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票房失利 中美市場皆受挫 合拍還能撐起萬達國際夢嗎?

2017年05月23日09:17  來源:北京日報
 

本報記者 袁雲兒

被萬達收購不到一年半,好萊塢電影公司傳奇影業就先后遭遇人事“大地震”:今年初,傳奇影業創始人兼CEO托馬斯·圖爾辭職,近日又傳出旗下子公司傳奇東方影業CEO、電影《長城》制片人彼得·羅異離職的消息。外界猜測,這或許與去年傳奇打造的合拍片《長城》失利有關。王健林曾多次放出“萬達要佔到全球電影票房兩成”等豪言,然而《長城》的失敗,是否意味著這類合拍片模式行不通?

萬達“目標”

傳奇要進入世界片廠前五

圖爾辭職時,萬達曾發布說明,表示其離開與《長城》失敗無關,而是因為結構調整。然而這一說法遭到不少媒體的質疑。如今另一高管羅異再被撤下,意味著萬達將對傳奇影業進行重新規劃。

中美合拍大片《長城》起初在宣傳時被定位為張藝謀的第一部英語片、傳奇影業跨洋戰略的第一招,奈何出師未捷身先死,最終雖在內地收獲11億余元人民幣的票房,口碑卻淹沒在觀眾和影評人的口水中。今年2月,該片在北美上映,最后票房止步4500萬美元,也讓該片通吃中美票倉的願望化為泡影。作為“史上最貴”合拍片,該片光是制作成本就高達1.5億美元,票房兩頭都受挫,對傳奇影業是一記重創。去年傳奇出品的另一大制作《魔獸》,也同樣遭遇虧損。

2016年1月,萬達集團以35億美元現金收購傳奇影業,成為迄今為止中國企業在海外的最大一樁文化並購。這是萬達打造全球電影帝國異常關鍵的一步:以雄厚資本買下好萊塢的公司,並把他們的技術和能力運用於中國市場。前新影聯影業總經理周鐵東指出,中國電影盡管最近幾年突飛猛進,但在電影制作水准和海外市場上仍未成氣候,“買傳奇買的是好萊塢水准的制作力量,並希冀以此來分國際市場一杯羹。”

王健林和萬達集團在電影上擁有雄心壯志,他曾多次表示,希望2020年,傳奇影業將成為世界排名前五的片廠之一。近日他還在演講中放話:“我自己有一個小目標,到2020年,萬達力爭佔到全球電影票房市場的兩成,那時候話語權就完全不一樣了。”

花大錢收購成熟的電影公司,遠比從頭培養一家公司要來得快。萬達之所以看中了傳奇影業,除了它曾有“蝙蝠俠三部曲”、《超人歸來》《盜夢空間》等佳作,還在於它手頭握有哥斯拉、口袋妖怪、魔獸等熱門IP,這對於想要對電影、游戲、旅游等文化產業整體開發的萬達來說,無疑是很好的資源。此外,萬達在青島耗資500億元打造的東方影都,也需要通過傳奇引來大項目。如何整合這些資源,萬達和傳奇一開始的計劃便是拍攝合拍大片——提高電影制作能力、為影都拉生意、瞄准海外和本土兩大市場。

傳奇現狀

“金主”期望越高失望越大

與萬達的目標相比,傳奇影業的表現顯然沒讓“金主”滿意。因為以出品大制作為主,資金投入大、風險高、回收周期長,傳奇的業績一直不太穩定,2014年和2015年連續處於巨虧狀態,在被萬達收購前,傳奇的總負債為93.5億元人民幣。經過去年兩部大片的折騰,財務狀況恐怕雪上加霜。

況且,傳奇影業並沒有萬達想象的那麼強大。它創建於2004年,相對於沉浮好萊塢數十載的六大制片公司來說,還是個乳臭未干的小子。盡管傳奇影業的出品片單看似光鮮,但大多是抱了好萊塢六大的大腿,與他們拼盤投資。如果是頂級制作,六大也往往不帶傳奇玩。要論獨立制片能力,傳奇並不出挑。

傳奇影業當初能在好萊塢站住腳,靠的也是其在金融投資上的成功運作,而並非電影制作能力。創始人圖爾也並不算一個好制片人,傳奇影業獨立制片的電影《第七子》《駭客交鋒》《猩紅山峰》等都是票房口碑雙輸的災難。就連《長城》最初的創意,也來自圖爾當年從飛機舷窗裡看了一眼長城后的拍腦袋決定。

萬達沒有在傳奇身上看到想要的業績,《魔獸》和《長城》則是期望越高,失望越大。如此形勢之下,換將或是必然的結果。“要是這兩部電影有一部贏了,萬達心裡也許會好受一點,但很遺憾都輸了,萬達心裡過不去,也很正常。”中青新影總經理瞿曉說。

不過,電影市場研究專家蔣勇認為,現在開除二人,有點為時過早。“為什麼不多給一些機會,反而這麼急匆匆地讓他們離開?尤其是羅異,很難再找到這麼精通中美市場的電影人了。”

合拍前景

成功案例少,別操之過急

目前,傳奇影業的CEO還處於空缺狀態,新上任的高管會被萬達賦予什麼樣的使命,傳奇影業是否會調整戰略規劃,目前還不太明朗。這其中更值得思考的是,合拍片能否兩頭通吃。

美國電影協會亞太區副總裁兼大中華區總裁馮偉認為,《長城》作為合拍片還是成功的,“盡管票房上沒達到預期,但是這麼大體量的制作,北美能有幾千萬美元票房,更不要講本土市場還有這麼好,已經相當不容易了。”在他看來,無論是業內、觀眾還是萬達對《長城》的失望,都來自大家過高的期待,“中國觀眾比較可愛,希望電影能夠早早拿奧斯卡獎、佔領全球市場,但路要一步一步走,大家不要操之過急。”

拍合拍片,一方面是出於對資本盈利的要求,當電影制作成本達到一定數量級后,無論是海外市場還是本土市場,都是票倉必爭之地,缺一不可﹔另一方面,中國電影要想走出國門,合拍片也是“借船出海”。中國電影合作制片公司總經理苗曉天介紹,國產電影在海外缺乏自己的發行渠道,極難打入海外市場,合拍片“是提高中國電影國際影響力的最有效途徑”。

不過,中外合拍片卻鮮有成功的例子,像《勇士之門》《臥虎藏龍:青冥寶劍》《搖滾藏獒》等背后也是巨額虧損。“早幾年談合拍片,大家都把商業看得很重,希望中國能賣,海外也能賣。”馮偉表示,經過幾年摸索后,大家都發現票房很難雙贏。“在找不到全球市場通吃的良方下,拍對准中國市場的電影,在中國拍攝,為中國觀眾拍,這不是壞事。畢竟投資人要先賺錢才會有動力。”如此看來,放棄兩全其美的想法,專注於一個市場,或許會成為萬達給傳奇的新定位。

但現在就給合拍片下定論,為時尚早。在瞿曉看來,合拍片是大型制片公司的趨勢,也是中國電影提升創作、實現電影工業化進程的必經之路。“還是得慢慢摸索,比如故事的適應性、項目怎麼管理、團隊怎麼搭建、需要怎樣的發行渠道,實踐后才會有經驗。”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