘

  在成都龍溪虹口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海拔1140米的草地上,上演了一台昆虫“歌舞晚會”。6日晚上8點,在天色暗下來之前,華希昆虫博物館館長趙力和工作人員忙著“劇務”工作,挂起一塊白色幕布,燈光也在周圍提前布置就緒。不一會兒,天色已經黑透,工作人員接通電源,白色幕布一側,一台射燈投向對面山頭,幕布旁邊,白熾燈也同時亮起,“歌舞晚會”正式上演。

  不到十分鐘,飛蛾率先追逐光源前來“捧場”﹔踩著草皮,鍬甲也朝著舞台一路“狂奔”,幕布上陸續爬滿了昆虫大軍。利用燈光模擬月光,觀察人員的燈誘成功了,館長趙力開始在幕布上辨認昆虫種類。

  晚上用燈,白天則用罐子。巴氏罐誘法,是昆虫學家的慣用手法,在保護區海拔1500米左右的卡子埡口附近,趙力將一些光滑的罐子埋在泥土中,罐口與泥土齊平,鋪上一些草皮、泥土,在邊緣做一層偽裝。在罐子裡面,工作人員則放上美酒、糖水以及一些腐爛的食物。“這些腐敗變質的重口味食物是食草昆虫最喜歡吃的。”趙力介紹說,肉食性昆虫也能在這裡找到美味的蚯蚓和蝸牛。

  昆虫們進了罐子,會發現光滑的罐壁怎麼也爬不出來。從河灘到農庄,再到高海拔區域,昆虫專家在這些不同的區域分別設下“鴻門宴”款待昆虫,為的就是能夠看看從闊葉林到針葉林帶,都有哪些“食客”出沒。

  變化

  高海拔地區

  稀客來安家

  在海拔1350米左右高山上尋找昆虫蹤跡時,趙力發現一種小紅蛺從草上飛過。“這些就是平原地區的‘常客’,在市區都能經常見到的物種。”趙力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包括草叢裡的一些食蚜蠅,都是喜歡在低矮草甸裡生存的物種。“如今它們的領地已經擴張到海拔一千多米的高山上了。”他表示,這就是全球變暖對川西昆虫的影響。

  通過最近5年的觀察,趙力發現至少有130多種昆虫將地盤擴張到了高海拔區域。海拔上升1000米,氣溫下降6℃,這些昆虫之所以朝著高處進發,與溫度變化密不可分。

  據他介紹,此前所發現的一種天蛾科的蛾類,生活區域僅限於海拔1500米以下的地方,但現在已經將范圍擴大到了海拔1500米到2000米左右了。在他的記錄中,一些昆虫分布范圍的海拔在10年時間裡,上升了150米到200米左右。這一距離,對於昆虫來說算是一個較大的變化。

  在燈誘時,一隻稻綠?也出現在了幕布之上,趙力分析說,這也是平原常見的一種昆虫,它們是一種遷徙能力很強的物種,哪裡有溫暖濕潤的氣候,它們就搬到哪裡去。“它們也是氣候條件變化的指標性物種”。

  青城后山、西嶺雪山、雞冠山、貢嘎雪山……都有趙力觀察昆虫分布位置變化的點位,在這些地方埋下的玻璃罐體積更大,都是5到8升左右的“大家伙”,每次收網時,裡面都是黑壓壓一片。

  在他統計的物種之中,巴黎翠鳳蝶、青城箭環蝶、中華虎甲、深山鍬甲等都是具有代表性的種類。拿巴黎翠鳳蝶來說,它們22年前在川西最高分布海拔為960米﹔15年前在川西最高分布海拔為1020米﹔10年前在海拔1140米的區域也能找到﹔而在去年,它們開始爬上海拔1309米的區域。

  這個數據在四川絹蝶身上也有明顯表現,不過,對於這些本來就住得比較高的物種來說,它們似乎已經無路可退,22年前分布在4680米的貢嘎雪山上﹔去年的數據則表明,絹蝶開始擴張到海拔5305米的區域——這已經到了一個極限區域。

  海拔達到5600米,昆虫已經很難生長了。因此,昆虫朝著高山遷徙,終究還是有盡頭的。在20多年前發現絹蝶的地方,現在百分之八十的區域,都已找不到它們的蹤影了。趙力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很多以前做絹蝶生意的人,都已經轉行了。“以前他們一個季度就能捕獲兩千多隻,五六年前,他們一年隻能捕獲200多隻。”趙力透露說,氣溫升高,在海拔4000米以上生活的絹蝶已經處於一種孤島狀分布,它們分散居住在十多個山峰之上,生殖隔離,基因開始缺少交流,逐漸開始沒落。

  “四川的十幾個絹蝶物種,絕大多數種類隻生活在高山上,氣候變暖對它們的影響最為明顯,許多種類面臨滅絕。”趙力分析稱,對於昆虫來說,人們的捕捉並不是最可怕的,真正會導致它們種群消失的,還是環境的變化。不過,對於川西昆虫種群數量而言,趙力認為總體還是趨於穩定的,拿蝶類來說,上世紀90年代統計,有564種,最近20年調查深入之后,增加了100多種。但是近5年就沒有什麼增加了,要突破蝴蝶總量的原有記錄,還是比較困難。

  多 / 知 / 道 / 點

  氣候變暖對昆虫影響明顯

  “昆虫是一種變溫動物,體溫隨著環境的改變而改變。”四川農業大學昆虫學教授李慶介紹說,全球變暖對於昆虫來說,肯定是有影響的,但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據了解,對於昆虫來說,外界環境溫度升高,動物代謝率隨之升高,體溫也逐漸上升,最終有可能離開不利環境,尋找更適合的溫度。

  李慶說,昆虫適應的溫度范圍,在8℃到40℃之間,這其中還有一個最適宜的范圍,就是20℃到30℃之間,昆虫會追逐這樣一個適溫區。理論上講,低海拔地區溫度升高了,它們確實會朝著高海拔移動,因為海拔升高,溫度會隨之降低。

  在研究昆虫與氣候關系問題上,英國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德國馬爾堡大學和丹麥哥本哈根大學的科學家們就曾合作研究証明,隨著整個歐洲氣候逐漸變暖,蝴蝶和蜻蜓的群體擁有越來越多淺色系的成員。對於昆虫來說,深色昆虫吸收的太陽能更多,淺色身體能夠反射太陽光,有助於防止它們過熱。深色物種逐漸朝更冷的北方撤退,但顏色較淺的物種的地理活動范圍,也在逐漸朝北移動。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的報告指出,過去100年,全球地表溫度平均增加了0.74℃。靠近兩極地區更是增加了2℃到5℃。報告中指出,全球氣候變暖對生物的影響是巨大的。其中對昆虫的影響尤其明顯。昆虫的種群分布,種群密度,基因改變等許多方面都產生了顯著的變化。根據聯合國的報告,通過對1600多種昆虫的調查,其中940種明顯受到了全球變暖的影響,大量昆虫向高海拔地區遷移。

  成都商報記者 宦小淮

  攝影記者 劉海韻

  制圖 李開紅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