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壓新方式? 成人幼兒園現蓉城 像孩童一樣去玩

2017年04月18日07:32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減壓新方式? 成人幼兒園現蓉城

成人幼兒園裡老師和學生正在進行韻律課程,大家跟隨音樂盡情舞蹈

  “我叫龍龍,今年3歲。”“我叫小奇,今年兩歲半……”4月16日下午,在成都一所幼兒學堂裡,11名“小朋友”圍坐在小桌前,相互介紹自己。這裡是成都一家成人幼兒園。在這所幼兒園裡,這些二三十歲的“寶寶”們不僅可以畫蠟筆畫、捏橡皮泥,還可以玩老鷹捉小雞、挖地種菜,像孩子一樣盡情玩耍。據這所成人幼兒園的創始人孫嘉隆介紹,幼兒園成立一個多月來,已有近300名學員加入體驗。

  4月16日星期天,成都一所家庭式幼兒園格外熱鬧。圍坐在一起的,不是四五歲的小朋友,而是11名二三十歲的成年人。他們的體型,與小桌子小板凳比起來,顯得有點滑稽。

  “小朋友們,開始上課啦!”幼兒園葉老師一招呼,大家立即挺直身板,雙手交叉放在桌子上,認真地望著老師。老師讓大家閉著眼睛,慢慢舒展身體,靜靜地聆聽故事。故事講完,葉老師向大家分發了紙筆,布置了一項任務:用彩色蠟塊在白紙上作畫。

  隨即,大家埋著頭,手握蠟塊,在白紙上自由創作。二十分鐘到了,大家創作完成。大家拿起自己的畫,相顧大笑。“雖然現在是體驗回到幼兒園,可我的畫也確實隻有幼兒園水平。”一位體驗者說。

  成人幼兒園園長楊娟表示,創辦“成人幼兒園”的初衷,就是希望給身負重擔的成年人提供一種減壓方式,像孩童一樣去玩耍。楊娟說,讓成人像小孩一樣去玩耍是一種最好的方式,當外在行為發生了變化,心裡的壓力也就變小了。成都商報記者了解到,目前這家成人幼兒園沒有在相關部門注冊登記相關資質。

  上幼兒園真的能讓成年人減壓嗎?四川社會科學院社會所專家康林表示,參與群體活動,可以暫時緩解壓力,但建立一個長效機制,良好地經營親密關系,進行自我調節,對減壓來說更重要。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夏學鑾表示,成人幼兒園作為新興事物,需要在相關制度、監管上進行完善。

  初衷

  重回童年 緩解壓力

  成人幼兒園是怎樣出現的呢?創始人孫嘉隆回憶,靈感源於今年一次講座,當時講座中提到許多成年人在公共場合放不開,明明會唱歌跳舞,但礙於唱不好跳不好就不去做。孫嘉隆開始思考,“我們童年時難道不是想唱就唱,隨心所欲嗎?”孫嘉隆認為,成年人是目前社會中壓力最大的一群人,經過歲月的洗禮,學會了偽裝,有了包袱,心靈變得愈加沉重,做任何事情都會再三考慮。再回想童年時期,天真無邪,不需要偽裝!就這樣,成人幼兒園的構想出來了。

  一開始,成人幼兒園是在社群中的線上項目,令孫嘉隆意外的是,這個項目很快吸引眾多網友參與。於是,他和伙伴們開始探索,將成人幼兒園做到線下,找到一個家庭式幼兒園進行合作,分別進行室內課程和室外拓展活動,效果不錯。

  孫嘉隆說,“成人幼兒園”在英美已成功運行多年,幫助壓力巨大的成年人緩解身心壓力。今年2月,孫嘉隆將成人幼兒園首次引入成都,參與人群有律師、醫生、老師、創業者、白領等。

  體驗

  學員稱得到放鬆 長期效果待評估

  在體驗課上,有幾張老面孔,其中一位叫曾釩。30多歲的他是一大型企業的運營負責人,這是他第三次參加成人幼兒園的體驗活動。今年3月,在項目運營過程中遇到困難,曾釩想盡了一切辦法,都沒有解決。他壓力巨大,滿臉長痘,接連五六天失眠,無法入睡。無意中,他得知了成人幼兒園的體驗活動,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參加了活動。他說,在集體活動中,他不再去思考工作,放空自己,與伙伴們一起捉迷藏,一起畫畫,回到童年時的狀態,這次活動讓他感到了身心的放鬆。不過。由於前期開展的幾次課程活動都是體驗式的,很多成員僅參加過一次,是否真能達到緩解壓力的效果,還有待長期開展之后進行評估。

  成都商報記者 張肇婷

  攝影記者 王勤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