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四川頻道>>新聞中心>>市州新聞

從業31年 四川金堂49歲基層法官倒在上班路上

2016年05月18日07:53    來源:華西都市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49歲基層法官周衛東倒在上班路上

  法官周衛東(中)生前工作照。金堂縣法院提供圖

  人物檔案

  周衛東,金堂縣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庭長,中共黨員,1967年1月出生於四川省廣漢市,1985年12月參加工作。2016年3月18日早晨8時30分許,周衛東同志在約見當事人家屬途中復發心肌梗塞,經搶救無效不幸去世,年僅49歲。2016年4月18日,成都市委追授周衛東同志“優秀共產黨員”稱號。

  5月17日,金堂縣人民法院。周衛東的辦公室還保持著他離去之前的模樣,但這位49歲的基層法官,永遠不會再回來了。

  一身法袍、一柄法槌,殫精竭慮、沐雨櫛風。從業31年,周衛東一共參與審理、執行數千件案子,無一例信訪申訴,無一例信訪舉報。兩個月前,在約見當事人家屬途中,周衛東復發心肌梗塞,遺憾辭世。而這一天,也是他一拖再拖要去做體檢的日子。

  一袋餅干

  他的加班神器,安撫當事人的法寶

  “你知不知道,今天上午東哥走了。”2016年3月18日,金堂縣委政法委辦公室工作人員羅悅齊接到同事電話,第一個反應是周衛東升職調動了。隨后,電話那頭的沉默才讓她明白,這位隔壁辦公室的陽光大哥,遺憾離世了。

  在羅悅齊的記憶中,在周衛東的辦公室,總是能“蹭”到一袋袋普通的小餅干,有時遇見匆忙的東哥,他碰巧剛剛狼吞虎咽下小餅干,嘴角還留著餅干渣。在法院工作,加班是常事,小餅干是深夜陪伴周衛東翻閱卷宗的神器,也是他哄當事人帶來的小孩的絕招,年輕的同事們餓了也可以隨時自取。

  有一日,羅悅齊在樓道裡遇到了周衛東,他正在會議室外面吃餅干,羅悅齊打趣:“東哥,你都是庭長了,不要這麼摳門嘛。”他一邊擦拭著餅干屑一邊笑:“你別笑話我,中午去見當事人了,事情剛說好了,我還沒來得及吃飯,趁空當填填肚子哈。”正說著,電話響了,他接起來:“大姐,你放心,周強的案子我肯定要親自去案發現場看看,他才14歲,我不可能輕易就判決了,這是他一輩子的事。”接著他又打了一個電話:“小艾,你手上那個未成年人的案子,下午等我回來一起再去現場看一下,娃娃還小,馬虎不得。”

  周衛東擔任庭長的刑庭,庭上有兩名書記員都是外地人,每逢過節,為了讓他們能及時與家人團聚,東哥總是主動將值班人員定為自己,還將送達任務攬在自己身上,這幾年的大年三十,他都是在往返於看守所、檢察院、公安局間度過的。

  一抽屜藥

  隱瞞病情,背著同事偷偷服藥

  其實早在2014年6月,周衛東身體就已亮過一次“紅燈”。

  因為承辦一個被告多達十幾個的重要案件,在連續熬了幾個通宵后,周衛東因心肌梗塞突然暈倒,並被緊急送往華西醫院搶救治療。其間,醫院曾向家屬下達了兩次病危通知。然而,出院后的第二天,周衛東又一如既往地出現在了辦公室。

  心肌梗塞病人需長期服藥,但在辦公室裡,同事們卻沒看到過周衛東服藥。直到周衛東去世后,同事艾筱姑在整理他辦公室的抽屜時,才發現裡面塞滿了藥。“我們一直都認為他很強大,很彪悍。沒想到他竟背著我們服藥。”

  2015年,對於金堂縣人民法院刑庭而言,是一個特殊的年份。除了案件激增外,女法官艾筱姑做手術又耽擱了很長一段時間,在這期間,艾筱姑的案子,自然而然地轉移到了周衛東身上。等到她治療結束,重返崗位時,陡然間發現,周衛東頭上的白發一下子增加了不少。“當時我還開玩笑,說他是伍子胥過韶關,一夜白了頭。沒想到第二天再見到他時,他已染了發。現在想來,他是不想讓大家擔心。”艾筱姑說。

下一頁
(責編:章華維、高紅霞)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