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記總書記重托 治蜀興川砥礪奮進

陳嵐 張宏平

2017年05月23日16:56  來源:四川日報
 
原標題:牢記總書記重托 治蜀興川砥礪奮進

  ——寫在省第十一次黨代會開幕之際

  □本報記者 陳嵐 張宏平

  胡彥殊 張守帥

  一架結實的鋼梯,半年前取代了老舊的藤梯,通往昭覺縣阿土列爾村所在的山崖,“懸崖村”的村民出行不再讓人揪心。

  一條北上的高鐵大通道,四個月后有望開通運行,穿越崇山峻嶺,西成客專接入全國高鐵網,出川大通道數量將再度刷新。

  一架從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起飛的直航班機,越過千山萬水,昨天飛抵成都,成都開通了第100條國際(地區)航線,較2012年翻了一番還多。

  ……通往山外,通往省外,通往國外——五年來,這樣的路越來越多,越來越暢,悄然改變著人們的出行方式,改變著內陸的區位條件,改變著四川的發展版圖。

  人們愛用“路”作比,無論是一個人的成長,還是一個地區或國家的命運。

  “物有甘苦,嘗之者識﹔道有夷險,履之者知”。省第十次黨代會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四川走過了一條怎樣的路?

  這條路,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旗幟,以新發展理念為遵循,以穩中求進為總基調,從“五位一體”總體布局中來,從“四個全面”戰略布局中來。

  這條路,對標習近平總書記對四川的囑托和要求,對標全黨全國的中心工作和發展大局,標注48.6萬平方公裡土地上的生動實踐,銘記9100萬四川兒女的跨越征程。

  一路走來,最讓人感到溫暖和鼓舞的,是習近平總書記始終關心著這片熱土,牽挂著這裡的人民。

  在大災大難突發的關鍵時刻,總書記來到四川人民中間——

  “4·20”蘆山強烈地震發生后,總書記親臨災區視察,指導抗震救災和災后恢復重建,看望災區干部群眾,給大家加油鼓勁。關注的目光,從災區看向全川。總書記殷殷囑托,“要抓住新一輪西部大開發等重大機遇,站在更高起點謀劃發展,不斷開創各項事業發展新局面。”

  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階段的關鍵時刻,總書記再次來到四川人民中間——

  兩個多月前,總書記親臨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四川代表團參加審議,從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到堅定不移打贏脫貧攻堅戰,從扎實開展創新創造,到營造風清氣正的政治生態,總書記殷殷囑托,“推動治蜀興川再上新台階,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階段再立新功。”

  如燈塔指引航向,如甘泉滋潤心田。一路走來,省委堅定以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和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統攬治蜀興川全局,全省上下深入實施“三大發展戰略”、奮力推進“兩個跨越”,一路闖關奪隘,一路砥礪奮進!

  時代坐標 四川方位

  在大局中站位,在對標中明志,在破難中前行,治蜀興川總體格局在實踐中不斷完善,更趨成熟一個時代的進步,要在歷史的長河中標注高度﹔一個區域的發展,要在全局的坐標中尋找方位。

  當全世界愈加廣泛而深入地聚焦“中國模式”“中國方案”,當中國進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定性階段,當經濟新常態重新劃定發展的大邏輯,四川,用什麼回應時代發展的召喚,用什麼擔綱西部重鎮的使命,用什麼實現富民強省的夙願?

  謀篇重定調——黨的十八大,點燃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開啟領航中國的新征程。中國夢照亮巴山蜀水,現代化建設的新征程引領四川方位。

  “貫徹落實黨的十八大精神,與全國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五年來,省委始終鎖定全省工作主題,矢志譜寫“中國夢四川篇章”。這是時代的主旋律,這是治蜀興川的壓艙石。

  謀局重定位——從全國大局看分量之重:看區位,四川處於“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重要交匯點,是國家內陸開放和西部大開發的戰略依托和重要支撐。看經濟實力,四川是“大塊頭”,一些主要經濟指標長期佔西部地區1/5甚至1/4。這裡是中國改革的發源地,這裡是創新要素的富集區,這裡是西部大開發的排頭兵。正如總書記指出的那樣,四川是西部地區重要大省,在全國發展大局中具有重要地位。

  從發展階段看轉型之急:當全國已進入工業化中后期,四川還處於中期階段﹔當“人的城鎮化”的更高目標提出,四川的城鎮化水平還落后全國近10個百分點﹔當宏觀經濟下行壓力持續、“三期”陣痛疊加之際,四川面對的是傳統發展方式難以為繼、新發展方式尚待確立,追趕和轉型形成雙重壓力。

  從傳統短板看攻堅之難:四川GDP總量居全國前列,但人均水平居下游﹔在主要經濟大省中,成都是首位度最高的省會城市,但在2012年卻有16個市州人均生產總值低於全省平均水平﹔產業布局全,但傳統佔比高,拳頭名牌少﹔脫貧攻堅進步大,但貧困面廣量大程度深,剩下的大都是貧中之貧、困中之困。

  從特殊考驗看治理之艱:才從汶川特大地震中站起,又遇蘆山強烈地震重創,穿越災難,重建需探新路﹔既要徹底肅清周永康長期插手四川事務造成的惡劣影響,又要依法依紀徹查嚴處南充拉票賄選案,重建良好政治生態任重道遠。

  站在全國看四川,有責任,也有機遇﹔立足發展看矛盾,有潛力,更有空間。

  謀變重定標——一道道難題,都是硬骨頭﹔一對對矛盾,都是必答題。全國性的挑戰,四川都有﹔人家沒有的困難,四川也有。歸根到底,是“人口多、底子薄、不平衡、欠發達”基本省情沒有根本改變,是將發展作為第一要務的戰略重心不能改變。

  新形勢下,四川的發展目標如何定,發展戰略如何謀?

  當時間回溯至五年前,四川綜合實力已邁上新台階,正處在夯實基礎、蓄勢而發的重要關口。經驗表明,這個時期具備推進大發展大跨越的潛能。機不可失,時不容怠,關鍵要解決兩個根本問題:從大到強,如何提質增效﹔強省富民,如何同步共興。

  順勢而為方為大道。從總體小康向全面小康跨越、從經濟大省向經濟強省跨越——省委科學決策,確定了“兩個跨越”的奮斗目標。它承續了省第十次黨代會確立的“三個翻番”“五個提升”目標,又被賦予新的內涵和實踐要求,注解的正是“堅定不移抓好發展第一要務”這個時代命題。

  謀勢重定法——放眼發達國家和地區的成功經驗,反觀四川發展的瓶頸與短板,區域不平衡、城鄉不協調、創新不充分,是制約四川發展的主要矛盾﹔區域缺乏梯次支撐,城鄉缺乏統籌聯動,創新缺乏動力合力,則是矛盾的主要方面。

  多點多極支撐、“兩化”互動城鄉統籌、創新驅動——“三大發展戰略”順勢而出。三者間並非簡單排列,其內在邏輯明晰:多點多極支撐發展戰略是總攬,重在提升首位城市、著力次級突破、夯實底部基礎,在加快區域競相發展中提升全省整體實力﹔“兩化”互動城鄉統籌發展戰略是路徑,重在推動形成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四化”同步發展新態勢﹔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是動力,重在發展理念、體制機制、科技和管理創新,把四川拉進創新驅動、內生增長軌道。“三大發展戰略”直指四川最突出、最棘手、最需要解決的矛盾,並不斷深化拓展,統一於“兩個跨越”的生動實踐。

  謀定重篤行——對標才能行正,看齊才好揚帆。向黨中央看齊,向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看齊,向黨中央的決策部署看齊——保持政治定力,緊跟中央步伐,四川毫不含糊。

  梳理五年來省委全會的關鍵詞不難發現,從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到全面依法治省、全面從嚴治黨,從“十三五”規劃到蘆山地震災后恢復重建,從全面創新改革“一號工程”到脫貧攻堅“頭等大事”、從綠色打底的生態文明到風清氣正的黨內政治生活……每次全會的聚焦點,每個《決定》的主題詞,無不嚴格對標黨中央的決策部署,又立足省情具化為務實管用的“四川版”。

  “四川版”的新實踐,在新發展理念的引領下不斷深化:發展的基點在創新,瞄准發展的動力問題,重在培育經濟增長的新引擎﹔發展的支撐在協調,瞄准發展不平衡問題,重在增強發展的整體性和協調性﹔發展的希望在綠色,瞄准人與自然和諧問題,重在建設生態文明新家園﹔發展的空間在開放,瞄准內外聯動問題,重在全方位提升開放型經濟水平﹔發展的目的在共享,瞄准社會公平正義問題,重在補齊發展短板、增進人民福祉。

  細看四川5年的發展軌跡不難發現,無論國內外形勢和環境如何變化,無論特殊困難和挑戰如何交織,四川省委帶領全省人民,向黨中央看齊的政治定力始終如一,專注發展轉型發展的路徑風雨不改。

  國家戰略 四川使命

  舟大者任重,擔當者有為。當一大批國家戰略在四川交匯疊加,一大批國家試驗由四川探路開局,四川的發展格局也隨之發生深刻變化這是一片特殊的土地。這裡今年一季度實現地區生產總值近500億元,相當於以四川萬分之三的國土面積,貢獻了超過全省百分之六的經濟總量。落戶四川的300多家世界500強企業,超過四分之一選擇扎根這裡。

  這裡頭頂六項“國家級”頭銜:國家級新區、國家級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國家級臨空經濟示范區、國家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區,以及剛挂牌不久的自由貿易試驗區。

  這就是四川天府新區——全球視野下,國家戰略與四川使命的一個交匯點。

  這裡並不是特例。黨的十八大以來,一大批國家重大戰略在四川交匯疊加,一個個如天府新區一樣被多重歷史機遇垂青的交匯點脫穎而出——

  2013年,攀西國家級戰略資源創新開發試驗區獲批﹔2014年,雅安入選全國首批生態文明先行示范區﹔2015年,四川被列為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區,成都高新區獲批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2016年,四川入圍第三批自由貿易試驗區,成都獲批國家中心城市﹔2017年,四川獲批建設創新型省份,成都國家級臨空經濟示范區獲批……

  截至目前,四川已擁有8個國家級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和8個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

  如此多的國家重大戰略聚於一省,特別是在西部省份密集疊加,實屬罕見。

  有分析人士認為,這折射出國家重大戰略布局思路的重大轉變:從過去按東中西部梯度試點推進,轉變為幾乎同時在東中西部省份或城市同步試點推進。經濟發展新常態下,將中西部作為中國經濟最大回旋余地,既是戰略考量,也是戰術實踐。

  進一步看,國家戰略交匯疊加,國家試驗密集展開,更彰顯出近年來四川在全國發展大局中地位和影響力的顯著提升。

  這幾年,四川經濟保持年均9%的增速,高於全國兩個百分點,不僅保持了發展中高速,而且產業加速邁上中高端。2016年,四川城鎮新增就業人數約佔全國的十三分之一,農村貧困人口減少數約佔全國的十一分之一,新建改造農村公路裡程約佔全國的十三分之一,淘汰鋼鐵、煤炭產能分別約佔全國總量的十五分之一和十三分之一。

  在經濟總量隻佔全國二十三分之一、總人口隻佔全國十七分之一的情況下,四川的責任和擔當一目了然。

  “四川越來越自信,越來越美麗,越來越有國際范兒。”京東集團首席執行官劉強東盛贊。

  “四川的發展成就,折射出中國西部令人振奮的變化。而隨著中國西部的崛起,四川巨大的發展機遇也將接踵而至。”新加坡副總理尚達曼感嘆。

  讓研究者特別感興趣的是,在新的改革體系中,在新的發展語境下,國家重大戰略並不等同於國家政策的傾斜,更不意味著資金的“小灶”、發展的“專利”。攬瓷器活必須得有金剛鑽,四川為什麼“能”?

  有時,事實比理論更鮮活、更有說服力——對標國家互聯互通戰略目標,四川著力開辟國際大通道,規劃建設“十大高速鐵路大通道”,提升長江黃金水道通航能力,成都第二國際機場——天府國際機場全面開工建設,一舉奠定成都作為國家級國際航空樞紐的地位。

  對標國家互利共贏戰略目標,四川著力打造開放大平台,高標准規劃建設中德、中韓、中法等國別合作園區,成功舉辦全球財富論壇、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等國際盛會,外國領事機構以每年一到兩家的速度接踵入川,成都成為“領館第三城”。

  對標國家創新驅動戰略目標,四川著力探索改革新經驗,作為8個國家系統推進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區域之一,在全國首批擬推廣的17條經驗中,四川貢獻了8條,投資貿易、金融創新、協同開放等159項試點任務,在四川自由貿易試驗區加快推進。

  對標國家綠色發展戰略目標,四川著力推進生態大保護,四川40.6%的國土面積劃入生態保護紅線,四年新增逾7660平方公裡森林面積,長江上游生態屏障地位持續強化。

  對標國家脫貧攻堅戰略目標,四川著力推進精准扶貧精准脫貧,“兩不愁、三保障”“四個好”“五個一批”“六個精准”,“繡花”功夫下得深,有些做法在全國帶了好頭。

  對標災后重建新機制的國家試驗,四川著力探索“中央統籌指導、地方作為主體、災區群眾廣泛參與”的恢復重建新路,從組織指揮到規劃政策,從資金保障到項目運營,一整套可操作、可復制、可推廣的治理體系,與災后美好新家園一起生長,不僅讓蘆山災區實現了浴火重生,更為我國乃至世界有效推進巨災治理提供了成功范本。

  成大事,首重格局。一個人的格局將決定他人生的結局,同樣,一個國家和區域的格局,將決定這個國家和區域的未來。

  在服從服務黨和國家工作全局中擔當四川使命,在貫徹落實中央決策部署中展現四川作為,在實施國家重大戰略中補齊發展短板、突破發展瓶頸。隨著重大戰略紅利的疊加釋放,今日四川的發展格局,無論高度還是寬度,都已經並將繼續發生巨大而深刻的改變。

  格局之大,在於大視野。東方電氣全資源系發電裝備在缺電的東南亞受到熱烈追捧﹔攀鋼重軌等川企聯合打造的軌道交通全產業鏈服務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互聯互通建設中風生水起……這些在四川都不是個案。得益於“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交匯點的區位優勢,以及自由貿易試驗區等重大機遇,四川內外聯動空間得到極大拓展,四川企業得以在更高層次、更廣領域、更大范圍參與世界經濟大循環、融入全球現代產業協作和市場體系,更大程度分享全球產業鏈創新鏈上的高階價值。

  格局之大,在於大胸懷。格羅方德將全球規模最大、技術水平最先進的12英寸晶圓制造生產基地布局四川﹔因闡明癌症起源機理而獲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美國科學家邁克爾·畢曉普,在成都高新區成立畢曉普癌症研究所,這是他在全球設立的唯一一個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癌症研究所……他們共同的選擇也不是巧合。得益於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區、攀西國家級戰略資源創新開發試驗區、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等建設,創新創造在四川蔚然成風。來自全世界的高端企業和優秀人才紛紛匯聚四川,文化、科技、金融等各類創新要素跨界融合,創新發展先行省建設快馬加鞭。難怪外交部部長王毅在向全球推介四川時斷言:“展望未來,四川有望成為中國打造全面開放新格局的領軍者!”

  格局之大,在於大思路。

  打開四川地圖不難發現,國家重大戰略對四川五大經濟區實現了全覆蓋。抓住這一難得契機,四川正同步探索破解制約區域協同發展的難題。以系統推進全面創新改革試驗為契機,成德綿一體化創新帶和攀西戰略資源創新開發試驗區同步發展﹔以共建自由貿易試驗區為平台,成都和川南四市在投資貿易便利化改革、綜合保稅區建設等方面的合作正全方位推進,臨港經濟區、臨空經濟區和青白江鐵路口岸聯動發展的圖景讓人期待﹔以成渝經濟區打造全國重要增長極為機遇,成都加快建設國家中心城市,川東北五市融入成渝經濟區與成渝城市群發展,正在一盤棋中落子。

  “四川已經成為中國經濟轉型發展故事中最精彩的一部分。”英國財政大臣喬治·奧斯本這樣點評。

  立足新的歷史方位,肩負重大國家使命,四川奮力走在西部全面開發開放的前列。

  轉型發展 四川版圖

  轉型才能更好發展,后發也要高點起步。從被動逼著轉,到主動引領轉,四川轉出了發展的新優勢、新活力、新版圖5月9日,剛剛通過專家評審不久的四川石墨烯應用產業技術研究院迎來一位特殊的客人——省委書記王東明,他已多次造訪石墨烯生產企業和科研機構。一系列瞄准世界前沿、推動石墨烯產業突破發展的政策措施,在四川密集出台。

  石墨烯被稱為“新材料之王”。石墨烯產業發展前景廣闊,國際國內競相布局,但面臨較大的不確定性,對當期經濟發展並不能產生立竿見影的效果。四川對石墨烯產業的態度,耐人尋味。

  當我們把眼光投向世界科技與產業變革加速演進的前沿,當我們把關注置於持續健康發展的長周期,石墨烯產業折射的,正是四川五年來始終遵循的一條發展原則:轉型才能更好發展,后發也要高點起步。

  其時,四川與全國一樣,經濟發展正從粗放向集約、從簡單分工向復雜分工的高級形態演進。在這個轉變過程中,既要面對宏觀經濟下行的共同挑戰,又要面對自身長期積累的結構性矛盾。對此,決策層態度堅定:四川發展階段盡管有其特點,但轉方式調結構的坎必須邁過,不能遲疑,更不能退縮。過度依賴投資拉動增長不可持續,低端產業規模擴張的發展路子不可持續,“三高一低”的粗放式增長方式不可持續,通過政府高負債推動快速增長也不可持續。痛下決心,早轉早主動。

  轉型發展,向哪裡轉,靠什麼轉?回望來路,從被動逼著轉,到主動引領轉,一套推動轉型發展、破解結構性難題的戰略思想和措施體系逐步成型。

  ——快還是優?目標制定上,四川堅持統籌好中高速增長和中高端發展的關系。

  9%左右、7.5%左右、7%以上、7.5%左右,這是近四年的省委經濟工作會為來年經濟增長提出的預期目標。這些數字都高於當年中央經濟工作會提出的全國經濟增長目標,既充分考慮了決勝全面小康、建設經濟強省的需要,也充分考慮了調整經濟結構的需要和經濟運行中的困難。

  隻有中高速增長,“換擋不失速”,保持快於全國的發展態勢,與全國同步實現全面小康才不會落空﹔隻有中高端發展,“調速不減勢”,堅決走創新驅動、內生增長的道路,才能有效提升質量效益和整體效能,厚植新優勢,拓展新空間。“雙中高”相輔相成、相互促進,五年間四川經濟總量連跨兩個萬億元台階,升位至全國第六,呈現穩中有進、變中向優的發展態勢。

  ——單側還是雙側?動力培育上,四川堅持統籌好需求側管理和供給側改革的關系。

  供給和需求是經濟活動的一體兩面,不能截然分開。經濟新常態下,要更加注重發力供給側,增強供給側結構對需求變化的適應性,從增強生產要素相對優勢、提升供給質量效率等維度,來破解經濟社會發展的難題。

  四川一手擴大有效投資,成都天府國際機場等一大批重大基礎設施和重大產業項目落地建設,健康養老、文化體育、生態環保等領域的消費潛力不斷得到挖掘,需求側的“缺口”和“短板”加快補齊。一手提升全要素生產率,第一時間拿出《四川省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總體方案》,“四川17條”在全國率先實施,“三去一降一補”絕不含糊,創造新供給、培育新動能絕不大而化之。兩側同時發力,促進高質量生產與多樣化消費有效對接。

  ——退還是進?產業支撐上,四川堅持統籌好改造提升傳統產業和培育發展新興產業的關系。

  新興產業和傳統產業不是簡單的替代關系。四川一方面主動減量,以壯士斷腕的勇氣化解過剩產能、實現優勝劣汰。2013年以來,全省主動關停小煤礦753處,淘汰鋼鐵、水泥等行業落后產能企業1488戶﹔一方面積極引導增量,引進高端現代產業,培育新的增長動能,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五大高端成長型產業和五大新興先導型服務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持續提升。

  四川還有一個“撒手?”,那就是運用新技術、新業態、新商業模式,將傳統產業和新興產業縫合在一起。還是以石墨烯產業為例,充分運用石墨烯的物理和產業特性,在廣泛修復激活傳統制造、石化、輕紡等產業增長能力的同時,不斷培育壯大石墨烯產業自身的增長動能,實現了“一舉兩得”。

  ——單極還是多極?區域發展上,四川堅持統籌好競相跨越和協同發展的關系。

  5月18日,成都、德陽兩地政府簽署了推動成德一體化發展合作備忘錄,雙方將從發展規劃、交通建設、通信設施、城市品質、產業布局和政策聯動6個方面深化合作。這是多點多極支撐發展戰略深入推進的最新一例。省委書記王東明堅持每年都到五大經濟區調研把脈,既激發區域之間你追我趕、競相跨越的活力,又推動區域優勢互補、協同發展。首位城市一馬當先,市州板塊萬馬奔騰的喜人態勢加快形成。

  ——放還是管?資源配置上,四川堅持統籌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

  四川是全國省級保留行政審批事項最少的省份之一。過去幾年,與政府對資源的直接配置和對微觀經濟的直接干預大幅減少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各類市場主體的活力競相迸發。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與政府履行好職能,營造好環境,提供好服務並不矛盾。相反,政府與市場兩隻手的合力,才能最大限度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一個被廣泛引用的經典案例是:兩年來,省級財政累計發起設立和參股設立各類產業發展投資引導基金20隻,政府、基金和企業平等參與、互利合作,宏觀產業轉型目標與微觀企業發展目標達成一致,實現多方共贏。

  日積跬步,終至千裡﹔奪關闖隘,波瀾壯闊。五年來,轉型發展帶來四川經濟結構的深刻變化——

  看產業結構之變:白酒、川茶、糧油果蔬等食品飲料產業煥發新的生機,正壯大為萬億級產業﹔電子信息產業挺進萬億級﹔汽車產業、油氣化工產業,邁向五千億級﹔軌道交通、生物醫藥、航空與燃機等產業,加快邁向千億級。更具拐點意義的是,去年全省第三產業比重首次超過第二產業,工業和現代服務業雙主導的新型產業結構呼之欲出。

  看動力結構之變:全省最終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50%﹔與此同時,存量企業與新投產項目、新升規上企業對工業增長的貢獻率開始“平分秋色”。

  看要素結構之變:勞動力、資本、創新要素配置進一步優化,川企A股上市公司數量較2012年增加20家,高新技術產業產值較2012年實現翻番,科技對經濟增長貢獻率提高到50%以上。

  看區域結構之變:全省15個市州經濟總量過千億,增加8個﹔112個縣(市、區)經濟總量過百億,增加38個。“萬億元”成都輻射帶動進一步增強,五大經濟區綜合實力進一步提升,縣域經濟活力進一步迸發,多點多極發展進入整體躍升期。

  看城鄉結構之變:四大城市群建設、百鎮建設行動和百萬安居工程建設行動成效明顯,百萬人口大城市達到5個,平均每年城鎮吸納農業轉移人口100萬人以上,幸福美麗新村遍布蜀鄉,以城帶鄉、城鄉一體,面貌一新。

  有分析人士指出,這五個積極變化,是發展質量效益明顯提升的變化,是打基礎利長遠增后勁的變化,是人民群眾廣泛受益的變化。它標志著全省經濟正向著形態更高級、結構更合理的發展階段演進。

  這樣的變化,被國外政府官員和投資者解讀為另一個詞:機會。以色列駐成都總領事館總領事藍天銘的話頗有代表性:“來四川投資,現在是最好時機。”

  實干擔當 四川力量

  以人民為中心,以宏偉事業為追求,上下一心,實干擔當,匯聚成治蜀興川的澎湃力量五年間,四川走過了一段不平凡的路,交出了一份了不起的成績單。人們在問:這樣一個人心思進、競相發展的生動局面是怎麼形成的?

  “逢山開路、遇水架橋、披荊斬棘、勇往直前”——在改革開放總設計師的老家,這樣的宣傳標語不時映入眼帘。

  “四川是鄧小平同志的家鄉。在新的形勢下,更要有逢山開路、遇河架橋的精神。”這是一種答案。

  的確,五年來四川打了一場場大仗,每一仗都是攻堅戰。拉動9100萬人口的大省負重前行,沒有騾馬拉車精神,拉不動也跑不快。

  科學發展離不開科學謀劃,跨越發展離不開力量支撐。

  ——這力量,源自“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

  “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習近平總書記的庄嚴宣示,指引四川廣大黨員干部“一心為民、干在實處”。

  “七進中江縣”“五入儀隴縣安溪潮村”——幾年來,省委書記王東明多次扎在基層聯系點、扶貧聯系點。省委書記、省長帶頭,以上率下、以身正行,層層示范帶動、層層抓好落實。“我們的一切工作,都是為了讓人民群眾生活得更好。”

  心中裝著人民,腳步丈量新風。“走基層、解難題、辦實事、惠民生”——發軔於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的這一行動,激發300多萬黨員干部走村串戶,接地氣、養正氣、得民氣,接受群眾檢閱。“走村不漏戶,戶戶見干部”,群眾贊道。走基層更在於走心,走出干部的“好樣子”。

  控制“三公”經費支出,壓縮出來的5億元政府行政開支怎麼花?一度有過爭論。最終的方案是:用到群眾最需要的地方,為社會力量養老機構新增床位5萬張。

  十項民生工程、8大民生改善事項、19件民生實事、20件民生大事,政府一般公共預算支出每年用於民生的比重高達65%左右……五年來,一組組看似枯燥的數字,背后是滿滿的民生情懷。

  改革所及處,既破利益的藩籬,更增民生的福祉。

  去年,四川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11203元,增長9.3%,連續5年高於全國增幅。這背后,農業農村改革功不可沒。

  商事制度改革走在全國前列﹔相對集中行政許可權改革試點全國推廣……改革攻堅,從群眾最盼的領域破題、從最難的事項改起,群眾的獲得感越來越強,反過來又為深化改革積蓄了強大動力。

  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細心的人發現,五年來,四川實施“三大發展戰略”、培育五大高端成長型產業和五大新興先導型服務業,開展“走基層”和“法律七進”活動、推進新一輪農村改革等重大決策部署,無一不來源於調研實踐,無一不閃爍著群眾的智慧。

  ——這力量,源自重構良好政治生態的勇氣和決心。

  群眾的眼光最挑剔,群眾的感受最直接。日前發布的一個數字引人關注:2016年度,全省黨風廉政建設社會評價指數達84.81,同比上揚0.31,實現“十連升”。

  “人間正道是滄桑”。四川對政治生態被破壞有著切膚之痛。

  干部隊伍暴露出的問題,根子在從政環境上。正視政治生態突出問題,一場懲貪治腐、正風肅紀、刷新吏治的攻堅戰持久戰在全省打響,劍指歪風、直擊積弊,扶正祛邪、激濁揚清。

  “三個不可低估”的判斷高懸於干部頭頂,“八個務必從嚴”要求嚴綱肅紀﹔出台建立健全作風建設長效機制、加強黨員干部教育管理監督“兩個意見”﹔制定嚴肅黨內政治生活、鞏固發展良好政治生態的若干措施……一環緊扣一環,打出管黨治黨“組合拳”,形成並不斷完善四川全面從嚴治黨的總體布局。

  黨的十八大以來,四川查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的問題4152起,處分4046人,一大批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得到解決。

  清風卷地腐草折。歪風邪氣少了、吃拿卡要少了、“甩手掌櫃”少了,與此同時,朴素之風多了、服務意識多了、求真務實多了……群眾的眼睛最雪亮,群眾的評價最直白。

  “風清氣正、崇廉尚實、干事創業、遵紀守法”——在四川,良好政治生態被賦予全新內涵,指向一種環境、一種追求、一種狀態、一種規矩。由此,黨的威信立起來,干部的形象樹起來,四川的形象靚起來。

  “在四川辦事,效率高。我們要與開放的四川一同成長。”法國家樂福中國區副總裁冉安東表示。

  政治生態好了,就能扶正祛邪、激濁揚清,營造更加公平公正的發展環境。有媒體評價,四川近年來開展一系列重大投資促進活動,不僅簽約數萬億元投資,而且項目履約率超過90%,開工率超過80%,說明這裡“正能量強,大家看好”。

  ——這力量,源自一個個戰斗堡壘的堅強與擔當。

  實干擔當方能興川,越是復雜局面越能考驗干部。

  2014年春節剛過,全省領導班子思想政治建設工作會議開到縣一級。2015年3月,省委加強領導班子思想政治建設“十項規定”出台。

  抓住領導干部這個“關鍵少數”,擰緊理想信念這個“總開關”,就抓住了黨和人民事業的根本。省委不斷深化對領導班子思想政治建設的規律性認識,始終把班子隊伍建設抓在手上。

  認真落實“好干部”標准和“三嚴三實”要求,出台制度,鮮明導向,“六個重視選用”“六個堅決不能用”“六個堅決調整”,緊扣中心大局排兵布陣調兵遣將,一大批忠誠干淨擔當的干部走上各級領導崗位。

  這樣一些口頭禪傳了開來:對發展,喊響“咬定青山不放鬆”﹔對脫貧攻堅,喊響“念茲在茲、唯此為大”﹔對高原藏區,喊響“缺氧不缺精神”﹔對狠抓落實,喊響“干在實處、走在前列”……話音落地,嚴起來的是作風,挺起來的是精神。

  災難面前,黨員干部挺身而出,爭當群眾堅強的主心骨。脫貧路上,1.5萬名省市縣優秀干部奔赴貧困村任第一書記,5萬余名幫扶干部下沉到11501個貧困村。

  共赴使命,不光流汗流血,甚至付出生命。優秀共產黨員蘭輝、畢世祥,最美基層干部菊美多吉……一個個都是心系黨的事業、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典型。在脫貧攻堅一線,僅2016年,就有27名干部因公殉職。

  在他們身后,千千萬萬黨員干部挺立潮頭,擔當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防風險的中流砥柱,亮出四川黨員干部群像的錚錚風骨。

  80年前,一支鋼鐵部隊,跨越萬水千山,戰勝千難萬險,勝利完成了震撼世界、彪炳史冊的長征。

  爬雪山,過草地,四川是萬裡長征最重要的途經地之一。這裡有紅軍走過的路,這裡有紅軍洒下的血,這裡傳承著紅軍精神。

  “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大會上的宣示,響徹寰宇,猶在耳邊。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長征路。

  “推動治蜀興川再上新台階,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階段再立新功”——牢記總書記的重托,今天,我們又一次站上新的起點!

(責編:羅娟、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