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鯨”游戲如何將未成年人帶入深淵?溫水煮青蛙

2017年05月24日09:06  來源:南方日報
 

“當你凝望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你。”

“藍鯨游戲”發明者在將一個個未成年人帶入死亡深淵后,近日,終於被捕入獄。這個以自殺作為最終結果的游戲起源於俄羅斯,隨后在全球各地悄然蔓延,部分未成年人因此而自殺,在中國也引起了大量關注。全國各地的警方已通過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向廣大網民發出警告。

50天游戲,溫水煮青蛙

“藍鯨”游戲興起於俄羅斯一社交平台上,發明者Philipp年僅21歲。根據媒體報道,整個游戲共歷時50天,游戲參與者每天都需完成一項內容,其中包括:看一整天的恐怖電影,宣稱自己是鯨魚,在奇特的時間點起床,爬上屋頂,自殘等,隨著時間的推移,每天的任務會變得越來越極端,50天后,參與者會被要求完成終極任務——跳樓或臥軌自殺。整個過程猶如“溫水煮青蛙”。在俄羅斯,至少130起青少年自殺事件與此游戲有關,至少16個少女已自殺身亡。

有國內媒體報道稱,這款死亡游戲已傳入國內社交媒體。有媒體記者“臥底”此類游戲群發現群聊界面中,有用戶發布數張手臂被割傷的圖片。此外,另有用戶發布經過翻譯的、源自國外的“藍鯨”游戲為期50天的“挑戰”內容。有昵稱為“藍鯨會長”的用戶發布消息稱,“這是搏命的游戲”,要“參加50天”。還有以“帶人加群”為由,要求女性提供“裸照”。5月初開始,騰訊QQ平台和百度方面已開始查刪帶有“藍鯨”等關鍵詞的群組和貼吧,有的已被“永久封停,不能使用”。

青春期荷爾蒙翻滾情感波動易中招

國際上眾多對自殺模仿行為的調查研究發現,青少年比其他群體更容易模仿自殺的行為。根據美國自殺預防中心的案例研究,“連續性自殺”(Cluster Suicide,其定義為在一定的時間和空間內集中發生的自殺事件)主要發生於青少年群體中,在其他人群中僅是偶爾發現。

事實上,自從“藍鯨”死亡游戲出現后,國內也有不少人開始跟風組織這類社交組織。但通過探訪發現,這些所謂的“藍鯨”游戲即使是組織者,都對游戲本身一知半解。多數人組織此類“游戲群”的初衷僅僅是因為“聽起來很酷”。

廣東省心理咨詢與治療專業委員會常務副會長、華南師范大學心理咨詢研究中心主任李江雪談到,正是這種“聽起來很酷”“感覺勇敢”之類的感受,反映出未成年人對死亡的無知、對生命的無感。大城市,快節奏生活、大壓力工作,再加上一些物質化觀念、精致利己主義,讓不少人多多少少帶有壓抑和急躁的情緒心理。類似心理狀況同樣也會出現在青少年身上,再加上青少年本身正值荷爾蒙翻滾的青春期,經歷著生理心理的劇烈變化。

中國社會科學院青少年與社會問題研究室副主任田豐就談到,在青春期,青少年常常會覺得自己不再被父母和家人寵愛,感到不被理解和孤獨。而學業和就業上的壓力,也會引發一部分人開始懷疑現實世界。種種“變故”都可能讓青少年質疑父母、懷疑和抵觸主流價值觀,從而接受不良思想的感染。

廣東危機干預聯盟委員、廣州心海榕社工中心心理咨詢專家於東輝指出,“藍鯨”游戲發明者專門針對14歲-18歲之間的青少年,而不是成年人,尤其是負面情緒較重的青少年。在於東輝看來,游戲發明者正是利用青少年的這些特質,用“游戲”“挑戰”的名目去接近青少年,使其心理放鬆,抱著“玩一玩、試一試”的心態加入其中。一旦參與者開始游戲,就逐步通過對他們進行誘導、催眠,使得他們一步一步陷入深淵。

心理暗示加催眠自殘、自殺反成英雄

“雖然游戲針對青少年,但真正被帶入自殘、自殺者是少數”,李江雪表示,這些人本身就有負面情緒和心理,包括缺愛、孤獨、焦慮、抑郁等,“藍鯨”游戲給了他們一個出口。

在“藍鯨”游戲中,不停地把自殘、自殺等極端行為扭曲宣傳成積極的、應受推崇的“壯舉”,對這些行為給予認可和鼓勵。一位俄羅斯少女在社交網站發布兩張自拍后臥軌自殺,她的照片和事例在俄羅斯社交網站一度被瘋轉,成為不少“藍鯨”玩家心中的偶像。

李江雪分析說,“藍鯨”游戲設下心理陷阱更多運用的是暗示、催眠手法。參與者大部分在現實中缺少交流、關心和關愛,而“藍鯨”游戲群體裡多為同類人,大家互相鼓勵感染、惺惺相惜,參與者能在其中找到情感歸宿,對群內組織更認同、更服從。

而且,如果加入的青少年本身負面情緒很重,而整個“藍鯨”游戲的過程通過對他們的催眠和誘導,加強了他們負面情緒,鼓勵他們做了原本只是停留在想一想,而不敢付諸行動的事情——結束自己的生命。

於東輝還談到,“藍鯨”游戲負責人要求游戲參與者完成的任務,都是與社會常規行為不同、社會不提倡。“這些參與者反而會在完成任務后覺得自己很厲害,因為自己突破了社會的常規,與社會大部分人不一樣”,而且非常規行為能讓游戲參與者在完成任務后產生一種對群內組織的認同感。“比如說,一般父母出於安全考慮,不放心、不同意孩子去屋頂、橋邊等危險地方,”於東輝舉例說道,“但游戲組織者利用青少年這份好冒險、反叛的心理,讓他們做父母不認同的事情。這樣游戲參與者每完成一項這樣的任務就會對游戲多一份興奮,對組織者也多一份信任。”

“維特效應”,自殺會傳染

“藍鯨”游戲引發的負效應讓很多心理研究者想到了“維特效應”。1774年德國大文豪歌德發表了一部小說,名叫《少年維特之煩惱》,該小說講的是一個青年失戀而自殺的故事。小說發表后,造成極大的轟動,不但使歌德名聲在歐洲大噪,而且在整個歐洲引發了模仿維特自殺的風潮,人們把這種模仿自殺的現象,叫做“維特效應”。

李江雪解釋說,“維特效應”,從社會心理學角度分析,自殺會傳染,就像情緒上的傳染病。媒體對自殺新聞的大肆渲染對於一些徘徊在生死邊緣的人具有強大的暗示、誘導性。

世界衛生組織國際自殺預防協會專家傅劍峰就曾指出,張國榮自殺墜樓當天至第二天凌晨9小時內,全香港有6名男女跳樓自殺,其中5人不治,當月香港共有131宗自殺身亡個案,較3月份增加32%,有幾名死者留下遺書,清楚寫明其自殺與張國榮輕生有關。

“此后每年張國榮祭日4月1日,都有人冒出自殺念頭,去年我還接到一個大學城學生的求救,她自己有自殺念頭但沒付諸行動,同時她還有一個同為張國榮歌迷的澳門網友,計劃在4月1日當天自殺”,李江雪談到,幸運的是后來通過大家努力那位澳門網友自殺行動被阻止。

未成年心理問題12歲開始直至高中達到高峰

我們未成年人的心理問題越來越突出,有自殺傾向、自殺率不低,但尚未大樣本流行病學調查。李江雪和於東輝表示,無論從媒體報道,還是從醫院、各心理咨詢機構等途徑獲取的信息可見,未成年人自殺傾向有上升趨勢。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國務院婦女兒童工作委員會辦公室聯合發布的《2011年世界兒童狀況》報告中文版顯示,估計全球約20%的青少年在心理健康或行為方面存在問題,每年有7.1萬名青少年自殺身亡,而企圖自殺的青少年人數是這一數字的40倍。

中科院心理研究公布的我國城市居民心理健康抽樣調查顯示,孩子從12歲開始,心理健康指數逐年下降,16-18歲(高中階段)青少年是心理健康水平最低的群體。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孫雲曉曾在報告發布會上發言中指出,目前我國青少年正面臨著這樣一個現狀:零花錢多了,上網時間多了,參與家庭決策多了﹔在學校的時間少了,和父母溝通的時間少了,睡眠時間少了等等幾多幾少的碰撞。加強對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干預,直接影響到今后青少年上學和求職的健康發展。

李江雪和於東輝還共同談到一個不可忽視的問題:自殺傾向呈現低齡化趨勢。

“這兩年我接觸到最小的一個是五六歲的孩子,還沒上小學已經有想死的念頭。這孩子不希望父母生二孩,曾經有過跳樓傾向。最后父母為了他把家搬到了一樓。”於東輝談到,“但五六歲的年齡說早也不早,畢竟現在社會環境復雜,農村孩子的問題是留守兒童,而城市孩子的苦惱是‘優秀’帶來的壓力。”李江雪也表示,接觸到一些小學自殺傾向的孩子,從媒體報道也可見,小學生、初中生自殺的似乎也多起來。這是非常可怕的現象。

◆◇專家建議

ynz不應再留空白

“藍鯨”游戲雖然在中國被及時叫停了,但“藍鯨”游戲沒有了,還可能出現有其他形式的類似死亡游戲,依然有未成年人花樣年華選擇自殺,杜絕游戲只是第一步,治標還需治本。廣東省心理咨詢與治療專業委員會常務副會長、華南師范大學心理咨詢研究中心主任李江雪表示,近年來大家都在關注未成年人的性教育,其實我們還應補上死亡教育這一課。

不知生、焉知死,中國傳統文化向來避諱談死亡,內心恐懼死亡,死亡代表可怕形象,是負面的,不談論它是最好的心理防御。人終究一死,不要回避,李江雪建議說,我們和孩子一起面對生命的消逝是自然界裡一個自然現象的事實,不要把死亡和恐怖、可怕、負面情緒綁定在一起,更不要把死亡當成是解脫痛苦的辦法,所謂“死了一了百了”的認識更是會對孩子造成誤導。

曾有新聞報道過,湖南五位女孩相約自殺,模仿虛幻作品,隻為穿越到清朝去。“這就是我國缺乏對青少年死亡教育造成的。”於東輝指出,“還有一些孩子怕黑怕鬼,存在死亡焦慮,或者是在親人去世后不敢睡覺,這些都是缺乏死亡教育而導致的。”在我國,對青少年的死亡教育還是一片空白,沒有相關手冊更沒有相關課程。雖然國家沒有明確規定禁止死亡教育,但也沒有鼓勵,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中,似乎大家都達成了不談死亡教育的共識。懂的人不方便談,方便談的人卻不知道正確談的方式,這個禁忌還有待被打破。

◆◇鏈接

生命教育課不妨這樣開始

隨著成長,孩子們不得不面臨各種“死亡”的實例,如寵物死亡、親人過世、喪葬出殯、祭祀悼念及新聞中各種有關死亡的場景。死亡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竟毫無准備,所以,是時候讓孩子了解生命的由來與歸屬了。

作為家長,我們需要及時解答孩子對死亡的困惑,疏導負性的情緒,幫助他們形成對疾病、衰老和死亡的正確認知。與寶寶交流死亡話題時,一定要在感同身受的同時給以詩意的審美,要結合情境尋找一些最適宜的方法對孩子進行生命教育。

說個家族故事

引導孩子認識死亡是自然的生命現象,可從共同分享家族故事起頭。專家曾建議,可以在家人相聚聊天時,找出泛黃的照片翻閱,跟孩子說說父母自己的爸爸媽媽、或記憶中已逝的爺爺奶奶,他們從哪來?做什麼?生了幾個小孩?他們那時喜歡玩什麼?吃什麼?最開心或難過的事是什麼?也可以陪孩子把這些故事畫下來,在畫圖說故事中,逐漸了解生與死。

拿寵物當媒介

很多寶寶喜歡養寵物,比如蠶寶寶、一條小魚、一隻小雞,寵物的壽命短,極易成為小孩接觸死亡的第一次經歷,父母不妨善用機會進行生命教育。寵物死去經常激起孩子對死亡的疑問,狗狗去了哪裡?天堂是什麼?我可不可以一起去?愈來愈多的研究指出,如果孩子被鼓勵發問與死亡有關的問題,並容許表達情緒,且經常被關愛,那麼在遭遇親人過世時,孩子較能從容面對。

在游戲中談生死

生死學大師庫伯勒·羅斯在《關於兒童與死亡》的書裡提到,透過繪畫、游戲過程,有助於兒童理解或面對死亡。這幾年,國內也出版了一些與死亡主題相關的童書繪本,透過親子共讀,引導孩子談論生死大事。繪本《爺爺有沒有穿西裝》講小男孩布魯諾的爺爺過世了,他不知道什麼是死亡,所以一開始他非常憤怒,因為爺爺答應帶他去釣魚,卻什麼也沒說就去了天堂,他的胸口經常感覺刺痛。面對爺爺的死亡,布魯諾經歷了疑惑、痛苦與悲傷,最后他終於明白,心中的爺爺就像照片上那樣微笑著,繼續活在自己的記憶中。

從大自然知生死

讓孩子體悟四季轉換,比如看葉子從新生到凋零的過程。可以選擇讓孩子種樹,在花開花落中明白“花謝便是死亡,但另一朵花又誕生了”。

南方日報記者 李劼 實習生 陳序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