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號院有本“自治經” 社區甘當“配角”

2016年11月26日19:09  
 

沒有物業管理、環境衛生差、外來人員隨意進出、院內車輛隨意停放……這些,一直是很多老舊院落存在的問題。可同樣是老舊院落,在青羊區西御河街道的五福街56號院裡,卻有著另外一番景象。“這個院落是社區老舊院落的典型,實行居民自治后,不管大事小事都是居民們自己當家做主。”五福街社區書記張先群告訴記者,現在的56號院社區隻有唱“配角”的份兒,十分省心。

院落自治: 有章可循 有制可依

1月5日,在新年上班的第二天,社區書記張先群陪同記者走進這個被稱為“典型”的五福街56號院。

越過敞亮的大門,幾棟居民樓在冬日暖陽的照耀下,平靜而溫馨的矗立著。院裡的居民們或坐在長椅上聊著天,或在居民活動室裡玩著牌,或熱情地打過招呼后回家准備菜肴……所有的一切都給人一種安定的幸福感。

“你看,門衛站崗負責、院內車輛停放有序,門口傳達室裡的監視器還顯示著小區各個角落的情況。”張先群告訴記者,通過這些年對院落自治的探索和實踐,居民們開始採用民主自治的方式管理小區,56號院也真正成為一個名副其實的宜居院落。

說起院裡的變化,56號院業主、居民自治小組組長?老師最有發言權。2011年就進入院委會﹔2012年負責56號院“准物業管理”試點工作﹔目前擔任居民自治小組組長……可以說,?老師對院內的大事小事全都“了如指掌”。

“居民自治小組由2名主要負責人和12名樓棟長組成,別看小院不大,我們的管理規章制度都是非常健全的。”據?老師介紹,為了做好居民自治工作,自治小組會不定期召開會議,協商涉及院裡的小事小情﹔每月召開一次組長工作會,研究工作、布置任務﹔每年召開一次年終總結大會,表彰好人好事、安排來年工作。

為了讓院內的工作有章可循,有制可依,在街道和社區的協助下,院落居民自治小組自制了各項規章、職責共19項,包括《佔道機動車管理規定》《門衛郵件接轉管理規定》《活動室活動須知》《關於調取監控錄像的規定》《關於租房戶進出收費規定》《加強對電瓶車充電管理的規定》《大院居民公約》等,涵蓋院內管理的方方面面,形成了一個全覆蓋的管理體系。

為了確保每項工作都留有“痕跡”,居民自治小組開展的每項工作都留有文字和圖片資料,這也成為總結自治管理工作經驗的第一手寶貴素材。

自我管理:貴在用心 貴在精細

“看,這些資料我們分為規章類、記錄類和單項工作卷。”因為自治小組沒有固定的辦公地點,?老師的家便成為她的“辦公室”。“留資料不僅是為了工作方便,同時也能避免因為記不清楚而導致問題扯不清楚的被動局面。”

記者隨意翻開一本《佔道車輛卷》,裡面翔實地記錄了院內機動車停放管理工作開展始末,這也讓記者發現了56號院居民自治工作之所以能做好的原因。

“車多、車位少,哪家停、停在哪裡,這都是難題。為了啃下這塊‘硬骨頭’,我們先后做了6個方案。”拿著《佔道車輛卷》,?老師回憶起了這項被稱為“硬骨頭”的工作。

2012年,院內佔道車位有19個,可要求停放車輛有30多輛。“僧多粥少”的局面,曾導致個別車主用車堵門、強行停車。2012年11月,經過居民自治小組研究決定,向住戶發放“院內佔道停車意見征集表”,提出了“排號等位”、每年“大搖號”、“先進先停”、“一概不停”四種方案。最終120份征集表中,佔57%的人選擇了“排號等位”的方案。

原以為“停車難”的問題就此解決,可在2013年8月,又有車主對執行了不到一年的“方案一”產生了不滿。為了避免矛盾激化,經過自治小組開會討論,再次決定在2013年年底前提出新的停車方案。“我們對每位車主都進行了走訪,分析對比條件后又提出了‘擇優錄取’和‘擇優補缺’兩個方案。”最終,“擇優補缺”的方案以68%的支持率得以通過。

2013年11月,一份新的“車輛佔道方案、車輛管理的執行通知”被送達到35位車主的手中。而且,自2014年1月1日執行至今,院內的車主也再未因“停車”的問題產生矛盾。

老舊院落停車一直都是“老大難”問題,可56號院自治小組卻拿出了“六套方案”來尋求解決辦法。工作量之大、工作之細致,都不得不讓人嘆服。

“院落的事,說到底就是與居民息息相關的‘婆媽’小事,隻要站在居民的立場,細致、用心地去做好這些小事,居民們是看得到的,最終也會支持我們的工作。”

柔性管理: 不光“硬” 還得“軟”

院落的環境變好了,硬件設施也上去了,院落居民自治小組又開始“思考”了。

“56號院租住戶佔到了60%,如何調動這群人與我們共創和諧大院,這是一個需深入探討的新課題。”?老師說,院落管理單靠強硬的制度是不行的,還得配以人性化管理,讓他們有歸屬感和認同感。

盲人婆婆劉素華,是56號院的長租戶。 “買什麼東西都是大院老姐妹幫忙,院子裡搞活動,從來沒有落下她,都是到家裡去接,然后再送回家。”院內居民謝大姐告訴記者,住一個院兒,大家都深知劉婆婆的不便,所以不管是身體不適,還是散步聊天,都願意去幫把手。因為56號院裡居民們對待劉婆婆“親如一家”,即便劉婆婆的老伴兒去世后,三個女兒三番五次地來接她,她都“舍不得離開”。

凡入院租住的住戶,自治小組都會在第一時間知道他們的職業、家庭以及子女的情況。“臉熟了見面主動打招呼、拉家常、聊孩子,從態度上、語言上架起溝通心靈的橋梁。”?老師說,要想讓院內的租住戶們有歸屬感,就不能對他們“另眼相看”。因此,不論是收費、佔道停車,還是院內的大小活動,居民自治小組都會主動邀請並歡迎租住戶們參加。“過春節發點小禮物,業主有,租住戶也有。”遇到租住戶需要幫助,自治小組也會熱心及時給予幫助。漸漸地,這些被冠以“難以管理”的流動人口群體,也感受到了來自56號院的溫暖,開始自覺融入這個院落,真正把自己當成了56號院的一分子。

經過幾年間的推行和實踐,56號院有了自己的一本“自治經”,院內的居民們也深刻感受到,通過民主和自治的方式,自己便可以把院落各項公共和日常管理事務管理好。“從源頭上減少矛盾,從服務上減少矛盾,堅持小事不出樓棟、大事不出院落、難事不出社區的原則。現在,小區的環境安全衛生也越來越好了,鄰裡間的關系越來越融洽,這才是居民們最想要的安全感和幸福感。”?老師說道。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