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學者看"全面從嚴治黨":讓民對國更有信心

羅伯特·勞倫斯·庫恩

2016年12月15日09:4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讓民眾對國家更有信心

  羅伯特·勞倫斯·庫恩

  尤裡·塔夫羅夫斯基

  杰弗裡·裡格爾

  黃載皓

  埃貢·克倫茨

  實現中國共產黨在新時代的使命,必須堅定不移全面從嚴治黨。從嚴治黨,激濁揚清,營造出黨內風清氣正良好政治生態,更獲得廣大民眾對執政黨的信心和愛戴。從嚴治黨,讓中國共產黨煥發生機、不斷前進,也贏得世界矚目和肯定。日前,本報記者採訪了多位外國專家學者,他們從不同視角、以不同感受暢談對中國共產黨全面從嚴治黨的認知

  強力反腐

  為改革護航

  羅伯特·勞倫斯·庫恩

  中國共產黨的全面從嚴治黨行動,即“四個全面”戰略布局中的第四點,它有兩個基本前提。第一個前提,至少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國共產黨作為執政黨的地位至關重要。第二個前提,中國必須實現深刻變革,比如經濟方面進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社會方面改善醫療和教育,減少地域差異。如果沒有中國共產黨明確、一貫和全面的領導,這種轉變不可能實現。

  一些外國分析人士和媒體認為,中國的反腐敗行動是政治權力和控制的工具,這暴露了他們對中國的膚淺和單一維度的理解。鑒於國家的體量和復雜程度,中國領導人的每一項重要決定都出於多種考量。基於此,我認為中國共產黨全面從嚴治黨,加大反腐力度主要有6個方面的考慮。

  首先,要將腐敗官員繩之以法。現在是法治社會,如果不尊重法律,沒有公正的司法體系,就不可能管理好現代社會。

  第二,全面從嚴治黨能夠保証共產黨高效地執政管理,做出對公共利益有益的決定,而不是被個人的利益所扭曲。

  第三,加強紀律能夠使共產黨贏得公眾信任,使人民對黨更有信心。

  第四,腐敗官員經常阻礙經濟改革和法治,經常搞“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因為改革和法治威脅到他們的私人利益。所以,懲治這些腐敗官員有助於全面深化改革和法治制度化。

  第五,雖然絕大多數腐敗官員隻謀求保護自己個人利益,但還有一小部分人有政治野心,甚至不惜破壞社會穩定,將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將他們撤離領導崗位有助於維護政治穩定,這對中國來說至關重要。

  第六,打擊腐敗,包括公開曝光和廣泛教育,對整個社會都有利,可以提高道德水准和誠信建設。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程中,中國要成為一個全球性的榜樣,提高中國人民的福祉,培養風清氣正的社會風氣至關重要。

  我聽到有人抱怨說,反腐敗會拖累國內生產總值,因為一些官員不願意將自己置於聚光燈下,不願冒著被調查的風險去做事。他們擔心,現在做事多了反而有可能牽扯出對以前違規行為的調查。反腐行動也許對中國經濟產生了短暫的“負面影響”,事實上獲得的好處是長遠的。

  有人認為腐敗是中國強大的政府和共產黨領導地位的產物,這種說法站不住腳,因為腐敗是世界性難題,隻要有機會,就有人會腐敗。很多國家都有腐敗問題。中國官員腐敗涉及的金額似乎很高。我認為,這與中國在過去30多年裡創造巨大的、前所未有、甚至超乎想象的財富有關,政府能夠支配創造財富的資源。用習近平主席形象的比喻,“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裡”,就是對症下藥。

  執行嚴格紀律有多重好處。例如,在我為中國跨國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提供咨詢意見時,如何處理腐敗問題總是一大難題,重要程度僅排在知識產權之后。中國共產黨的反腐敗行動大大減少了這一擔憂,使跨國公司在中國做生意更便利,中國也更容易建立世界級的標准。

  “全面從嚴治黨”是“四個全面”中的最后一點,是前三個“全面”得以推進和實施的基礎。全面從嚴治黨非常必要,但還不是全部。更大的挑戰是如何使黨的紀律制度化,遵守黨紀應依靠制度來管理,制度應發揮系統性、一貫性的作用,為改善人民福祉和實現國家復興不斷注入動力。

  (作者為美國公共學者、政治經濟評論員、跨國公司戰略顧問,本報駐美國記者張朋輝採訪整理)

  佩戴黨徽

  越來越流行

  尤裡·塔夫羅夫斯基

  在探索絲綢之路中國段的旅行中,我發現這幾年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把鮮紅的共產黨員徽章佩戴在胸前,其中不乏青年人。從1976年到蘇聯解體時,我一直是蘇共黨員,但那時候在蘇聯很少有人為自己的黨員身份如此自豪。所以我和這些中共黨員交談時得到了許多真誠而有趣的答案。

  在甘肅省張掖市的一個風力發電場上,一些年輕人回答我:“我們加入中國共產黨,因為我們為國家的迅速發展和人民生活改善驕傲!我們自己的生活都有了明顯改善。”

  在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交匯的連雲港,一位年輕人告訴我:“入黨象征著為黨的決策負責、為中國變成世界大國取得的成就自豪。比如,‘一帶一路’偉大構思正在我眼前慢慢實現,成為一個全球級別的大項目。”

  一位北京的中年學者入黨已經10多年,但從去年才開始佩戴徽章。他說:“這些年開展的真正有力的反腐斗爭讓我對共產黨的理想恢復了信心,讓我充分感受到坐紅旗轎車的人和騎自行車的我是平等的——在黨的紀律面前人人平等。”

  在甘肅武威一個放射生物學研究中心,年輕的科研人員們都佩戴著鮮紅的黨徽。他們告訴我:“中國共產黨保障國家科學技術研究走向領先水平。在中國夢的理想指引下,我們能夠清晰地看到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也看到我們能為這項偉大事業做出貢獻。”

  在烏魯木齊,我和一位老教授長談了蘇聯共產黨失敗的原因和俄中合作的前景,他說:“我們的黨就像一隻鳳凰,涅槃重生之后比過去更美更強。和黨一起走過了苦苦甜甜的歲月,我現在明白,過去幾十年的犧牲和努力都沒有白費,正確的戰略方針保証中國在世界上擁有穩定的地位,給人民帶來了安定幸福的生活。”

  我一直在思考著中國共產黨受歡迎程度劇增的原因。我認為,中國共產黨在解決實際問題、制定與國情相符合的長期規劃方面表現出的能力是獲得民心的最重要因素。對中國來說,“新常態”可以將龐大的國民經濟帶上現代化道路,促進創新產業發展、提高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改善環境、建立成熟的內需市場。

  同樣,“一帶一路”建設也體現了中國政府的戰略思想具有長遠的前瞻性。

  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並將人民幣變成國際貨幣、建立全球范圍內的金融體系。中國在國際事務中的地位越來越高,並且積極為世界提出自貿區方案與互利合作項目。中國與中國的執政黨身上不僅肩負著本國的命運,同樣也肩負著全世界的命運。

  中國共產黨強大的生命力在於與時俱進,不斷前行。

  當然,不是所有中國人民都意識到了自己的國家和執政黨已經在世界上有了全新的作用。但隨著黨內教育的宣傳推廣,人民會逐漸對黨的先進性和領導力有更深刻的理解。那些自豪地佩戴著徽章的共產黨員已經感受到了這一趨勢,並且准備分擔黨肩負的艱巨任務,他們將和黨共同迎來偉大的成就。

  (作者為俄羅斯人民友誼大學教授,本報駐俄羅斯記者曲頌採訪整理)

  打擊腐敗

  要獎懲並重

  杰弗裡·裡格爾

  我經常前往中國訪問,雖然與中央政府官員接觸不是很多,但與蘇州地方政府官員打過很多交道,特別是蘇州工業園區的工作人員。他們視野開闊,無論職務高低,都對我們的工作給予了很大支持。今年11月11日,悉尼大學在蘇州工業園設立了中國中心,這是過去5年來我們與中方共同努力、緊密合作的成果。我被指定為指導蘇州工業園高等教育園區工作的外籍顧問之一,也是基於我們的良好合作。

  我把個人收藏的很大一部分書籍,包括中文和歐洲語言的書籍,都捐給了蘇州工業園區獨墅湖圖書館。作為對我個人貢獻的認可,圖書館以我的名字命名了一間非常優雅的閱覽室。對我來說,所有這一切都體現了負責高等教育的蘇州地方官員的擔當和國際化視野。

  中國執政黨現在特別強調黨員要保持先進性和純潔性,這很重要。當然,實際行動遠比口號重要!在我看來,中國的執政黨需要付出更大努力以確保各級官員在內心深處完全理解保持黨的先進性與純潔性的現實和重要意義。

  先進性的對立面是落后,純潔性的對立面是腐敗,這兩點對執政黨實現為人民服務的宗旨來說至關重要。中國共產黨認識到其中的重要性,並強調這些理念是因為在執政過程中存在著落后和腐敗,進而對黨的執政造成威脅的風險。

  和所有的執政黨一樣,中國共產黨面臨許多挑戰。在我看來,中國面臨的最大挑戰——當然也是其他許多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共同面對的挑戰——分配不均以及處於社會最底層人員面對的看似無望的境地。政府應該加大對低收入人群及其子女的教育力度,努力提高他們的生活水平。在緩解收入不平等問題上,勞動力的大規模流動或許弊大於利。

  我建議中國官員重新閱讀《韓非子》一書,特別是有關獎勵與懲罰“兩手並重”的內容。中國共產黨打擊腐敗、懲治貪官的同時,也應重視獎勵那些為民眾做出貢獻的清廉官員。與懲罰一樣,獎勵也是打擊腐敗的一種手段。

  對於中國共產黨在社會治理、發展經濟和推進教育體制改革等領域取得的巨大成就我深表祝賀。我認為,在教育領域還可以做許多工作,比如加強學生實踐和學術研究。中國學校還應該加強對學生的公共道德教育,培養其是非觀念。應有的教育對預防腐敗來說能起非常重要的作用。

  (作者為悉尼大學中國研究中心主任,本報駐澳大利亞記者李鋒採訪整理)

  杜絕隱患

  興國平天下

  黃載皓

  因為在大學工作,我同中國大學、研究機構有很多交流。2013年起,我感受到中國發生了明顯變化。中方主辦研討會,不再拘泥於形式,內容也更務實,連接待餐點也簡單許多。特別是今年10月末,我去北京參加一場大學主辦的研討會,10位教授午餐隻花了450元,這都源於中國共產黨實施的八項規定。

  與北京的出租車司機和包子鋪的服務員攀談,從他們那裡我也感受到中國的變化。這些老百姓把從嚴治黨理解為中國共產黨領導層為國家和民族率先垂范的努力,他們對國家的發展充滿信心。

  全面從嚴治黨,成為中國共產黨十八屆六中全會的核心議題,也是“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驅動力。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應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從嚴治黨正是這一切之根源,也是實現“四個全面”的正解。

  中國共產黨是全國人民的領導核心,歷史也証明了這是正確的選擇。為什麼中國共產黨現在要強調全面從嚴治黨呢?在我看來,一是積極應對外部環境變化,需要中國自身壯大能量。中國共產黨的執政能力要得到國際社會的肯定,這是中國構筑全球領導力的基礎。二是中國共產黨領導層也需要正視來自內部的各種挑戰。從嚴治黨可以理解為中國共產黨自我淨化的努力。三是中國共產黨長久以來追求民族復興,為實現國家產業化和現代化作出努力,並將提高人民幸福感和實現小康社會列為發展目標。

  在韓國,為消除政府與財團間隱蔽的交易怪圈,韓國國會通過了《禁止不正當請托與收受財物法》,即“金英蘭法”。值得感慨的是,中國的反腐進程已經達到相當高的水平。但是,如果讓腐敗稍有喘息,它就會像毒蘑菇一般瘋長,為了杜絕這一隱患一刻都不能鬆懈。

  中國共產黨今年迎來95歲生日,連續執政67年。中國共產黨執政的正統性正是源於自身的改革。挖掉腐爛的部分需要很大勇氣,也必然伴隨著疼痛。反腐敗是攸關中國共產黨前途命運的重大問題。我有以下四點理解:第一,中國共產黨要維持自身淨化能力。不僅要一掃黨內腐敗勢力和機會主義勢力,更應不忘初心。要加強黨內管理工作,提高黨的領導和執政水平,提高預防腐敗能力和危機應對能力,維持黨的先進性和純潔性。第二,共產黨人要敬畏人民。黨員干部是共產黨的中堅力量,應言行一致,發揮模范作用,成為改革的正能量。與此同時,要警惕從嚴治黨動力不足、組織紀律鬆懈,尤其要注意不能遠離民心。第三,對干部必須既嚴格教育、管理和監督,又要建立容錯糾錯機制,鼓勵干部干事創業、大膽作為。第四,中國共產黨的發展應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淨化黨內政治生態,樹立政治新風。

  中國有一典故,名醫扁鵲見蔡桓公,見其有病,多次稱能幫其醫好病。但蔡桓公沒有聽進去扁鵲的話,最終病至骨髓,丟掉了性命。可以說,反腐倡廉是中國從嚴治黨的象征,時機也同樣重要。中國的飛速發展,直面的最大威脅正是腐敗問題。在必要時,就應及時出手進行改革。

  為了達到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境界,應徹底鏟除“看得見的手”和“看不見的手”。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治國要治黨,治黨要嚴厲。中國共產黨從嚴治黨興國平天下,將讓中國早日實現更大的夢想。

  (作者為韓國外國語大學全球安全合作中心主任,本報駐韓國記者陳尚文採訪整理)

  社會主義

  煥發新生機

  埃貢·克倫茨

  這一年我去了兩趟中國,最近一次在北京的時候,恰逢中國共產黨十八屆六中全會召開。我還特意到1989年訪華時去過的四川和浙江故地重游。所到之處,滿目清新,不能不讓人對中國的巨大成就肅然起敬。我發現地球上再沒有一個國家像中國那樣對面向2050年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發展有如此明確的設想。中國領導人很清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過程中會遇到種種困難和風險,因為這條道路是史無前例的。

  這次去北京是出席由中國社會科學院主辦的第七屆世界社會主義論壇,主題是“創新21世紀馬克思主義”。一位外國發言者認為,中國人不僅從自身的錯誤中吸取教訓,而且吸取外國,包括民主德國的教訓。我認為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共產黨已經進入一個把馬克思、恩格斯和列寧的思想重新列入議事日程的時代。不是把馬克思主義作為教條,而是面向未來、創造性地發展。在科學上,不僅要以歷史唯物主義和唯物辯証法的理論工具對社會主義運動的歷史進行深入研究,而且要對社會主義的未來作出宣示。

  我在思考什麼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中國人並未說他們已經達到了社會主義,而是說正在建設社會主義。他們為初級階段規劃了一個很長的時段,實際上是一項百年世紀工程。這使我想起了瓦爾特·烏布利希關於社會主義的觀點,他認為這是一個比較獨立的社會模式。習近平總書記非常明確地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社會主義而不是其他什麼主義,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理不能丟,丟了就不是社會主義。

  這次訪問,我對中國共產黨員的認識也加深了很多。他們對實現“兩個一百年”的奮斗目標充滿熱忱。一位共產黨員對我說:“我們的困難在於要盡快改善人民的生活。”中國已成功地使7億多人脫離貧困,當前任務是進一步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我對不同級別的黨委領導都提到過一樣的問題:共產黨組織領導的最重要任務是什麼?“最終目的是為了消除貧困。”他們的回答使我非常感動。

  在我看來,十八屆六中全會的召開確定了中國未來的發展方向。中國共產黨掌握著國家發展的命運,強調全面從嚴治黨,體現了中國共產黨領導集體對於黨員開展日常工作的重視。畢竟,這個全世界最大的政黨已經擁有逾8800萬名黨員,超過德國總人口。我認為,反腐的本質就是維護社會主義核心內涵,督促共產黨員履行道德義務,發揚馬克思主義世界觀。

  每次從中國回來,我都更加清楚地意識到,德國人對中國了解得太少了,很多信息都是片面的、錯誤的。如果真正想了解什麼是社會主義,那麼中國共產黨的經驗是絕對不能被忽視的。社會主義是一個目標,是一項百年世紀工程,必須著眼於長期發展。社會主義必須積極參與世界經濟治理,參與國際分工,進而在生產和科技領域中迅速進步,使之有利於人民福祉。

  (作者為前德國統一社會黨總書記,本報駐德國記者管克江採訪整理)

  制圖:蔡華偉

  《 人民日報 》( 2016年12月15日 22 版)

(責編:羅昱、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