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96歲遠征軍老兵“歸隊” 曾駕坦克馳騁印緬戰場

2017年04月18日07:41  來源:封面
 
原標題:四川96歲遠征軍老兵“歸隊”

四川遠征軍老兵楊源然常常追憶印緬戰場的抗日往事。

楊源然曾駕駛M3A3輕型坦克參與作戰。

4月17日,太陽略顯暗沉,青白江街頭車來車往。上午9時許,從成都城區傳來的消息,如飛蝗般噬痛了楊琦一家——96歲的父親楊源然因病去世,永遠地離開了。而屋中珍藏的抗戰勝利紀念章,此刻在楊琦的手裡變得越發地沉重。

70多年前的印緬戰場,飛機、坦克、重炮、機槍匯聚,中國軍人在這裡展開反擊日本侵略者的戰爭,數以萬計的尸體永遠留在這裡……那時候,還是小學教員的楊源然毅然走下三尺講台,投身中國遠征軍,與戰友駕駛坦克馳騁在印緬戰場。

撒手人寰

96歲老兵患病入院,昏睡中離世

雖然搬了新家,但楊源然還是會念叨老房子的好。他的老房子位於青白江城廂鎮上,那裡保留有部分“民國”建筑,茶館中還常坐滿茶客,喝著蓋碗茶談著生活瑣事……但這樣的回憶,在4月17日上午戛然而止。

“父親走的太突然。”楊源然的女兒楊琦說,幾天前,父親患上感冒入院治療,“一開始他就鬧著回家,說身體好著呢,隨便吃點藥就行。”然而,令楊琦沒想到的是,當地醫院的醫生找到她,建議轉到大醫院治療,老人還有一系列並發症。

在成都治療的日子裡,楊源然依舊很精神,有家人來看他時,他總會安慰道:“沒得事,過幾天就好。”直到16日,躺了多天的他坐了起來,還對自己的病情提了治療意見。

楊琦說,白天父親說話都中氣很足,可晚上病情卻急轉直下,多個器官出現衰竭症狀,“早上9點40分左右,他在昏睡中永遠地閉上了眼。”

抗戰記憶

棄教從軍,駕坦克馳騁印緬戰場

去年開春,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在城廂中學老校區,見到了楊源然。那時候,他還能拄著拐杖,擲地有聲地講述當年抗戰的事跡。

21歲那年,他是榮縣一名小學老師,每天在三尺講台上講解數學知識。直到遠征軍的征兵消息傳開,在“十萬青年十萬軍”號召下,他辭了工作毅然投身軍營,飛往印度受訓。

楊源然生前曾講,他被分配到新一軍戰車三營八連,訓練中有槍械射擊的考試,還有坦克的實彈打擊,“最惱火的是印度的溫度,一天下來,能從衣服上刮下一層白色汗晶。

“那時候,每天都能聽到中國軍人犧牲的消息。”受訓完成后,他奉命駕駛較為先進的M3A3輕型坦克去前線作戰,“終於要跟鬼子真槍真炮地打了。早點把他們趕走,我們就可以回家了。”

能前往一線參與作戰,楊源然起初還顯得興奮。但一路上的所見,卻讓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氣憤與悲涼。

1945年,楊源然告別相處一年的M3A3輕型坦克,駕駛一輛10輪卡車,裝上18桶汽油,離開印度,穿越緬甸,前往湖南芷江機場,沿途要經過密支那、八莫、芒市等地區。

“老兵曾說,這些地方到處是作戰工事,炮彈炸得耳朵生疼,有時候分不清哪裡是前,哪裡是后。”楊源然還記得,戰友沖鋒時被機槍射倒的慘狀,“隻有到了這些地方,才能感受到到底有多慘烈。”

勝利后,他經過八莫、南坎,雖然還穿著軍用膠鞋,但腳底時不時傳來硬物接觸感。泥土裡隨處可見彈殼,小鎮更是斷壁殘垣,四處焦土,周圍幾乎沒了人。

同行的青年士兵,大多變得沉默。他們這才明白,有些老兵講起戰爭時為何眼中會含著淚水。

平生憾事

苦苦尋覓戰友,臨終前也無音信

回國后,他曾找到一份駕駛員工作。1947年,在南京與妻子龔淑雲相識,然后執手步入婚姻殿堂。2012年,自打妻子過世,他的身體也每況愈下。

“父親喜歡看新聞,能在電視機前看一天的新聞。”女兒楊琦說,尤其是時事新聞和軍事新聞,“而且看到有坦克的畫面時,會特別的有精神。”

這些年,楊源然其實一直在找一個人。“是他當年4個戰友中的溫江人文啟賢。”楊琦說,文啟賢是父親在抗戰中結識的戰友,他們是一輛坦克的搭檔,“當初兩人分別不久就斷了聯系,但父親一直在托人四處打聽他的下落。”

遺憾的是,始終沒有戰友的下落。“父親說,自己都90多歲了,尋了這麼多年,興許那位兄弟早就不在了。”楊琦明白父親,他還是想再見戰友一面。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楊力攝影楊濤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