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國家中心城市 成都全面對標

2017年03月08日10:00  來源:成都日報
 
原標題:建設國家中心城市 成都全面對標

成都高新區軟件園 本報攝影部 張全能 攝影

  本期看點

  全國兩會·國家中心城市建設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優化區域發展格局。統籌推進三大戰略和“四大板塊”發展,實施好相關規劃,研究制定新舉措。國家中心城市在國家戰略布局中肩負國家使命、體現國家意志、代表國家形象、引領區域發展。全國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成都市委書記唐良智指出,我們將全面落實中央和省委決策部署,按照報告總體要求,結合成都實際,不忘初心、砥礪前進,以“157”總體思路加快國家中心城市建設,努力為全國、全省發展大局貢獻更多成都力量。

  服務國家戰略大局,建設國家中心城市,是當前和今后成都的奮斗目標。推動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宏偉藍圖加快變為現實,需要比學趕超謀跨越、取長補短攀新高。2月底,我市舉行對標管理工作動員會,目的是深入貫徹落實中央和省委、省政府的部署要求,加快推進國家中心城市建設,進一步在實施對標管理上形成非常之勢,把對標一流、比學趕超的旗幟在全市鮮明舉起來,抓緊形成對標趕超、奮勇爭先的輿論氛圍。當前和今后,成都如何更好全面落實中央和省委決策部署,按照今年政府工作報告總體要求,加快國家中心城市建設?如何提速加力、跨越趕超,緊盯先進、對標管理,以“等不起”的緊迫感、“慢不得”的危機感、“坐不住”的責任感,快馬加鞭、奮勇爭先,以一流精神區位干出一流的工作業績?本期《理論周刊》推出擔當好國家使命,奮力建設國家中心城市專題理論文章。

  2016年4月國家批復的《成渝城市群發展規劃》明確提出,成都要以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為目標,增強西部地區重要的經濟中心、科技中心、文創中心、對外交往中心和綜合交通樞紐功能,這是國家在新形勢下賦予成都的重要戰略使命。成都按照增強輻射帶動作用和實現由國家級城市群向世界級城市群的歷史性跨越的目標的要求,積極響應、主動作為,遵循城市發展規律,梯次拓展發展空間,深入推進供給側改革,奮力推進國家中心城市建設。

  定位國家中心城市是國家戰略

  建設國家中心城市是落實國家戰略布局的需要。國家中心城市是國家賦予一座城市的發展使命,體現的是國家的戰略布局。國家中心城市建設目的是推進區域相對均衡和安全發展,需要從國際化門戶、創新中心、市場中心、文化中心和網絡樞紐五個方面來綜合統籌布局,是發展國際化、分工全球化的戰略舉措。成都要以對歷史和城市負責的態度,從戰略和全局的高度,切實肩負起國家使命,始終保持專注發展定力,不斷提升城市綜合實力,為實施國家戰略布局奠定堅實基礎。

  建設國家中心城市是推動區域協調發展的需要。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東部沿海地區率先開放發展,形成了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城市群,有力推動了東部地區快速發展,而中西部地區城市發展相對滯后。在中西部資源環境承載能力相對較強的成都建設國家中心城市,將進一步增強成都的集聚功能和輻射帶動作用,與成都平原經濟區城市以及重慶、西安、昆明、貴陽等周邊城市協同發展,促進經濟增長和市場空間不斷拓展,釋放中西部巨大內需潛力,加速推進西部大開發,推動國家區域協調發展和城市群一體化發展,全面實現由國家級城市群向世界級城市群的歷史性跨越。

  建設國家中心城市是成都面向未來發展的需要。建設國家中心城市正是未來成都發展的綜合定位,將加速推進城市國際化和現代化進程,深度融入“一帶一路”和全方位開放,提升在全球城市格局和產業分工體系中的站位﹔落實國家長江經濟帶戰略,加強與周邊城市和地區的合作,加強對內、對外雙向開放,打造內陸開放型高地和國家門戶城市,加快建設國家向西開放的門戶城市。將進一步增強集聚功能和輻射作用,推動成都平原經濟區城市產業互動、功能互補,促進成渝西昆貴“鑽石經濟圈”和西部城市均衡協同發展。

  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實踐探索

  市委將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確定為“157”總體思路,即“一個目標、五維支撐、七大任務”。並明確將建設目標確定為“六個成都”。“六個成都”明確了創新和開放“雙動力”,明確了輻射帶動經濟實力,體現了五大發展理念和成都安居樂業的精神文化。這是成都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戰略安排。為推動落實“六個成都”建設,市委市政府提出實施“六大行動”,開啟了成都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新征程。

  戰略安排和“六大行動”,直指成都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目標定位。“六個成都”和“五個支撐”蘊含成都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核心、動能、成果三層涵義。首先,建成西部經濟中心是成都未來發展的“核心”,突出體現了經濟是城市發展壯大的前提和基礎,是體現輻射帶動功能的核心所在,突出發展為第一要務的核心地位﹔其次,建成西部科技中心和對外交往中心是把“創新”與“開放”作為成都經濟發展的兩大關鍵“動能”,構建起“新常態”下成都發展的“雙引擎”,即抓住創新發展和開放發展,把創業創新作為城市發展的著力點、突破口、動力源,把開放發展作為建設國際化大都市、融入世界經濟格局的推動力﹔把先進制造業作為核心優勢產業發展,生產性服務業作為工業化后期的重點產業發展,高水平工業與服務業協調發展是成都可持續發展的聚集器、能量源﹔第三,建成美麗成都、魅力成都、幸福成都是發展“成果”,即抓住城市治理和生態發展兩條路徑,把協調發展、綠色發展作為未來城市可持續發展的根本保障,把提升市民生活質量作為城市價值的追求,實現綠色發展、循環發展、低碳發展,確保高標准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戰略安排和“六大行動”是實現新舊動能轉換的戰略布局。“六大行動”提出創新引領行動和融入“一帶一路”行動,將成都經濟社會發展動力轉換到創新驅動和開放驅動上,一方面通過產業要素內生轉型、整合再生、功能放大,全面提升全社會創新力、創業力和創造力,增強城市發展動力和核心競爭力,壯大成都核心優勢產業發揮極化效應﹔另一方面,通過優勢產業高水平融入“一帶一路”國家戰略,在沿線各國進行產業鏈合理構建,實現回波效應和擴散效應,成為區域發展引擎、資源整合中心、價值創造中心、功能放大中心和新能量中心。同時,“六大行動”明確了工業經濟在城市經濟發展中的基礎、命脈、底盤的支撐地位和作用,明確了高水平工業與服務業之間的發展位序與相互關系。從紐約、倫敦、東京和巴黎的發展歷程看,國際化大都市中心地位的確立,都有賴於早期制造業的快速發展,均選擇了工業化帶動城市化的基本成長路徑,高端制造業是國際化大都市發展不可或缺的重要經濟基礎,國際化大都市也始終是先進制造業集聚和發展的中心﹔工業化任務完成后,現代服務業成為國際化大都市的主導產業,工業經濟高度服務化,是現代化大都市的重要支撐條件。“六大行動”不僅通過“創新”與“開放”回答了成都未來經濟社會發展的動力問題,還明確了二三產業的主次及優勢產業合理布局問題。

  戰略安排和“六大行動”體現了成都可持續發展的綠色新理念。城建攻堅行動和美麗成都行動,是建設具有文化軟實力的國家中心城市的重要內涵,體現了城市發展中生態文明與工業文明協調融合的綠色發展理念,統籌生態、生產、生活三大布局,通過城市空間布局,基礎設施建設,中心城區功能品質等內涵來統籌空間、規模、產業三大結構,構建“雙核共興、一城多市”的網絡城市群和大都市區發展格局,統籌解決交通、居住、環境等問題,通過完善生態文明體制機制,強化城鄉生態建設保護,實現產業發展、城市治理、生態文明高度融合,打造宜業宜居生態文明示范城市。這些理念、任務、行動充分體現一切從生活質量出發規劃、建設、管理城市,最大程度滿足市民多層次、多樣化、個性化的物質與精神需求的城市發展的要義和價值追求,體現了“既要金山銀山,又要綠水青山”的可持續發展理念。

  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對策建議

  深化城市發展規劃。按照國家中心城市定位,在《成都城市總體規劃(2016-2030年)》和7個2025規劃綱要基礎上,結合《國家中心城市建設行動綱要(2016-2025年)》,圍繞“157”總體思路,推進“六大行動”,規劃編制國家中心城市專項實施方案和年度實施計劃,建立科學指標體系,分層分區域落實目標責任,扎實有效推進國家中心城市建設。

  主動融入國家戰略。積極對接國家“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建設兩大發展戰略和《國家“十三五”規劃綱要》,把握好國家實施《成渝城市群發展規劃》機遇,充分發揮成都在西部大開發中的龍頭引領作用,加快構建以先進制造業為先導,先進制造業、現代服務業和都市農業聯動發展的新型產業體系﹔注重“引進來”和“走出去”,深入推行“蓉歐+”﹔著力構建全方位、多層次融入全球的開放型產業體系,不斷拓展市場輻射半徑,著力打造內陸開放型經濟戰略高地。

  推動區域協調發展。深化成都平原城市群和成渝城市群合作,探索建立區域利益共享和區域合作聯動機制,制定跨區域經濟核算、基礎設施投融資、資源調度使用、環境容量調節補償、土地利用統籌等共建共享政策,不斷拓展發展新空間。加強與成渝西昆貴“鑽石經濟圈”和其他區域合作,完善協同發展機制,加快構建高效共贏的多層次區域合作格局,形成引領中西部地區發展的核心板塊。

  營造良好發展環境。優化要素配置方式,完善區域市場體系,推動資本、技術等市場一體化﹔強化人才支撐,重點引進熟悉國際規則和慣例、具有國際水准的領軍人才﹔推進政府服務方式創新,堅持以企業和群眾需求為導向,推行預約服務、延時服務、代辦服務、跟蹤服務等方式,著力構建互聯網+政府服務的B2G政企、R2G政民和S2G公共安全新型政府服務關系,合力助推國家中心城市建設,打造新的經濟增長極。

  (作者單位:成都大學成都市情研究中心)

(責編:羅娟、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