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熊貓媽媽”侯蓉:說大熊貓野化放歸取得成功為時尚早

2017年04月28日09:50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人民網成都4月28日電(朱虹)27日,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以下簡稱基地)首次對外發布大熊貓野化放歸成果,受到媒體關注。

  從2008年在四川都江堰建立了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都江堰野放研究中心,到2014年開展了相關的圈養大熊貓野化訓練研究工作。一直以來,關於基地在野化放歸方面的成果,外界少有獲悉。但一個月前,大熊貓“和盛”的非正常死亡(受到不明動物攻擊而發生感染死亡)引發了大眾討論,基地決心對野放成果進行發布。

  發布會后,本網記者對同樣備受關注的“熊貓媽媽”、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研究中心主任侯蓉進行了專訪,她坦言,有如此多的網友、“貓”粉(大熊貓的粉絲)以及科研人員關注大熊貓野化放歸是一件好事,這是對科研工作的鞭策。但我國大熊貓的野化放歸工作目前尚處於起步和探索階段,放歸野外的圈養個體數量尚少且尚未產仔,現放歸個體更未在種群、物種和生態系統水平上產生可衡量的保護效果,因此說大熊貓野化放歸已經取得成功還為時尚早。

  “讓大熊貓回歸自然才是一切努力的終極意義。與熊貓相伴,也是為了送它回家,回到真正的家。”侯蓉說。

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正在樹上攀爬玩耍的熊貓。(朱虹 攝)

  人民網:網上有質疑稱,“人工輔助軟放歸開展大熊貓野化放歸研究”是不科學的,是不能讓熊貓達到擺脫圈養習性,達到真正適應自然的目的,您怎麼看?

  侯蓉:大熊貓野放,到底該不該有人的輔助?首先,充分吸納並借鑒國內外成功經驗是開展科學研究的基礎。我們通過充分借鑒國內外野化放歸研究成果,進而選擇了風險相對較低的方法開展圈養大熊貓野化放歸工作。

  其次,在借鑒了國外黑熊人工輔助軟放歸方法的成功經驗后,意識到人工輔助軟放歸方法具有較高的安全性和較低的風險,並且容易解決野外監測面臨的難以更換項圈電池等問題,同時動物一旦發生疾病等意外情況,具有相對容易實施救助措施等優點。加上黑熊屬於大熊貓的近源種,借鑒其成功的野放經驗是必要的。

  公眾需要進一步了解的是,人工輔助軟放歸,不是人去教熊貓如何吃竹子、爬樹、採食,而是給幼仔提供更多野外生存學習的機會,讓其培養出圈養條件下難以展露出的、天性使然的野外生存能力。同時在野化訓練場學習的過程中,必要時研究人員提供緊急救助,以減少野外放歸的風險。

  根據目前的野放研究進程來看,對大熊貓的輔助或許是一時,也可能是一生。但根據黑熊人工輔助軟放歸的成功經驗,一旦第一代成功,實現野外繁殖的第二代就不再需要人工輔助了。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在其放歸指南中指出:“放歸必須以在種群水平、物種水平或生態系統水平上產生可衡量的保護效果為目標”。根據這一放歸目標,決定了大熊貓的野化放歸是一個長期的過程,絕無可能在短期內取得成功。

  人民網:對於“和盛”的死亡,很多公眾難以接受。那麼,野化放歸的風險到底有多大?

  侯蓉:一般而言,圈養動物放歸野外面臨的風險較大,圈養食肉動物放歸野外后存活率僅為32%,而大熊貓野化放歸研究更是一項高風險研究項目。對於“和盛”的死亡,基地深感痛心。但更重要的是,通過“和盛”的死亡,我們在充分總結的基礎上,進一步提高了今后的野化放歸工作。

  從已有的結果看,採用圈養出生母獸培訓幼獸,其野化放歸風險很高。因此,對圈養大熊貓的野化放歸研究,為達到最終的保護目標,關鍵要解決圈養母獸所繁殖幼獸的野化放歸問題,同時需要尋求新的途徑解決野化放歸個體連續監測難題。對於生活於多代圈養條件下的大熊貓,其野化放歸目前並未建立成熟的技術和方法,需要進行探索和研究。

  但我們還要了解的是,野生大熊貓在外生存有一定的風險,這意味著不管採用任何野化放歸訓練的圈養大熊貓隻要在野外生存,同樣也具有可能死亡的風險。這也正是,眼下我們選擇在必要時研究人員提供緊急救助,以減少野外放歸風險的初衷所在。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