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成都為何持續爭創“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

2017年03月09日19:46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3月8日,全國人大代表、成都市委書記唐良智參加四川代表團審議發言時建議,在成都科學城布局以軍民融合為特點的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以核科學、航空航天、網絡安全等為主攻領域,推進國防基礎科學研究和尖端技術原始創新,為國防和經濟建設提供有力支撐。

去年底,國家發改委等部門聯合印發了《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建設“十三五”規劃》。規劃指出,到2020年,基本建成若干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使其成為原始創新和重大產業關鍵技術突破的源頭,成為具有重要國際影響力的創新基礎平台。

一般認為,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作為科研皇冠上的明珠,是體現國家整體科技力量、地方科技水平的重要標志,將代表國家在更高層次上參與全球科技競爭與合作。從媒體公布情況看,目前已被國家發改委和科技部聯合批復的綜合性科學中心有兩個,即上海張江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和安徽合肥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

繼2016年全國“兩會”上,唐良智(時任成都市委副書記、成都市市長)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向大會提出“在天府新區成都科學城內布局建設國家科學中心和技術創新中心”建議后,2017年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成都市委書記唐良智再提建議在成都布局國家科學中心。

為啥要在成都布局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首先,是著眼於國家中心城市建設這個國家戰略。面對新舊動力的轉換,成都經濟總量在突破萬億元大關之后,如何實現轉型發展,必須依靠科技創新來激發內生動力。從某種意義而言,成都爭創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其實是建設國家中心城市建設的一種現實倒逼。

其次,也是為國家經濟發展進行戰略布局。四川作為西部地區列入國家推進全面創新改革試驗的唯一省份,其全面創新改革的核心就是軍民融合。在軍民融合的成德綿“鐵三角”中,成都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和條件。作為四川省的首位發展城市和四川全面創新改革的核心城市,如果把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布局在成都,將會開創西部“全面創新改革”發展的新格局。正如唐良智建議所言,可以“為國防和經濟建設提供有力支撐”。

謀勢當謀子。建設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怎麼建?唐良智的建議突出了兩個抓手。一個是主攻領域,將主攻核科學、航空航天、網絡安全等方面,一個是國防基礎科學研究和尖端技術兩個方面的原始創新。四川在核科學和航空航天方面具有先天優勢和深厚基礎,但要做好機制體制創新、資源整合和政策激勵。網絡安全則屬於新興的科研領域,並且也是事關國家發展戰略的關鍵領域。瞄准主要領域和著力方向,全力在基礎科學研究和尖端技術進行攻關,其科研成果將會給成都建設國家中心城市提供強大的智力支持和動力保障。當創新驅動成為一項國家戰略之后,作為肩負“國家使命”的成都,自然希望國家能夠在科技發展上為自己插上一雙“強勁的翅膀”。

關鍵在謀事。說一尺,不如干一寸。建立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必須要有一定的硬件基礎和軟件支撐。

從硬件上來說,成都作為國家國防科技工業的重要承載區域,在航空、航天、信息安全、軍工電子、核能及核技術應用、機電裝備和材料等工業領域已形成了較為完整的產業集群,具有較強產業實力。2013年,成都正式啟動科學城建設。目前,中科院成都科學研究中心、電子科大天府數智谷、中鐵軌道研發設計中心等項目正加快建設中,諾基亞全球技術中心、清華四川能源互聯網研究院、亞信網絡安全產業技術研究院等15家機構正式入駐天府菁蓉中心,打造軍民融合產業園等板塊,構建“1+N”軍民融合產業體系,力爭到2025年培育千億級集群。去年8月,成都市與北航涉及114億元的全面戰略合作簽約﹔去年12月,成都與紫光集團總投資超過2000億元的成都IC國際城項目簽約﹔今年3月,成都與清華大學簽署全面合作協議,深入推動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這些項目的推動和載體建設為國家科學中心建設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從軟件上說,創新驅動作為推動城市發展的第一動力已成為成都共識,成都已從頂層設計上謀劃了面向未來的創新“路線圖”,制定了實施創新型城市建設2025規劃,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出台“軍民融合十條”,探索形成“早確權、早分割,共享制”職務科技成果混合所有制改革模式﹔探索形成“盈創動力”科技金融服務模式,挂牌成立成都知識產權審判庭,設立33億元人才專項資金。這些將作為成都建設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的有力支撐。

由此可看出,成都爭創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背后是深謀遠慮的匠心考量,更是立足現實發展的戰略選擇。(張繼)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