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動物園有個溫柔“奶爸” 小動物把他當“媽媽”

2017年04月12日08:13  來源:成都日報
 
原標題:細心照料小動物 他是動物園溫柔“奶爸”

  孩子是所有父母的掌中寶,尤其是剛出生的寶寶。但動物園裡的動物未必如此,有些粗心的母親在產崽后,會疏於照料、甚至遺棄幼崽,得不到照料的寶寶往往會陷入絕境、危及生命……

  然而不必擔心,這時會有一群特別的人走到它們身邊,代替小動物們的父母,為它們提供無微不至的照料。他們就是小動物們的專職飼養員,動物育幼師,通俗地講就是小動物們的“奶爸奶媽”。

樊文全在給小鹿喂食

  在成都動物園,兒童動物園飼養七班班長樊文全就是這樣一位動物“奶爸”,自2003年從事動物保育工作以來,由他親手照顧過的動物幼崽超過200隻,其中既有獅虎豹這樣的“大貓”,也有巴掌不到的小猴子,無論對待哪種動物,他都傾盡心血,如同自己的孩子般細心照料、無微不至。

  細心 精確到奶瓶每一個刻度

  在兒童動物園裡,有一個專門為小動物設立的“托兒所”,最近入所的小朋友,是一隻出生不過20多天的豚鹿寶寶。它剛一出生就被母親遺棄,因此不得不接受飼養員的照料。由於它的到來,樊文全又開始變得忙碌起來,每天喂食、稱重、打掃衛生、陪鹿寶寶活動玩耍,幾乎成為他生活的全部。

  記者來到現場時,恰逢樊文全正在給鹿寶寶喂奶。發現“奶爸”到來,圍欄裡的鹿寶寶顯得十分興奮,它上蹦下跳,急匆匆地沖向樊文全的懷裡,仿佛找到了自己的母親一般激動。“別看是動物,照顧起來跟人是一樣的,一點都馬虎不得。”樊文全告訴記者,就拿這隻鹿寶寶來說,剛來的時候每天要喂7次,每隔兩小時就要喂一次,從上午8點一直持續到晚上10點,“吃得也講究,要專門的鮮奶再加上配方奶粉進行調配,再用微波爐加熱,喂的時候也必須定量,現在是每次70毫升,不多不少。”

  除了喂食之外,樊文全每天還要監控小動物的體重,以便控制它們的飲食量。他指著牆上的一張表格說,什麼樣的動物,多大的體重,出生時間等,都對應不同的投食量和頻率,是有嚴格要求的。

  恆心 臟活累活一干十多年

  樊文全1984年就在成都動物園工作,他陪伴過熊貓,照顧過羚羊,直到2003年來到兒童動物園,開始負責照料小動物們。他告訴記者,照顧小動物,最關鍵的工作就是投食,因為這些被遺棄的寶寶從一出生就離開母親,有些連基本的進食都不會,所以教會它們吃東西,就成為至關重要的一步。

  “針對不同的動物,我們有不同的投食方式。比如鹿寶寶可以用奶瓶奶嘴,而小一點的諸如猴寶寶之類,則可以使用專門的針管。”樊文全說。有了器具,如何讓動物寶寶接受成為一大難題,為了讓它們盡快適應,每當有動物寶寶被送來時,他都會陪在它們身邊,用喂食器具輕撫它們的面頰、嘴邊,就像母親一樣溫柔呵護,直到它們學會吃奶,這個過程有時會持續很長時間,是一件非常考驗耐心的事情,“辛苦是辛苦,但我心裡面是快樂的,尤其是看到它們胃口越來越大時,這種感覺別提有多開心了!”

  當然,除了解決“進”的問題之外,教它們學會“出”也是一個復雜的過程。因為沒有母親在身邊,很多小動物在剛出生時是管不住“后門”的,不能控制排便,常會導致它們的生存環境臟亂,健康也面臨風險。為此,樊文全選擇了一種最臟最累的方式,即每天定時為小動物進行肛門刺激,以促進它們規律排便,雖然辛苦,但這些工作他一做就是十幾年。

  除了累並快樂時,有時還痛並快樂著,這種情況在照顧獅虎豹寶寶時經常遇到。因為這類小動物體形較大,性格也比較活潑,見到“奶爸”樊文全時更是不免淘氣,“雖然是幼崽,但它們的小爪子挺厲害,經常給我手上抓出一條條紅印子。盡管這樣,我還是很喜歡跟它們在一起!”

  溫馨 小動物把他當“媽媽”

  有人說,動物都很懼怕人,尤其是離開母親的幼崽,在面對人類時會產生巨大的恐懼。但在樊文全看來,這完全是種誤解,他說事實恰好相反,出生后即由人類照護的動物幼崽,會對人產生很大的信任和依賴,簡而言之,就是把飼養員當成自己的父母。

  去年,有一隻黑帽懸猴寶寶在出生后被母親遺棄,隨后被送到了樊文全手裡。當時這隻猴寶寶狀況很差,體重隻有200多克,不到一個巴掌大小,送來時十分虛弱,已經奄奄一息。當時樊文全立即採取保暖措施,並配合獸醫進行搶救,經過連續幾天的精心照料和營養支持,小猴子才漸漸地恢復了活力。也許是記住了樊文全的樣子,小猴子一直把樊文全當成自己的媽媽,它在別人面前調皮搗蛋,在樊文全面前卻像個乖巧的孩子,十分聽話,“它最喜歡爬到我肩上和頭上,跟我十分親近。”然而,這些小動物長大到一定程度后,就必須回歸種群。“還記得它走的時候依依不舍,緊抓著我的手臂不願放開。也許它覺得是我拋棄了它,但這也是一個必須經歷的過程。”說到這裡時,樊文全顯得有些傷感。

  根據種類的不同,在“托兒所”住上幾個月不等的時間后,這些小動物最終都會回歸自己的種群,和同類們在一起生活。空閑的時候,樊文全會在動物園裡散步,也會時常去看看自己照顧過的動物們,“這種感覺就像是看著自己的孩子,很滿足,很幸福!”

  本報記者 楊甦 攝影 劉陽

(責編:羅娟、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