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高鐵轉地鐵 高速公路路連路

一個成都“樣板家庭”跑出來的暢行指南

2017年03月05日10:35  來源:成都晚報
 
原標題:一個成都“樣板家庭”跑出來的暢行指南

  特邀主持人:全國人大代表、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研究中心主任 侯蓉

  我在城北上班,正是緣於地鐵的開通,才敢和家人搬到城南的新家中去住,軌道交通加速成網,應該說讓我們的城市越變越小了。而高鐵及航線的開通,更是讓我們與周邊及世界的距離更近了。今日成都晚報《兩會三人行》的主人公來自一個“樣板家庭”,正是因為交通的便利,讓陳超與父母、姐姐的家連成了一條線,也改變了他們的日常生活與出行。伴隨著出川大通道的建設、航線的不斷增多、地鐵網絡越來越密,相信這樣的“樣板家庭”會越來越多。

  太跑得了!”這是陳超的朋友圈中,出現頻率最高的一句評論。自去年中旬辭去工作到現在的32周裡,每一個周末,28歲的陳超和女友劉莉總是會出現在旅途。周末朋友圈的開頭,就是陳超拍攝下的,帶有“成都”字樣的高速路出入口、火車站和機場,以及分布在成都各個街頭巷尾的地鐵車站,如果你是一個對成都交通沒有太多具象概念的人,他的朋友圈如同一本出行指南,能讓你快速上手。“不太在乎目的地是哪兒,因為總有一條路能夠讓我出發,也一定會有一條路讓我回家。”

  今年,地鐵4號線二期開通以后,從陳超目前所居住的小區到父母家、姐姐家將實現一條地鐵線直達。而地鐵4號線二期僅僅是成都軌道交通線網當中,今年將開通的3條線路中的一條。

  在家

  一條地鐵線 串起分住3地的一家人

  陳超痴迷自駕,從2013年5月拿到駕照到現在,他的駕駛裡程已超過20萬公裡。“不過,在市區出行,我的首選還是地鐵。”2010年9月,在成都地鐵1號線開通載客試運營之前,陳超獲得了一張地鐵體驗卷,從升仙湖站坐到世紀城站,再從世紀城站到升仙湖站,陳超完完整整坐了個往返。“之前在北京、上海和深圳坐過地鐵,那時候就覺得地鐵應該是一個大城市的標配。”當成都擁有地鐵的那一天真正到來,陳超難抑內心的激動與驕傲。

  2010年開通1號線,2012年開通2號線,2014年開通2號線東延線,2015年開通1號線南延線、4號線,2016年開通3號線。如今的成都地鐵,從剛開通時單線營運、日均客流不到10萬人次的“小打小鬧”,到擁有4條主干地鐵線108公裡運營長度的“米”字形地鐵線網,和日均180萬人次以上的客流。

  陳超的父親、52歲的陳志均居住在成都大學內。在十陵經營電器維修鋪近20年,陳志均每周都需要到城隍廟電器市場購買電子元件,最早是騎自行車,后來改坐公交車。“公交車能夠直達,但是有點慢,遇到堵車的話單程就需要1個半小時。”陳志均家對面就是青龍湖濕地公園,家樓下則是尚未營運的地鐵4號線二期成都大學站。每天吃過晚飯以后,愛帶孫女去青龍湖散步,走到地鐵站出入口前,總會停下來看上兩眼,每一次都會感嘆:“就是快!”

  老伴曾傳香也在期盼4號線二期的開通,她和老伴住在成都大學站,女兒住在來龍站,兒子在萬年場站,一條4號線把自己和子女無縫連接在了一起。

  辭職后,陳志均索性選了個“對口”的職業:全職網約車司機。“在做全職以前,也零星跑過網約車。那個時候單子多,如今全職做,收入還不如那個時候了。”在陳超看來,除開網約車公司合並之后帶給駕駛人的影響以外,越來越多的成都人選擇地鐵出行也是重要因素。“大多數單子集中在地鐵線路的首末兩端,去往地鐵去不到的地方。”就在記者採訪陳超的當天,陳超婉拒了一名乘客從桐梓林到文殊院的下單,“他上車以后,我一聽是外地人,我就把他送到桐梓林地鐵站,讓他坐地鐵,更快更便宜。”

  出游

  高速公路網 兜兜轉轉好愜意

  “這個周末要出太陽,我們到哪兒去耍一下?”劉莉把這個每周都討論的問題,再一次拋向了陳超。與陳超成為戀人的第一個周末,劉莉是在旅途中度過的。從成都出發,沿成灌、都汶高速公路一路向西,在朋友圈中的朋友們還睡眼惺忪的時候,兩人已在若爾蓋縣的草原上躺著仰望藍天白雲。“都喜歡在路上的那種感覺。”劉莉坦承,同樣愛好旅行是兩人走到一起的最初契合點。

  “要感謝這幾年越來越密的高速公路網,沒有這些高速公路,感覺就會打折。”陳超所言不虛,從最早的成渝高速到后來的成綿、成樂、成雅、成灌、成彭、成溫邛、成南、成自瀘、成巴,以及新近通車的二繞和成安渝省界至二繞段,越來越多的高速公路編織出一張龐大的環+射狀高速公路網。

  “雙向8車道(包含應急車道),從成都一直到重慶,太期待它全線開通了。”成安渝高速二繞至省界段剛剛開放通行的那個周末,陳超和劉莉就通過這條高速公路自駕前往重慶。“除了連通很多原來沒有高速公路的地方以外,更重要的是,一旦遇到堵車就不會堵在路上傻等,能有轉換的繞行道路。”

  4月,成安渝高速入城段將修通,成安渝高速全線通車在即。

  出省

  坐出川高鐵 一路都是安穩的夢鄉

  陳超的外侄女任雨辰今年5歲,對高鐵和高速公路都不陌生。“成渝高鐵開通以后,經常帶她坐,上車就睡著,下車還不醒。”陳琳是任雨辰的母親,在她看來,女兒在高鐵上睡得是最安穩的。

  劉莉同樣是成渝高鐵的忠實擁躉,因為家庭和工作的原因,時常需要往返於成都與內江。“開車開得再快,也要2個小時左右,高鐵隻要40分鐘。”

  2009年,從成都出發經由滬蓉鐵路、遂渝鐵路開行的和諧號動車組把成都帶入了高鐵時代。

  2010年,成都至都江堰、青城山客運專線開通﹔

  2013年,成都至離堆公園客運專線開通﹔

  2014年以來,成都高速鐵路投產的腳步越來越快:成都至彭州客運專線、成綿樂客運專線當年開通﹔2015年,成渝客運專線開通。

  “期待高鐵越來越多,越來越快。和全國大部分通高速鐵路的城市相比,成都動車組列車的速度還不算快。”陳超期待西成客專今年能夠按期開通,其設計時速250km,將徹底打開成都北上進入最快高鐵網的瓶頸。那時成都到西安的直通時間將縮短至3個多小時。

  按照計劃,除了西成客運專線以外 ,成都今年還將開通成昆鐵路成都至峨眉段復線,並力爭開通成蒲鐵路。同時,還規劃了成都至達州至陝西時速350km的高鐵通道。

  蜀道不再難,坐高鐵快速出川,不再只是夢。

  代表委員說

  3號線開通

  給熊貓基地帶來了客流

  說到成都在交通建設的巨變,全國人大代表、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研究中心主任侯蓉“有一肚子的話”要說。“上世紀90年代,剛到熊貓基地來工作的時候,基地外面連正常運營的公交車都沒有。”在那個沒有基本公共交通覆蓋的年代裡,出行全靠“火三輪”,侯蓉是那個年代的見証者,“上下班都要坐火三輪到汽車站附近,才有公交車坐。職工上下班得坐通勤車,每天早上7點25分從九裡堤發車,經常要9點30分以后才能到,最晚的一次到達后直接就吃中午飯了。”交通不暢還直接影響了職工的工作時間,降低了工作效率。

  “去年地鐵開通以后,情況改變很大。”住在人民南路的侯蓉已習慣不開車上下班,“我從倪家橋站上1號線,坐到省體育館站換乘3號線到熊貓大道站,下來再換乘公交車,順利的話50分鐘就到了。”據侯蓉介紹,去年地鐵3號線開通以后,熊貓基地的年客流量從2015年的300萬人次上升至360萬人次。

  名人眼

  文化部藝術發展研究中心專家、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員黃家祥:

  發達交通

  讓文化跟隨人流匯聚成都

  2010年2月,黃家祥直接負責了在雅安市滎經縣境內漢代古墓群的考古發掘。“在當時的發掘過程中,我們發現了大量的銅器、漆器、陶器。事實上,此前在滎經縣同心村,就曾經出土過一把戰國時期的銅矛,銅矛上鏨刻有‘成都’二字。”有成都二字的銅矛,一來証明了成都歷史的悠久﹔另一方面也同時印証了《史記》 中關於成都存在於南絲綢之路當中的准確性。“在《華陽國志》中,也記載了關於成都所產的蜀錦(布)、邛竹杖通過南絲綢之路經過雲南、緬甸傳到印度的歷史。”黃家祥告訴記者,成都從古至今就是中原入藏、入滇的交會處與重要節點,也是古代南方絲綢之路的門戶和必經之路。

  “古時作為交通門戶的成都,成就了自己在南方絲綢之路上繁榮與輝煌的地位。”黃家祥認為,當下的成都,依然閃爍著多元一體、厚重豐富的文化在成都匯聚與碰撞的精彩。“1998年,我作為三星堆外展的工作人員到日本出差,還需要在上海中轉飛往日本的航班。今天,不僅成都到東京每天都有航班,到舊金山、法蘭克福都有直飛航班了,這在20年前根本不敢想象。”黃家祥表示,暢通便捷的立體交通網成型,不僅能夠讓成都獲得經濟發展的機遇,更能讓成都在文化層面上取得成績和突破。“發達的交通,讓文化跟隨人流一起向成都匯聚,未來的成都一定會是匯聚多元文化的國家中心城市。”

  成都傳媒集團全國兩會特別報道組記者 黃尚斐 攝影報道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