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少女朋友圈直播“自殺” 兩網友深夜報警求助

2017年02月06日07:15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16歲少女朋友圈直播“自殺” 兩成都網友深夜報警求助

  繼第一次“自殺”未遂一周后,16歲的阿玲(化名)竟在朋友圈又發布了一段自己疑似“喝農藥自殺”的視頻,2月3日凌晨1點半,阿玲發布的消息被一位成都網友看到,后者隨即報警。不久,另一位看到視頻的成都網友也趕緊報警。

  阿玲事后告訴警方,自己之所以“喝農藥自殺”,是因為父母阻撓自己外出打工的請求。經過民警細心開導,阿玲表示不會再採取類似極端方式來抗議父母的意見。其父母也表示會注意和女兒的溝通交流方式。

  16歲少女直播“自殺”

  南充警方深夜尋人

  2月3日凌晨1點半,南充市嘉陵區公安分局安平派出所接110指令稱,轄區一名16歲少女正通過微信朋友圈直播“喝農藥自殺”。

  報警的是一位成都網友,安平派出所值班民警楊警官和同事接到警情后,隨即驅車前往事發地點。不過,網友並不知道阿玲的名字以及詳細家庭住址,根據阿玲在朋友圈發布“喝農藥自殺”視頻的地理位置顯示,阿玲此刻應該是在嘉陵區橋龍鄉。

  成都商報記者曾看過阿玲所拍的這段疑似“喝農藥自殺”視頻,時長1分04秒,從畫面判定,阿玲當時是在黑暗環境中拍攝的,期間有撕開疑似農藥包裝袋的動作,接下來,阿玲將一個裝在碗裡的疑似農藥一口氣喝完,隨后又張嘴証明自己確已將“農藥”吞進肚裡,視頻隨后結束。

  凌晨2時許,楊警官和同事趕到橋龍鄉場鎮后,連續敲開場鎮上幾戶居民的門后,但無人認識視頻中的女孩。正在此時,南充市110指揮中心再次接到另外一位成都網友小項的報警,小項給警方提供了阿玲的家庭住址。2月5日,小項告訴成都商報記者,當晚,他在微信上收到了阿玲發來的一段視頻,自己一開始並未在意,但仔細觀看,發現視頻中的阿玲竟然在“喝農藥”,小項趕緊在微信上勸說阿玲,但阿玲很少回應,也未說自己如此做的原因,無奈之下,他隻好報警。

  得到小項提供的信息后,民警又驅車趕往阿玲所在的村庄,並與該村村干部取得聯系,由於山路並不好走,直到凌晨3時許,民警終於見到阿玲的父親劉某某。見到民警,劉某某一頭霧水,他根本不知道女兒在朋友圈直播“喝農藥自殺”一事,他甚至沒有覺察到女兒當晚有任何異常。

  少女自稱曾兩次“喝藥自殺”

  因父母阻撓她外出務工

  聽完民警的講述,劉某某趕緊去叫醒在另外一個房間睡覺的女兒。

  楊警官告訴成都商報記者,一開始,阿玲面對其父母的詢問,並不承認自己“喝農藥自殺”一事,情緒也不好。經過民警開導,阿玲承認自己在微信上發布了“喝農藥自殺”的視頻。民警隨即准備帶阿玲去醫院救治,不過,阿玲果斷拒絕了民警的要求,聲稱自己喝的是一種“農藥輔助劑”,沒有藥效,自己前幾天也曾在家裡喝過同一種“農藥”,身體沒事。對於阿玲自稱的兩次“喝農藥”,其父母均表示並不知情。

  阿玲稱,自己之所以“喝農藥自殺”,是因為父母阻撓自己春節后再次外出務工。據悉,阿玲去年曾在成都上班,但春節回家后,家人便不同意阿玲年后再到成都打工,雙方曾為此賭過氣。民警隨即對阿玲進行了耐心的勸導和教育,阿玲表示自己今后不會再採取類似極端方式來抗議父母的意見。其父母也向民警表示,接下來會注意和女兒的溝通交流方式。

  楊警官說,因不確定阿玲所述“喝農藥”的事情是否真實,他和同事在阿玲家裡待到凌晨5點,確認阿玲身體確實沒有異常后才離開。次日,民警再次對阿玲的家人進行回訪,確認其安然無恙。

  2月5日,當晚報警的成都網友小項告訴成都商報記者,他事后收到了阿玲發來的微信消息,阿玲讓他刪除當晚傳給他的疑似“喝農藥自殺”視頻,並表示今后不會再做出類似過激的行為。成都商報記者 王超

(責編:李強強、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