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道、派出所、消防大隊齊心協力,徹底解決歷史遺留問題

2016年11月26日19:19  
 

“這個自來水水壓足,不再像以前那樣細細一股,感謝街道的幫助,解決了困擾我們多年的用水問題!”西馬道街50號院,74歲的老住戶張玉珍高興不已,在院裡住了40余年,終於不再為用水的事情犯難發愁。

同樣高興的還有同在50號院古娘娘廟的負責人李尚武道長,磚木結構建筑,常年明火香燭,每天人來人往,沒有消防用水是他一直以來的心病。而現在,打開消防栓,白花花的自來水噴涌而出,他終於放下心來,“街道幫了我們大忙,要不然真的發生火災,后果不堪設想!”

鬧市中有一座

千年古娘娘廟

走進西馬道街50號,感覺時光的流淌也變慢了許多。低矮的屋檐,窄窄的巷道,斑駁的牆壁,還有角落裡盛開的不知名的小花,和外面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

距今已有1800多年歷史的古娘娘廟就坐落在這裡。兩扇紅漆木門,雖已斑駁,卻有文字依稀可見。仔細辨識,既有“眾信弟子叩”的落款,又有“民國二十一年孟冬月吉立”的題識,可見這兩扇寬約1米、長近3米的紅漆木門,是用當年的兩道朱漆匾額所做,積年舊物,依稀可以窺見古娘娘廟曾經的香火鼎盛。

“這廟又被稱作劉備家廟,蜀漢成都,上千年的古跡。”李道長說起廟的歷史如數家珍。“當年魏國兵臨成都,蜀后主劉禪不戰請降,其子北地王劉諶請戰不允,劉湛悲憤之下,在昭烈廟殺了子女后拔劍自刎殉國,王妃崔氏就在此廟自刎。北地王以寧肯犧牲也不屈的精神走進歷史,深受蜀地民眾所推崇,所以來廟裡叩訪的信眾也絡繹不絕。雖說現在早已沒有了以前的興旺,但還是香火不斷。”

記者看到,娘娘像前香燭高照,明晃晃的燭火時而隨風搖曳,不時有人跪坐蒲團上,邊叩拜嘴裡還邊念叨﹔一旁的小院裡,竹椅、蓋碗茶、打著長牌的老茶客,明媚的陽光籠罩著整個院子,裊裊茶煙混著檀香獨有的氣息,慵懶的秋日午后,記者體味到獨具老成都韻味的市井生活。

水壓低生活不便

消火栓形同虛設

人多,火旺,水對這座老建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廟裡和隔壁的人民飯店共用一根水管,水壓一直很低,隻要他們那邊用水,我們這邊就沒水。平時做飯洗漱還可以將就,出水少,多接一會兒就好了,最難挨的是大冬天洗澡,肥皂抹遍了全身,突然就沒水了,隻能干等著,等那邊用完了趕緊沖洗,常常冷得打哆嗦!”李道長說。

基本的生活用水不能保証,消防用水更是沒有。“我們這兒是宗教場所,經常會有居士來上香,八九十歲、上百歲的都有,一旦用火不慎引發火災,不僅這座千年古廟可能不存,居士們的生命安全也得不到保障。”李道長告訴記者,娘娘廟是磚木結構建筑,耐火級別低,配置的消火栓因水壓不夠無法使用,所以廟裡特地准備了4個消防水桶,還有多個干粉滅火器,以備不時之需。

古娘娘廟后面還有19戶居民住宅,他們面臨著和娘娘廟同樣的窘境。“水管裡流出的水就像筷子一樣細,洗澡洗到一半可能會停水,淘米洗菜趕不了急活,最可惜的是洗衣機,買來三五年也用不到一兩次,這把年紀了有些衣服手洗起來真的很費勁。”張婆婆對這樣的生活用水常態很無奈,但最讓她擔心的還是安全,“幾十年的老房子了,一點兒火星就著,如果真的發生火災,這個水怎麼救得了火?”

改換線路重接水源

杜絕消防安全事故發生

現在,所有的擔心都成為過去。

9月6日,對西馬道街50號院的居民來說,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在草市街辦、草市派出所及區消防大隊的長年協調下,院裡改換線路,重新在人民飯店接通了水源,徹底解決了歷史無消防水的問題,也解決了生活用水壓力不足的困難。

在古娘娘廟外的牆壁上,新安裝了一個消火栓,李道長正在街道工作人員的指導下學習如何操作。地面積了一層水,雖然進出麻煩了些,但大伙兒還是很高興。“每年陰歷三月三,是娘娘廟最隆重最熱鬧的廟會,這在成都城內都是頗負盛名的民俗活動,朝會信眾甚多。”李道長感嘆,“我年年都提心吊膽,生怕發生火患,進而引發踩踏擠壓事件,每到那段時間我都覺得壓力好大。現在解決了消防用水,我心裡踏實多了,明年三月三,你們也來湊湊熱鬧吧!”

張婆婆也迫不及待地用起了洗衣機,看著水嘩啦啦流進洗衣桶,老人家高興得合不攏嘴,“這回好了,大件衣服也可以在家洗,方便多了!”

“居民遇到的困難我們都看在眼裡,也在積極想辦法,但因為歷史遺留問題,改換線路的事情一直進展不太順利,直到前段時間才達成協議開始改建。”草市街街道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之前經成都市房屋安全鑒定辦公室鑒定,古娘娘廟及居民住房屬木質結構,由於建造年代久遠,破損、老化嚴重,所以街道一直把這裡列為重點消防監管場所。為杜絕消防安全事故發生,街道多次派人和人民飯店協商,最終成功改換管道,降低了安全隱患,“古娘娘廟是具有宗教文化歷史底蘊的老建筑,我們要做的是有風險就要消除,保護好它,為成都這座歷史文化古城多留一處文脈!”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