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杯賽題目考前流出 8成一等獎出自成員單位

2017年04月12日08:03  來源:成都商報
 
原標題:是押題准, 還是提前漏題?

  第22屆華杯賽學而思喜報截圖

  第22屆華杯賽盛世英才喜報截圖

  華杯賽考試前,學生發給老師的原題截圖

  老師“神”

  培訓班老師“押題”太准,考前做的有四五道題,跟考卷上題目“幾乎一模一樣”。

  家長“瘋”

  孩子得了獎的家長,都感謝培訓機構“押題”准,沒得獎的家長則抱怨:“你們咋回事哦,一道題都押不准。”

  3月11日,第22屆“華羅庚金杯少年數學邀請賽”成都賽區筆試決賽(下簡稱華杯賽)舉行。臨近開考前20分鐘,成都某校唐老師在微信上收到一道奧數題,題目是學生童童發來的,請唐老師幫忙解答。因為唐老師沒及時看手機,等回復答案時,童童已進考場。上午10點,考試准時鳴鈴。大約20分鐘后,場外老師們陸續得知考題。瀏覽過題目后,唐老師目瞪口呆:考卷中的一道題目,正是開考前童童請教自己的那道題,“一模一樣的原題”。

  更加引發爭議的還在於本次比賽的獲獎情況。3月27日,華杯賽官網發布了成都賽區分數線及獲獎人數,本次比賽小學高年級組產生394個一等獎。公開數據顯示,331個一等獎扎堆出現在華杯賽成都管委會的數家成員單位中,佔比超過80%,其中,兩家成員單位——成都盛世英才資優教育咨詢有限公司(下簡稱盛世英才)和成都學而思教育咨詢有限公司(下簡稱學而思),佔比為71.31%。多位家長和老師對此提出質疑:這是不是又當裁判又當運動員,而且一等獎這麼扎堆?

  成都商報記者對此展開多日調查,多位在上述培訓機構參加過奧數培訓的學生向記者表示:他們確實在考前做過“(跟考試題目)非常類似的題”,而且,個別老師曾要求哪怕死記硬背也要把答案記住。另有培訓行業知情人士告訴記者,華杯賽“個別培訓機構能提前精准押題”已經是行業內公開的秘密。另外,檢索發現,華杯賽泄題風波已經不止一次在國內各地發生。

  驚訝

  開考前,驚現華杯賽題目

  匿名人士提供的微信記錄顯示,當日開考前唐老師收到的試題題干為“(3n+2)/(5n+1)不是最簡分數,那麼滿足n的所有三位數之和為多少?”

  記錄顯示,這道題是至少在開考前約20分鐘傳出。

  成都商報記者對比華杯賽試卷題目發現,這道題出現在了小學高年級組(下簡稱小高組)A卷的第12題,試卷中的題干為“使(3n+2)/(5n+1)不為最簡分數的三位數n之和等於多少”。

  資深奧數教練告訴記者,雖然題干表述略有變化,但核心本質沒變,“就是一模一樣的原題”。那麼,題目是從何而來的?僅僅是巧合嗎?

  滿腹疑慮的唐老師找到童童追問題目來源。童童的回答,讓唐老師震驚——試題並非考前才曝光,而是幾天前就已經曝光了。

  童童告訴唐老師,這道題是同學樂樂發給他的。匿名人士提供的錄音顯示,在華杯賽正式考試前倒數第三天(3月9日)晚上,樂樂所在的學而思培訓機構給學生們分發了一張試卷。隨后,培訓老師在對題目做詳解后收走試卷。樂樂對一道題百思不得其解,就悄悄抄下了這道題。3月10日到校時,樂樂拿著這道題跟童童探討,但童童思考了一整天也不會做。3月11日考前復習時,童童向唐老師請教了這道題。

  調查

  培訓機構老師要求“死記硬背都要記住”

  成都商報記者多方調查顯示,實際上,提前曝光的試題,可能遠不止童童發給唐老師的這一道題。

  4月5日,錦江區某小學外,兩位獲得一等獎的六年級學生告訴記者,他們都是在學而思培訓,並稱培訓班老師“押題”太准,考前做的有四五道題,跟考卷上題目“幾乎一模一樣”。一位學生告訴記者:“我記得A卷第14題,培訓老師在考試前兩天就讓我們做過,還叫我們一定要記住(解題思路),死記硬背都要記住”。記者統計,學生提前做過的類似題目總分值75分,而整張試卷分值為150分。而今年的一等獎分數線為88分及以上。

  4月6日,在盛世英才培訓機構外,多位家長表示,“盛世英才的培訓團隊確實牛,備賽前,會根據家長的需求進行短期培訓,150元一次課,一般5∼6次。上完你的孩子肯定能拿獎”。記者追問原因,家長們暗示,“聽說他們老師有資源,‘押題’特別准”。

  數據也印証了家長們所說的這兩家培訓團隊確實很“牛”。3月27日,華杯賽官網公布本屆決賽成都賽區分數線及獲獎人數情況,其中,小高組一等獎人數394人。而在學而思和盛世英才的公開喜報中,學而思的小高組拿到167個一等獎,盛世英才則拿到114個一等獎,也就是說,這兩家機構拿到了全成都這個組別一等獎的71.31%。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數據為,除去這兩家成員單位,其余還有三家成員單位的小高組一等獎人數分別為20人、20人和超10人,如此算下來,華杯賽成都管委會成員單位的一等獎至少331個,佔比為84%。

  怪象

  獲獎家長感謝老師會“押題” 未獲獎者則埋怨

  華杯賽成績公布后,還出現了一個有意思的現象:家長們不再從孩子身上分析原因,而是從培訓機構方面找原因。不少孩子得了獎的家長,都感謝培訓機構“押題”准。其他毫無斬獲的家長則抱怨培訓機構老師不會“押題”,或者抱怨培訓學校“沒資源,拿不到題”。

  在多個家長群裡,有家長高興地表示,“學而思的老師‘押題’很准,老師甚至能押到題在卷子的哪個位置”。還有家長則表示“確實很准,小孩說今年押中了4題”。這樣的討論讓其他家長心生“悔意”,“早知道,考前一個月就該送孩子去會押題的機構培訓”。

  甚至有家長在比賽結束后找到獲獎慘淡的培訓機構質問負責人:“你們咋回事哦,一道題都押不准。”

  成都某知名培訓機構的相關負責人就遇到了這樣的質問,家長的抱怨讓他不知如何作答:“這麼大比例(雷同),而且連題干都幾乎一模一樣,我們也不知道說什麼好……”該負責人同時稱,此前曾聽說過華杯賽有考前漏題的情況發生,但往年“最多聽說兩三個題,今年提前流出來的題高達五六道,太夸張了。”

  風波難定

  華杯賽泄題風波並非首次

  警方曾經介入調查

  在奧數培訓行業內,華杯賽的漏題傳言已經不是第一次傳出。成都本地一位金牌奧數教練透露,華杯賽組委會在北京,命題專家有10余人,“華杯賽不像高考命題組那樣封閉命題,圈內人都知道命題專家是誰”。該教練告訴記者,根據他在該行業多年來聽到的傳聞,早些年,培訓機構在考前會邀請相關命題專家到培訓機構“指點”,“后來形勢變了,這些(培訓)機構親自飛去北京‘拜訪’命題專家。”目的則是讓專家們指出考點,縮小復習范圍。

  類似的傳聞,並不出自該教練一人之口,在記者隨機走訪中,多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華杯賽‘泄題’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知情人士表示,以他所知,考試前一個星期,試題會由北京組委會通過電子檔發送到成都,由成都管委會的數家成員單位負責試卷印刷,“這些主辦機構自己也有培訓班,但他們提前會收到題目,所以這中間的過程……就很難說了”。

  另一個事實是,記者檢索發現,華杯賽泄題風波並非首次。其中,2012年的華杯賽泄題引發關注度頗高,不僅組委會承認泄題,而且警方也介入調查。百度百科甚至專門針對此事創建了“華杯賽泄題事件”的詞條。

  據揚子晚報報道,2012年3月,第17屆華杯賽初賽前一晚,有網友貼出4道數學題求解。第二天,網友發現這4道題就是華杯賽試卷中填空題的4道小題,連順序都不差,總分值高達40分。當年3月22日,華杯賽組委會承認賽前泄題,並向警方報案,警方隨即展開調查。

  另外兩起風波則是發生在今年的蘇州和去年的成都,卷入風波者,均為學而思。

  今年3月11日,華杯賽小高組決賽中,蘇州學而思作為承辦機構之一,結果一名監考老師9點34分提前拆卷並拍照發送給其表姐,9點40分被在場家長發現。事后,蘇州學而思文化培訓中心就此事發布致歉公告。

  去年發生在成都學而思的風波則略有不同。2016年3月華杯賽決賽后,小高組的考生普遍反映有一道15分的解答題,在輔導資料上見過一模一樣的。這本輔導資料的作者周春荔正是“華杯賽”主試委員會委員之一。並且,“學而思培優”的官網顯示,周春荔還是該機構的數學學科顧問。家長們對此質疑:“主試委員會委員出版輔導資料,又在培訓機構任職,這合適嗎?”對此,組委會回應稱,“華杯賽”並沒有規定禁止出現教輔資料原題。即使出現“原題”,也跟“泄題”完全不同。

  培訓機構回應

  獲獎比例高

  都是努力得來的

  工商資料顯示,成都盛世英才資優教育咨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為陳鋒,公司成立日期為2015年,經營范圍主要為中小學課外輔導,教育咨詢服務。盛世英才的招聘公告中也顯示,盛世英才由華杯賽成都地區總教練陳鋒領銜。記者多方求証得知,陳鋒今年39歲,此前曾是成都一所中學的物理老師,2009年起進入數學教育領域,輔導學生數學競賽。此前曾是青少年宮的奧數教練。

  針對家長群中“押題精准實為漏題”一說,陳鋒對此予以否認。

  為何押題能夠如此精准,陳鋒回應稱,“這是多年教學經驗累積。”記者追問,考點那麼多,是怎樣做到縮小知識點復習范圍?對此,陳鋒稱:“考試范圍和考察方向,都是我的經驗帶出來的。”對於喜報中的優秀成績,陳鋒認為是自己多年努力和培訓方法和技巧帶來的效果,“今年成績的取得,都是因為我的長期堅持和努力。我每年考前答疑都是半小時以上”。

  對於自己的機構既是培訓機構,又是組委會成員單位的情況,陳鋒表示,這種重疊的身份不具備特殊職能,僅僅是能夠組建代表隊參加更高級別的比賽,“除此之外主辦方沒有賦予我們任何的職能”。

  另一個被廣泛質疑的培訓機構是學而思,其成都分校負責人車杰也向記者做了回應。為何拿獎多?車杰稱“優秀學員本來就較多”﹔押題如此精准?車杰表示,“團隊教學經驗豐富”﹔那麼可以精准到原題?車杰表示:考點都是有規律的,團隊也會對歷年真題分析﹔對於“老師要求死記硬背記住答案”,車杰表示,“老師應該說的是死記硬背住知識點”。記者追問考試結束已經一個月,學而思是否分析了今年成功押中了哪些考點,車杰表示目前還沒有做這個分析。談及學而思既是培訓機構又是組委會成員單位的情況,車杰表示,這樣的身份隻具備一個權力,“幫助成都組委會代報名”。

  華杯賽

  北京、成都負責人

  無法限制命題組成員

  在培訓機構工作

  11日,“華杯賽”組委會辦公室主任唐保玲就家長們的諸多質疑,也一一回應。

  唐保玲介紹,華杯賽系全國統一命題,每年春節后,命題組成員就會利用休息時間到“科院數學所”命題,在臨近考試前提交題目,然后組委會把試題電子版分發到各地。命題期間不會要求封閉命題,“人家都是利用休息時間,沒法封閉他們”。

  命題者能不能在比賽相關的培訓機構工作?唐保玲表示,組委會隻會要求命題組成員在命題期間禁止同培訓機構接觸,對其他時間沒有明確要求,“他們(命題組成員)都有很多社會身份,組委會在他們不出題時也不好去要求和限制。”

  試卷如何分發到各地呢?如何保密呢?唐保玲介紹,以往試卷會提前一周分發到各地,然后一個單位保存試卷,一個單位保存密碼,這兩個單位均為各地管委會成員單位。此外,電子版試題到達各地后,試卷印刷也是各地管委會成員單位來負責印刷。唐保玲介紹,后來為了保密,電子版的發送時間,從提前一周被壓縮到開考前一天晚上。記者追問這中間還是有時間差,唐保玲表示,“總不能半夜發試卷吧”。那頭天晚上發來試題,印刷試卷來得及嗎?“應該來得及吧”。

  對於這次成都家長們反映的疑似漏題事件,唐保玲表示暫未聽說。隨后,記者聯系了華杯賽成都賽區管委會相關負責人,這位負責人表示,“成都這邊不可能泄題出去”,記者問及試卷保密、運輸等其他問題,這位負責人表示這些是“組委會內部工作,無法詳細介紹”。

  成都商報記者 趙雨欣 攝影報道 實習生 王玉潔

  (應當事人要求,文中部分師生系化名)

  專家視角

  華杯賽走上

  應試教育怪圈

  建議介入嚴肅調查

  針對華杯賽“泄題”風波,著名教育專家紀大海認為,現在的“華杯賽”完全走上了一個錯誤的方向,“華杯賽隻能作為學生的一種興趣愛好,成為孩子拓展思維的方式之一。但如果把‘國奧賽’和‘華杯賽’作為進入名校的敲門磚,這個方向是絕對錯誤的,走向了一種應試教育的功利怪圈。”

  紀大海表示,由於華杯賽背后的功利,尤其與升學和進入名校相挂鉤,“這就難免助長了部分專門從事這種牟利行為的組織和個人採取不良手段。今天能出現疑似‘泄題’,明天就可能出現代考現象”。

  紀大海同時指出,“由於是民間組織主辦,加上一直傳出‘泄題’事件,它的公信力是在下降的”。因此,從反方向來看,這也倒逼各大名校應該探索另外更加公平科學的選拔制度。

  除了競賽本身的公平性問題,紀大海還談到了這種現象對社會的影響,“像這種疑似‘漏題’行為就像一個極大的腐蝕劑,不利於我們構建一個誠信、公平的社會”。他認為,這種哪怕只是疑似的現象也應該將其上升到法律層面,相關部門應該介入嚴肅調查,追究相關機構的法律責任。

  新聞背景

  成都華杯賽 已是民間組織的民間賽事

  華杯賽到底是怎樣的比賽?為何一點風吹草動,就會引發巨大波瀾呢?

  官方資料顯示,華羅庚金杯少年數學邀請賽是為了紀念和學習我國杰出的數學家華羅庚教授,於1986年始創的全國性大型少年數學競賽活動,至今已經舉辦到第22屆。

  近年來,隨著小升初競爭愈發激烈,華杯賽的意義,已經不僅僅在於競賽成績和一紙獎狀。業內人士介紹,部分名校出現不成文的規定:如果學生拿了“華杯賽”的獎,小升初時,可以免試或減少考試環節升入知名中學。知情人士分析,這也正是華杯賽引發家長追捧和培訓機構激烈競爭的根本原因。有家長直言,讓孩子來學奧數爭奪一等獎,“還不是因為想讓孩子拿‘雙一’進名校”。家長們所說的“雙一”,正是華杯賽一等獎和國奧賽一等獎。

  此前多年,“華杯賽”成都地區的承辦方為成都市青少年宮,不過,2015年11月后,青少年宮不再承辦其賽事工作。隨后,“華杯賽”北京組委會派員到成都組建了成都賽區的“管委會”。管委會成員單位中,包括成都新星飛揚教育咨詢有限公司、成都學而思教育咨詢有限公司和成都盛世英才資優教育咨詢有限公司等。也就是說,這個比賽已經成為民間組織、民間管理的民間賽事。

(責編:羅娟、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