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 夯實國家中心城市經濟基礎

2017年03月15日10:59  來源:成都日報
 
原標題: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 夯實國家中心城市經濟基礎

  成都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大幕已經拉開。增強西部經濟中心功能,夯實國家中心城市基礎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不斷深入推進。

  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對成都經濟發展有重大意義

  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成都主動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提高經濟發展質量和效益、破解經濟發展體制機制障礙的關鍵,對於增強西部經濟中心功能,夯實國家中心城市基礎具有重要意義。

  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的必由之路。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戰略上堅持持久戰,戰術上打好殲滅戰,在適度擴大總需求的同時,著力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著力提高供給體系質量和效率,增強經濟持續增長動力,推動我國社會生產力水平實現整體躍升”。當前,成都正奮力建設國家中心城市,要主動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積極作為、勇於擔當,做大經濟規模,為全國和全省穩增長多作貢獻。

  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提高經濟發展質量和效益的助推器。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主攻方向是減少無效供給,擴大有效供給,提高供給結構對需求結構的適應性”。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是要減少無效供給,擴大有效供給,不斷提高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效益。當前,成都經濟發展面臨轉型升級的壓力,傳統要素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不斷減弱。為此,成都要加快產業轉型升級,加快創新驅動發展,不斷提高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效益。

  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破解經濟發展體制機制障礙的關鍵舉措。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注重從體制機制創新上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著力解決制約經濟社會發展的體制機制問題”。當前,成都依然存在著一些阻礙經濟發展的體制機制障礙。為此,成都要繼續深入推進全面創新改革,推動重點領域改革和關鍵環節改革取得突破。

  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讓成都經濟發展活力不斷增強。2016年,成都緊緊圍繞市委“157”總體思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重點任務取得初步成效。結合“三去一降一補”重點任務,制定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1+5”行動方案﹔積極穩妥化解產能過剩,淘汰落后產能企業51戶﹔有效化解房地產庫存,出台房地產精准調控政策,全市商品住房銷售周期保持在合理區間,部分熱點區域房價上漲過快情況得到有效遏制﹔幫助企業降低成本,規模以上工業企業資產負債率下降2.4個百分點,降低電價和天然氣價格,階段性降低企業社保費率和能源價格,為企業減負近70億元﹔繼續擴大有效供給,大力支持企業技術改造和設備更新,積極培育發展新產業,加快技術、產品、業態等創新,不斷補齊軟硬基礎設施短板﹔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嚴格實行政府債務限額管理,通過債務置換降低債務成本74億元,鼓勵企業提高直接融資比重,新增A股上市公司7家、新三板挂牌企業106家。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使成都經濟發展的活力不斷顯現,西部經濟中心功能不斷增強。

  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方向一

  著力打造實體型經濟

  以新發展理念為指導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經濟發展和經濟工作的主線,主攻方向是提高供給質量,要更加自覺地運用辯証思維統籌處理實與虛、質與量、內與外的關系,著力打造實體型經濟、創新型經濟和開放型經濟,不斷增強西部經濟中心功能。著力打造實體型經濟。打造實體型經濟,成都要堅持以產業為支撐,以投資為手段,以企業為主體。

  加快產業轉型升級。堅持工業“一業定乾坤”,深入實施《成都制造2025規劃》和工業強基行動,不斷提升成都工業在全球產業供應鏈和價值鏈中的地位,繼續淘汰落后產能,積極擴大有效產能﹔推動服務業轉型升級,以擴大服務業有效供給為目標,提高生產性服務業比重,提升生活性服務業質量﹔夯實農業基礎地位,堅持用抓工業的理念抓農業,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不斷優化投資結構。強化產業投資尤其是工業投資穩增長的作用,提高工業投資比重﹔加大重點區域、重大基礎設施投資力度,加大以地鐵為重點的軌道交通以及生態環境建設力度﹔積極推進政府與社會資本(PPP)合作,激發民間投資動力和活力。

  強化企業主體作用。以提高質量和核心競爭力為中心,堅持引進與培育並舉、做多與做強並重,大力實施大企業大集團發展戰略和中小企業成長工程﹔繼續開展降成本行動,切實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用工成本、物流成本和制度性交易成本﹔通過簡政減稅、放寬准入、鼓勵創新,持續激發微觀主體活力。

  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方向二

  著力打造創新型經濟

  從長遠看,創新才是驅動經濟發展的根本動力。打造創新型經濟,成都要深入推進全面創新改革,大力發展新經濟。

  深入推進全面創新改革。強化機制創新,打通政產學研用和軍民融合兩個通道﹔圍繞“一區四園一城一鎮”,強化創新載體建設﹔圍繞人才、金融和知識產權等要素,強化服務保障。

  大力發展新經濟。推進互聯網廣泛深度應用,推動成都國家電子商務示范城市建設,扶持培育“互聯網+”和“+互聯網”新模式,促進“互聯網+產業”,大力發展數字化車間和智能工廠,推進網絡協同制造,加快推進“成都智造”﹔引導規范互聯網金融,推動分享經濟、信息經濟、智慧經濟和平台經濟發展﹔推廣制造服務化,突出發展農產品精深加工和休閑農業,促進三次產業融合發展。

  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方向三

  著力打造開放型經濟

  打造開放型經濟,成都要主動融入“一帶一路”,抓住機遇、積極作為,提升參與國際分工協作和帶動區域協同發展的能力。

  構建對外開放平台。加快建設具有“一帶一路”特色的內陸自貿區,增強自貿區政策外溢效應,提升自貿區輻射力和帶動力﹔以做優載體、產能合作為目標,加快建設中德、中法、中韓、中古、新川等國際合作園區﹔以集聚資源、增強輻射力為目標,不斷深化區域開放合作。

  暢通對外聯系通道。堅定不移實施“蓉歐+”戰略,加快適歐產能向成都轉移,鼓勵、引導和支持華中、華南、華東和中西部企業利用“蓉歐快鐵”向中亞、歐洲進出口商品,進一步提高其利用效率﹔引導和鼓勵更多企業“走出去”。

  營造便利化營商環境。建立與國際貿易規則接軌的行業監管和資格審查制度,推動營商環境法治化﹔推行外商投資“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模式,完善外資監管服務體系,推動投資便利化﹔加快金融服務創新,優化貨物通關流程,推動服務貿易自由化和貨物貿易便利化。

  (執筆:張建偉 中共成都市委政策研究室改革發展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