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具有成都特色的中國內陸自由貿易試驗區

戴金山

2016年09月21日16:16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8月31日,第三批7個自貿區敲定落子,其中四川、重慶、陝西三個西部內陸省市入圍。自2013年9月首個自貿試驗區挂牌起至今,國務院先后批准設立11個試驗區,覆蓋東部沿海、中部、西部及東北等四大板塊。這代表著自貿試驗區建設進入了試點探索的新航程,也引起國內外高度關注。而西部重鎮成都作為四川自貿區的主體,肩負探索內陸開放新模式重任。本文試圖從四川成都為何入圍、特色貢獻、如何推進等角度剖析具有成都特色的中國內陸自貿試驗區,為國家戰略增添“成都模式”而提供一點思考。

(圖片來自網絡)

成都何以入選?

設立自貿試驗區目的在於通過新一輪高水平對外開放,提升包括貨物、商務、服務、資本等要素流動性,圍繞政府職能轉變、金融改革、貿易投資便利化和服務業擴大開放等四大任務,倒逼政府行政體制改革、改善商品及服務供給,銜接國際貿易投資規則,實現產業結構轉型升級和經濟增長的動能轉化與方式轉變。因此,自貿試驗區的意義遠非保稅區、免稅店所能承載,建設自貿試驗區也並非僅僅關稅調整、稅收減免或放寬准入那麼簡單。作為一項國家戰略,需要從全面深化改革與新一輪對外開放格局的國家高度,以及成都的優勢、短板與擔當等地方特色談起。

隨著國內外形勢日益復雜和多樣化,僅靠上海自貿試驗區並通過“復制+粘貼”的推廣模式是遠遠不夠的,此外四大沿海自貿試驗區建設經驗是無法完全覆蓋中西部及其它地區。這恰恰也給了中西部地區入圍的機遇,同時也必然要求這些地區必須在復制推廣基礎上,突出地方特色創新,偉國家戰略探索出有用且可推廣的經驗。前三批自貿試驗區的地域分布部分反映出新一輪對外開放的格局。截止目前東、中、西部和東北的批復率如表1中所示。顯然,第三批中西部地區成為贏家。

自貿試驗區的使命決定了其必然在改革、開放和創新的活躍地區落地。以成都為主體的四川自貿試驗區之所以入圍,並非零基礎坐等靠要,而是做足了功課。

一看綜合實力。成都的經濟總量(2015年GDP首次過萬億)、產業基礎、區位條件、交通物流設施、營商環境、消費市場、政府效能等因素支撐了自貿試驗區落戶。近1500萬的常住人口規模僅排在渝滬京之后,位居副省級城市首位,人口集聚所帶來的發達零售業及強大吸金能力也為其提供了巨量市場規模。而從城市經濟首位度看(“城市首位度”是美國學者馬克·杰斐遜於1939年提出的一個概念,指一個國家或區域首位城市與第二位城市的人口規模之比),2015年副省級及以上城市當中成都達到6.4高居第一,遠高於第二名武漢市(3.2)及其他城市。該特征也決定了成都將作為四川省自貿試驗區的主要功能載體,有望起到引領和輻射帶動作用。

二看城市格局。成都作為西部地區國際門戶城市和內陸開放高地寫入國家戰略,成都市也加快建設第六座國家中心城市,加速城市國際化進程,以作為內陸典型城市代表中國嵌入全球城市網絡,參與國際化競爭。

三看先行積累。2014年8月起成都主動復制推廣上海自貿區成功探索經驗,在8大重點領域提出了160余項改革舉措。為擺脫內陸盆地困境,“構筑了國際物流通道”,成都“放開了天空”,修建第二機場,開通直達歐洲的蓉歐班列,國際物流通道加速形成﹔“開拓了跨境電商新領域”,扶持搭建中韓合資跨境電商平台等便利的全球化商品交易平台。這些努力降本增速,活躍了經濟,融入了世界,增加了成都的影響力和吸引力。

同時也應看到,內陸地區在發展開放型經濟時還面臨著短板。如開放仍需擴大、服貿仍須加快發展、商貿服務基礎設施仍顯不足,物流存在短板、成本仍有下降空間。筆者認為,正是因為這些短板,促使國家從全局高度選擇四川納入第三批試點。圍繞著十三五時期全面實現小康社會的首要目標,堅持問題意識和目標導向,通過全面改革和更高水平開放策略,彌補短板並力助成都及四川對全國經濟版圖做出更大貢獻。

(責編:羅娟、高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