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大嬰兒肝硬化 27歲媽媽割肝救子(圖)

2016年12月31日08:17  來源:成都商報電子版
 
原標題:母愛如山 7月大嬰兒肝硬化 27歲媽媽割肝救子

  看著一天天康復的孩子,媽媽臉上露出笑容

  馬上就滿10個月的航航(化名),已經能穩穩坐住,可能是冬天穿得有些厚,還沒有學會爬。一大堆玩具被航航冷落在旁,已經有些胖乎乎的小手最喜歡耍數據線,固執地一直想要把線頭拽下來,讓人忍俊不禁。

  兩個月前,27歲的媽媽王雅如(化名)把肝臟的一部分移植到孩子身體裡,如今在航航體內運轉良好。

  兩月大孩子

  確診先天性膽道閉鎖

  今年3月,航航出生,一家人高興極了。可是后來,家人發現航航的黃疸一直退不了,特別是虹膜也變成黃色,這跟新生兒的黃疸可不一樣,家人有些著急。“有點鬧,但是不愛哭,其他都跟正常孩子一樣。”王雅如說。

  先后到多家醫院檢查,航航最終被確診為先天性膽道閉鎖,膽管功能缺失,有肝腹水、肝硬化的病症。“一開始我們還是抱有僥幸心理,希望不是那麼嚴重。”王雅如說,確診前的擔心在得知結果的那一刻成了茫然無措,該怎麼辦?

  毫無頭緒的王雅如和丈夫上網搜索關鍵字,網上五花八門的答案讓他們心涼了半截,甚至還有網友說這種病的孩子活不過1歲!后來,咨詢過醫生,通過網絡和朋友認識了一些病友爸媽,兩口子才慢慢冷靜下來。6月初,航航接受了第一次葛西手術,這種緩解性手術成功治療過一些同樣情況的孩子。但症狀好轉隻持續了不到一個月,剛准備出院的航航面色又變黃了。“這個時候就曉得,做肝移植是早晚的事。”王雅如說。

  媽媽捐肝 移植是唯一的救命方法

  “害怕、擔心,但必須要做手術,做有85%的希望,不做就是0。”王雅如從得知肝臟移植是唯一能救孩子的方法,態度就很堅決,“用我的”。

  航航外婆不同意,擔心影響女兒身體,堅持要把自己的肝臟給外孫。但王雅如想得很明白,家裡隻有自己和孩子同是A型血,0型血的丈夫有些輕度的脂肪肝,又是家裡頂梁柱,而且自己更年輕,肝臟的狀態肯定要好些,“要給他最好的”。最終,外婆鬆了口,在同意書上簽了字。

  孩子生病,當媽的操碎了心,短短一個月,王雅如就瘦了10多斤。移植手術前,一直狀態良好的航航有了些不良反應,雖然每頓都能吃奶300ml,但盡數會吐出來。“天氣轉涼了,擔心他感冒、嗆住,生病就不能做移植了。”航航爸爸說,已經是晚期肝硬化的航航肚子裡全是腹水,小肚皮脹得老高。

  “跟我們住一個病房的也做過肝移植,手術傷口我看到過。”王雅如說,她了解過相關知識,捐肝的手術刀口不小,有的長20多厘米,有的還是橫亙在肚子上一個大大的“人”字形,“以后就遮住吧,不露出來”。

  機器人取肝 媽媽傷口隻有7厘米

  “成人最小的一葉肝臟,對於7個月大的孩子來說都大了。”川大華西醫院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楊家印說,此前的手術方式會造成捐獻者身體上大的創口,既影響美觀,還可能影響運動功能恢復。“所以這次我們決定使用機器人取肝,把對供體的影響降到最低。”楊家印說,保証王雅如術后能漂漂亮亮地穿上比基尼。

  10月31日,王雅如和航航被推入手術室,要取出王雅如肝臟中最小葉的Ⅲ段部位,大約200g左右,植入到孩子體內。“既要保証手術后媽媽肝臟功能完好,還要確保植入部分的功能。”楊家印說,用機器人做移植手術,好比“遙控筷子吃飯”,還要保証直徑3毫米的肝動脈、6毫米的門靜脈、3毫米的膽管完整,難度系數極高。在國際上,用機器人取Ⅲ段肝臟的精密手術,此前還未有報道案例。川大華西醫院副院長曾勇教授主持手術,吳泓和楊家印兩位專家先后完成取肝、移植部分,6個小時后,手術順利完成。

  “只是在下腹部有一道像剖腹產手術后的傷口,隻有7厘米長。”王雅如覺得自己很幸運,航航手術成功,自己的身體也沒有太大的影響。手術后20多天,王雅如就正常上班了。航航出院時瘦得皮包骨頭似的,到現在已經18斤重,達到了同齡孩子差不多的體重。成都商報記者 於遵素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