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有位黑人中醫:藥方字瀟洒 在中國行醫30年

2016年11月25日08:00  來源:成都商報
 
原標題:成都有位黑人中醫:藥方字瀟洒 在中國行醫30年

  把脈

  交流

  開藥方

  病房中濃濃的草藥香氣,病人吳剛側躺在病床上,安靜踏實地任由醫生將加熱的針,刺在腰椎的穴位上。鏡頭聚焦到那雙扎針的熟練的手,白大褂袖子的袖口,露出的,是一雙黝黑的手。再來仔細端詳這位醫生,膚色黝黑,戴著眼鏡,這位中醫竟是位黑人。

  他叫迪亞拉,是位來自非洲馬裡的黑人中醫。他在中國讀書行醫,已有30多年了。

  最初,這位黑人中醫也曾不被病患接受,有不少患者一看到他轉身就跑。而今,在成都市新都區中醫醫院,有著博士后學位,“妙手神醫”之稱的迪亞拉,每天都有接連不斷的患者慕名而來,專程找他看病,他已應接不暇。

  人物速寫

  他是成都女婿

  來新都區中醫醫院3年,此前的迪亞拉一直在雲南。他一直從事一項公益項目,“中國初級衛生保健”,為昆明一帶醫療條件欠缺的鄉村培訓鄉村醫生,並進行一些義診。

  不過,迪亞拉此前就在成都生活過,在廣州中醫學院結束學業后,他曾在成都中醫藥大學讀博,拜過名師無數。而他,也成為全國首個外籍中醫學博士。

  那是美好的年華,除了學業有所成,他還在那時,邂逅了一位成都姑娘,而今,她已是迪亞拉的太太,兩個可愛孩子的母親。

  醫術高,醫德卻是迪亞拉更為人稱贊和敬佩的地方。每天總有患者從各地尋他而來,直接找到他的辦公室,執著地要找他看病。迪亞拉無論再忙,也沒有不耐煩過,總會悉心問下病情,再解釋下瞧病挂號的醫院流程。

  別人問他周末或者下班都忙些什麼,迪亞拉愣了下,仔細想了想,發現,“我好像很少有沒有病人的時候……”

  鏡頭1

  國學

  可能比你還好

  “咱們中醫啊,就是要講究內外雙修。這就像你吃飯,光喝湯不行啊,還得吃菜不是?”

  昨日下午2點,穿著白大褂,帶著兩位實習醫生,迪亞拉正在住院大樓的老年病科的病房中忙碌。當患者們用四川話,甚至偏僻鄉下的土話向他描述病情時,迪亞拉不僅聽懂無障礙,還一口流利的四川話往來溝通。那口音,不看本人,沒人會懷疑他不是本地人。

  4號病房裡,患者於蘭露出腳踝,迪亞拉熟練地幾下按壓后,拿出針,刺上穴位。“痛嗎?應該不太痛吧?感覺痛的話盡量先不要動哦,忍一下,古人說得好嘛,一忍可以制百勇,一靜可以制百動……”

  幾位臨床的病人禁不住笑出聲來,他們喜歡極了這位“洋中醫”的細心和幽默,更覺得不可思議的,是他除了中醫醫術高明,更深諳中華文化之精髓,對中國歷史、傳統文化、古典文學、文言文等等,精通極了。詩歌古文,張口就來。

  從4號病房出來,迪亞拉連忙又轉身進入9號病房。病人呂英在等著他針灸肩周。扎針中,迪亞拉不忘安撫病人的情緒,讓她放輕鬆。

  呂英問,為啥內服藥還要搭配外扎針?

  迪亞拉一邊精准地扎著她的肩周穴道,一邊用四川話答,咱們中醫啊,就是要講究內外雙修。這就像你吃飯,光喝湯不行啊,還得吃菜不是?

  呂大姐這邊兒忙完,一名笑盈盈的護士姐姐找了來,“迪博士,胳膊酸,你好久幫我扎兩針哇?”“好?,現在就行,這就來!”隻看一根根細針刺入護士姐的手臂,而后加上艾條加熱。“這就叫熱灸,通過加熱更能夠增進療效……”迪亞拉一邊扎針,一邊用川普 跟身邊的人講解針法和療法。

  鏡頭2

  方言

  可能比你還懂

  最初本地話水平隻能分辨成都話與重慶話,不過現在,成都幾乎各區縣的口音,他都能區分個一二了。

  “我的四川話還可以,但是說不出新都味兒”,迪亞拉很開朗,誰都喜歡跟他聊天。來新都將近3年,他說自己最初本地話水平隻能分辨成都話與重慶話,不過現在,成都幾乎各區縣的口音,他都能區分個一二了。

  除了標准的四川話、普通話,迪亞拉還會說廣東話、北京話、法語、當然還有英語。

  “我來中國30多年,扎了根在這裡,語言自然就熟練了”。生於1964年的迪亞拉,來自非洲馬裡共和國。他生於一個醫藥世家,自小就愛學醫。1984年他來到中國,是來北京學西醫。然而,他卻很快選擇了中醫。“我覺得既然來了中國,肯定就要學這裡的東西,學西醫在各國都一樣學,但中醫卻是隻有中國才有”。

  前往了廣州中醫學院學中醫,迪亞拉與中國的同學們一起,從《醫古文》學起。別說他一個老外,連中國同學們啃起這些內容來都費勁。“整個第一學期,我很挫敗,覺得雲裡霧裡”。也不出意外的,《醫古文》沒及格,但其實全班一大半的同學都沒及格。迪亞拉還是受了打擊,立志一定奮起直追。

  他跑去書店,買了一大堆字典,《新華字典》、《古漢語字典》、《康熙字典》……天天背,天天看。這些字典辭典,他到現在還時常翻閱。他的中文、古文水平扶搖直上,第二個學期開始,不管中文古文還是中醫專業課,就都一直是名列前茅了。

  《黃帝內經》他張口就來,就是那時候背誦過的。

  一直到現在,與中醫結緣30年,他身上隨處都是中華傳統的元素,比中國人還中國人。愛吃水餃、愛穿唐裝、愛讀古詩、愛說諺語,連平日閑暇時讀書,讀的也是文言文……

  成都商報記者 王垚 攝影記者 張建

(責編:羅昱、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