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安雨城區:探索人民調解進派出所 提升調解綜合效能

2016年11月29日16:10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針對當前各類糾紛佔接處警總量50%以上,牽扯了大量警力資源的實際,雅安市公安局雨城分局積極探索新形勢下矛盾糾紛調解的新模式,在河北派出所試點建立片區治安糾紛調解委員會,將人民調解與公安調解有機結合,試行多種調解主體協同作戰、多種調解方式相融合的“大調解”模式,有效整合公安力量與社會資源,充分發揮治安調解、司法調解、人民調解三股力量解決社會矛盾糾紛、化解不穩定因素的作用,收到了“糾紛化解到位、維護穩定到位”的效果,同時,最大限度的釋放警力從事專業警務工作,切實提升了派出所駕馭轄區社會治安的能力,派出所因此被評為全市大調解先進集體。

一、具體作法

(一)依托黨委政府和司法部門,確保人財物的保障。

2015年底,公安分局在雨城區司法局與河北街道辦事處的支持下,建立了河北片區治安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以下簡稱“調委會”),並從人、才、物上給予保障。一是在“人”的保障上,“調委會”成員共4人,由派出所一名副所長兼任主任,聘請一名法院退休的高級法官任副主任,調解員由具有30余年基礎所隊工作經歷的派出所工作人員和街道辦事處公益性崗位推薦的一名公益人員組成。二是在“財”的保障上,報經雨城區政府研究決定,確定”調委會”副主任的基本工資由區綜治辦解決,街道辦事處承擔公益性崗位調解員的工資,調解員的考核由派出所負責,考核經費由區綜治辦負責解決,實現經費保障的剛性化。三是在“物”的保障上,派出所提供辦公場所和一切硬件配備,並按照人民調解委員會的要求,制作了規范的門牌標識、制度上牆、工作台賬等,配備了電腦、打印機等工作工具和飲水機等便民服務器材。司法部門為派出所制作了“人民調解委員會”吊牌。

(二)規范工作機制,確保糾紛化解到位。

“調委會”成立后,結合司法部門的司法調解和公安機關治安調解的職責、職能,制定出台了工作制度和流程,確保糾紛化解達到最佳效果,從根本上化解矛盾。一是出台調解室制度。派出所制定了《當事人須知》、《當事人權利和義務》、《 人民調解員工作制度》、《人民調解員職責》等制度規定,並設計制作成牌匾張貼上牆,保障調解工作規范有序進行。二是規范流程。調解范圍上,規定調解室主要調解因夫妻、家庭、鄰裡之間在日常生活中發生且情節輕微的八類糾紛,程序上,民警將糾紛調查完畢后交”調委會”主任,”調委會”主任審核后,認為需要調解的案件交由調解員調解,其中情況復雜、影響較大或者群眾反響比較強烈的重大糾紛,主任參加調解或調濟派出所其他警力協助調解,調解完畢由專職調解員填寫調解協議書裝卷存檔。三是建立對外溝通協調機制。對一些涉及醫患、征地拆遷、交通事故等諸多原因導致的跨警種,跨行業問題引起的治安糾紛,派出所建立了由所領導、”調委會”主任、民警三級對外協調機制,分層級對外進行溝通,協調糾紛的源頭一方加入到”調委會”,從根本上化解糾紛。在調解楊某蘋因醫患糾紛引起的治安糾紛中,”調委會”將雙方請到派出所,不僅有”調委會”人員參加,還有醫調委人員參加,將醫患糾紛與治安糾紛合並調解,從根本上化解了這起長達3個多月的矛盾糾紛。

二、大調解成效

一是提升了調解質量。“調委會”專職從事調解,在時間上有了保証﹔在人員保証上,“調委會”有了老司法工作人員的參加,他們多年的辦案經歷以及與當事人心與心的溝通,使他們在糾紛調解時如魚得水,在當事人心中也顯得德高望重,很多糾紛到他們手上也就水到渠成。民警的參與則增加了人民調解的公信力和威懾力,人民調解“柔”、治安調解“剛”的優勢都得到了充分發揮,矛盾糾紛調處工作的專業化、制度化水平得到顯著提升。“調委會”成立以來,調解的438起糾紛起均實現了妥善處置。二是從根本上解決了糾紛隱患。人民調解與治安調解的不同之處就是調解的主體不同、調解的范圍不同,而這兩者的不同,正是兩者的結合后的優勢,二者結合后,調解范圍擴大,能夠使治安糾紛中涉及的民事糾紛得以解決。因此,“調委會”的成立,在調解范圍上突破了公安機關單純調解治安糾紛的范圍,解決了“鐵路警察各管一段”的弊端。把矛盾糾紛第一時間解決在萌芽狀態、化解在基層層面,有效控制了矛盾糾紛激化升級,大大減少了因矛盾糾紛得不到及時化解而產生的民轉刑案件、涉法涉訴上訪、群體性事件等隱患,切實起到了疏導化解社會矛盾,維護穩定“第一道防線”的作用。三是切實減輕派出所負擔。“調委會”立前,糾紛多由值班民警或社區民警調解處理,由於時間和人員的得不到有效保証,致糾紛遲遲不能解決以至釀成上訪案件。同時,也削弱了社區民警、治安民警和值班民警的作戰能力,“調委會”成立后,有效減少了派出所民警從事矛盾糾紛調解工作所耗費的時間精力,社區民警、治安民警日常工作時間得到了有效保障,無形中增加了派出所的警力。今年以來,由於警力從大量的矛盾糾紛中得到解放,派出所的偵查破案數、打擊處理違法犯罪人員數、巡邏盤查數等核心公安基礎業務在全區派出所中均名列前茅﹔四是筑起了人情案、關系案的“防火牆”。“調委會”成立前,調解處理糾紛的模式是受理、調查到最后處理都由接警民警“一條龍”的完成。 在這種模式下,糾紛一方,甚至雙方對辦案民警常常心生疑竇,民警受到質疑、投訴的事件時有發生,即使費盡周折達成調解協議,當事人反悔的情況不少。自從在派出所設置了治安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后,調查民警將案件調查材料交給調解人員,由調解人員進行依法依理進行說服教育分析利弊的調解,實現了調查人員與調解人員分離的辦案制度和流程,在制度設置和辦案流程上為辦理人情案、關系案設置了一道屏障。同時,也打消了糾紛雙方對民警的懷疑,減少了調解障礙。

(責編:羅娟、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