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匿百年的敘永鹽馬古道 體味背鹽人的江湖

2017年03月07日09:16  來源:瀘州新聞網
 
原標題:隱匿百年的敘永鹽馬古道 體味背鹽人的江湖

  背鹽人的辛酸:一天走二三十裡路背一趟鹽需半月

  背鹽人選擇這一辛苦的行業,完全是為生活所迫。辛苦勞累體現在所背鹽的重量,以及路途的遙遠上。

記者一行人前往金沙村鹽馬古道途中

  記者一行人前往金沙村鹽馬古道途中

  周老說,背鹽人一般都會根據自身的力氣,一次盡量背更多的鹽,這也就造成了生強力壯的背鹽人結成一個幫口,保持基本相同的前行速度,而力氣較小的,隻有另投他處。每個人背鹽的重量不確定,但基本都已達到自己的極限,走不了多久就要停下來歇息,一隊人速度有快有慢,速度快的背鹽人在這個歇息點已經出發,速度慢的背鹽人或許剛剛才到這一歇息點。在鹽馬古道興盛的時期,來往的背鹽人在路上排起了長龍,一眼望不到盡頭。背鹽人很艱辛,背上的鹽巴重,吃的又不好,一天隻能走二三十裡路,背一趟鹽要半個月時間。

  金沙村另一位92歲的老人文成凱雖然沒有當過背鹽人,但他親眼目睹了這段歷史。他說,背鹽人吃得不好,玉米面是主食,還有酸菜、鹽巴、海椒面等,不要說肉食,連米都沒得吃。睡得也不好,晚上住在“歇號”,沒有鋪蓋,秧草做的“秧氈”還有“草帘子”就是他們的鋪蓋。穿得也不好,衣不蔽體,有的背鹽人用麻繩將破布串在一起就當做衣服。

  背鹽人很辛苦,力氣小的背鹽人往往是一步一歇。在夏天時,汗水直冒,背鹽人一路上就像剛剛從水裡出來一樣,擦汗水不用毛巾,而是用竹片。“我記得背鹽路最惱火的是在‘狗腦殼’這個地方,這裡坡特別陡,往上走一步,必須要用‘拐爬子’來撐住背鹽的背簍,往上爬一步,就要歇一會。”周老說。

  在經歷半個月后,背鹽人到達目的地“飄兒井”,這是他們收獲的時候。周銀章回憶道,每次的收獲還不錯,能買不少東西,這也是他們拼命也要背鹽的原因。不過,途中不能把鹽洒出去,最后過秤時如果跟裝鹽時不一樣,會被扣工錢。而文成凱記得,當時有一個背鹽人背了一趟鹽,帶回來4件布,一尺寬、一丈二長。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