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商務樓屋頂隔59間客房出租 入住近百人

2017年01月16日10:17  來源:新聞晨報
 
原標題:商務樓屋頂隔出59間“客房”出租

  昆侖商務樓樓頂違建“客房”內電線、網線亂拉,存有嚴重安全隱患。  晨報記者 肖允

  晨報記者 王亦菲

  因地處閘北、普陀、靜安三區交界處,交通出行便利,長壽路393號昆侖商務中心12樓屋頂上方的“復式公寓”成為不少“滬漂族”租房的好地方。然而,這卻是一處藏身於商務樓頂樓的違法建筑,其屋內電線密布,網線、路由器隨意擺放,存在嚴重安全隱患。同時,該層樓屬辦公樓性質,是違規出租。

  昨天,經過消防、房管局、街道、物業、產權人、“二房東”等協商,違法搭建部分將於6月25日拆除。

  2010年開始在屋頂搭建

  昆侖商務中心位於長壽路、常德路路口,樓下就是亞新生活廣場,附近有軌交7號線、13號線,匯集十多條公交線路,距離靜安寺僅3公裡。

  “商務樓裡以中小公司、美容院、美甲店之類居多,平時進出的人不算特別多,寫字樓談不上高檔,但比較安靜,環境也比較整潔。”在樓下上班的陳女士說,從2010年開始,寫字樓頂樓悄然發生了變化。“開始陸續有各種建材搬上樓,敲敲打打,我們開始以為是維修屋頂之類的工程。”

  沒多久,“維修”結束,陳女士發現有陌生人頻繁進出。“大多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也有四十多歲拖家帶口的,人越來越多,我們這才發現,他們是住在樓頂的租客。”

  近60間房間月收租9萬

  “我們就是圖便宜和方便,這裡租金一千多塊,附近哪個小區租得到?”多名租客說,他們每月租金和電費都交給一個姓陶的管理員,並沒有見過房東。在租客的引導下,記者在一處小賣部找到了所謂的管理員老陶。

  “你們來租房子啊?沒有空房間了,都租光了。”見記者在門外張望,剛從外買菜回來的老陶打開了小賣部大門。這裡既是他工作的地方,也是他的暫住處。老陶說,這個“公寓”在這裡開業已經四五年了,生意一直不錯。通常剛有人退房,就有下家入住。老陶說,按照房間朝向、面積、裝修程度不同,租金從1200元至2400元不等。“熱水器、衛生間、空調、冰箱都有,但是2400元的房間大一點,有沙發、洗衣機。”

  當記者問及房屋出租是否有相關手續時,老陶也不回避。“我也不知道,搞不好可能要拆。這個要問老板了,他說是從物業租來的,好幾年了也沒什麼事。”為了進一步擴大利潤,連安全通道都改造成了“客房”。“真的有什麼事,撞開就行了。”老陶輕描淡寫地說。

  記者粗略算了一下,按照每個房間1500元的月租金計算,“13樓”三層加起來近60間房間,一個月的房租收入約為9萬元。

  物業非產權人,管不了

  對於老陶所謂房東從物業租賃的說法,大樓物業上海煒欣物業管理有限公司明確否認。“我們只是管理方,不是產權人。沒有資格出租,也不可能出租。”物業經理聶先生說,該頂樓“公寓”是在2010年左右搭建,當時物業發現后曾開過整改通知書,但對方不予理會。“我們沒有執法權,沒有權力過問,也不能強拆。”

  聶經理解釋,老陶口中的“老板”其實是“二房東”,“據我所知,他是從真正的產權人手中租來的,進行改造后再對外出租。”

  商務樓頂樓為何會有產權房?對此,物業表示也不清楚。“我聽產權人說,他們是幾個人合伙從銀行買來的拍賣房,至於房子本來的產權屬於誰,物業無從知曉。”

  二房東承認是違法搭建

  昨天下午,記者轉輾找到“二房東”小羅。“我承認是違法搭建,如果要我拆,我立刻就拆。”小羅告訴記者,他是2010年從產權人宋先生手中租來該處房屋。

  “網上看到他發廣告說有房子出租,我覺得蠻好,就租下來了。”隨后,他對房屋進行了改造、分割、裝修。“主要是加了一層,原來二樓層高很高,將近5米,我中間加了一層,共隔出59間房。2010年年底對外出租。”

  小羅說,當初他從宋先生處以每月27000元租下來,當初簽的合同是5+3,就是5年后再續約3年。“裝修、改建一共花了200萬。”

  消防部門開具的通知書中,被查單位是“上海安投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並非是公寓、酒店等具有居住資質的單位。小羅承認,注冊這個公司是為了打“擦邊球”。因為在他看來,公司營業范圍中包含“物業管理”就意味著可以做房屋租賃。

  產權屬辦公用房不能住人

  普陀區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工作人員張先生表示,經查看后目前明確兩點:違章搭建和違規使用。

  “部分建筑不是原始設計,產權証上面的結構是兩層,現在實地看下來是三層,有加層、加寬情況,這些都是違建,應該責令拆除。”張先生說,即使有產証証明房屋主體合法,也並不代表可以違規使用。

  在物業管理辦公室,記者看到了該樓層的產權証,房屋類型一欄寫的是辦公樓。“這說明規劃時,這個房屋的原始類型是辦公用房,現在對外出租住人,屬於變更性質,在法規上是不可以的,包括對外作為公寓租賃也是不允許的。”

  為何該處違建存在5年主管部門遲遲沒有發現、查處?對此,張先生坦言,對於住宅小區內的違建,房管部門有一套完整的巡查機制,但對於商務樓的巡查確實存在一定的“真空”地帶,並不會定期巡查。

  違建部分6月25日拆除

  關於該樓層是否屬於群租,房管局尚在調查。“群租這個概念主要針對住宅小區,昆侖商務中心不是民宅,而是商業用房,從嚴格意義上說,並不能算群租。”不過該工作人員指出,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對於群租的認定,其中一條就是如果不符合消防要求,也可以納入群租范圍。

  “現在看下來,盡管違法搭建裡面通道還是比較寬的,但是室內、室外的線路、拉線排線不正規,不符合上海相關生產、消防安全的規定。”長壽路街道安全辦相關工作人員介紹,“是不是群租還需要多部門溝通、調查后認定,但現在我們已經責令物業立刻出具整改通知書,讓‘二房東’對消防、違法搭建進行整改。”

  昨天上午,記者遇到了正在現場查看的普陀消防支隊消防人員。檢查后發現,該樓層存在佔用疏散通道、安全出口行為,滅火器、指示標志、應急照明燈未保存完好有效,電器線路設計、維修、檢測不符合規定,且改變建筑物用途,不符合消防要求。此外,有私自改建行為。

  昨天下午,經過消防、房管局、街道、物業、產權人、“二房東”等的協商,違法搭建部分將於6月25日拆除,租客將逐步勸退,具體退款事宜另行協商。

  ● [記者探訪]

  “復式公寓”內 未見消防設施

  昨天上午,記者搭乘電梯來到昆侖商務中心12樓,再沿著安全通道,走樓梯抵達13樓。首先看到的是一個約1.5米寬的走道,兩側分布著大小不一的多個房間。白色的地磚、牆面、深棕色的門板,乍一看,是一棟看起來裝修風格頗小清新的“公寓”。

  記者仔細一看,“牆面”是有縫隙的,探頭望去,是整個商務樓的機房等公用設備。但設備旁的空地上堆滿了各種生活垃圾,因為天氣悶熱,已經散發出陣陣異味。沿走道向前,左右兩側各自分布著十多間“客房”,門牌號最小的是“13-101”、最大的是“13-119”。每間“客房”門外散落著三四雙鞋。因為樓道窄小,放置鞋架后,過道剩余的寬度不足50厘米。

  通道內還設置有廚房、盥洗室、晾晒區,樓道裡裝有監控探頭。通道的網絡路由器上連接著密密麻麻的網線。有意思的是,這裡的洗衣機、微波爐、電磁爐都是有償使用,洗晒區的三台洗衣機旁都安裝有投幣機。

  “這裡是一樓,上面還有兩層,你要租的話,可以去上面看看。”一位租客以為記者是來看房的,熱心指點。“我們一家6口都租在這裡,人多就租了兩間。1800元一間。”租客指了指身后的“蝸居”,十多平方米的房間內放了兩張上下鋪,剩下的空間隻容得下一個小小的衛生間。打開衛生間門,不足一平方米的空間內,洗漱台、淋浴、坐便幾乎合二為一。“這個地方租金還算可以,交通也方便,我們來打工不可能租太貴的房子。這裡住一年多了,付一押一,合同是一年一簽。”

  順著低矮的樓梯,記者走到二樓。這一層的門牌號都顯示為“13-20×”,粗略數了一下,共有27間“客房”。二樓樓層特別矮。記者身高1.7米,站直后距離房頂不過20厘米。三樓格局與二樓類似,但“客房”數量略少,僅8間,門牌號則是“13-30×”。

  整個“復式公寓”內,沒有看到任何消防設備。

(責編:羅昱、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