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四川頻道

地震小英雄林浩這八年:與“小英雄”標簽艱難磨合

2016年05月11日06:46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地震小英雄林浩這八年:與“小英雄”標簽艱難磨合

  小林浩在歡送廣東援建汶川隊伍時的留影。(資料圖片)

  林浩

  汶川大地震已經過去八年了。地震造成了創傷,留下了永久的痛。地震也考驗了人的力量,改變了人們的命運。林浩,就是一個因地震改變人生的人。

  八年前,林浩是汶川農村的一名留守兒童,因地震中救人的事跡被授予“地震小英雄”的稱號。此后他第一次走出生活了十年的大山,第一次走進城市來到成都,第一次到了首都北京,他一直走到2008年奧運會會場,成為全場唯一一個舉國旗的兒童。

  巔峰過后,一個十歲的孩子如何面對自己未來的人生?八年后,記者在成都見到了他,聽其講述他這八年頂著“小英雄”稱號的掙扎、迷茫到最后與之和解。

  明天是汶川地震發生八周年,今明兩日,本版將聚焦那些令人難忘的面孔。

  爭議林浩  

  1998年出生,5·12汶川大地震時最小的救人英雄﹔創辦林浩愛之鏈基金,成為中國首個未成年人發起的公募基金﹔現為四川某藝術學院附中高一學生。

  據2008年媒體報道,汶川大地震時,林浩和同學被壓在廢墟下,身為班長的他組織同學們唱歌來鼓舞士氣,並安慰哭泣的女同學。他爬出廢墟后,沒有離開,兩次返回廢墟背出兩名昏迷的同學。再次返回時,樓板垮塌,把他壓在下面,被老師拉出來。因地震英勇表現,他被授予“抗震救災英雄少年”榮譽稱號。

  林浩因此獲得不少贊譽,他隨后成為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的國旗手。2011年1月,作為59位杰出華人中唯一兒童,亮相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籌拍的《中國國家形象宣傳片》。

  然而,同時他也因被懷疑地震救人經歷不實、被批評成名后不務學業接拍影視作品、傳言利用名氣遷居上海等問題飽受爭議。

  理想:想做一名演員

  一年前,林浩放棄就讀普通高中,選擇在成都的一所藝術類學校就讀。當年,想成為建筑師的理想,現在變成職業演員。實際上,林浩也已經在多部電影電視劇中,飾演了一些角色。  

  記者:幾年前,你曾經說過將來想去學建筑設計,現在改學表演,是不是有違初衷?

  林浩:記得小時候說要考清華大學建筑系。當時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但是,經過這八年,我找到了符合自己和適合自己的路。我覺得更多的是想做自己更喜歡的事情,比如說藝術是自己以后想走的那條路。

  記者:你是怎麼找到這條路的?

  林浩:一開始就是覺得好玩。2008年汶川地震后,有一些好心的企業找到我,說有一部關愛留守兒童的公益電影讓我參演,我就去了。我以前也是一個留守兒童,所以在拍這部電影的時候有很大的感觸,從那時起覺得拍電影挺好玩兒的,又不累,而且自己還有一點點天賦。

  記者:你在街上走會不會有人給你攔下來,問是不是片子裡的演員?

  林浩:有,但是更多的人問你是不是抗震小英雄?你是不是奧運會舉國旗的小孩?不過,經過這幾年,慢慢有人會問你是不是“小四川”,或者劇裡面的角色。

  記者:你最近有沒有接戲?

  林浩:從初三起就沒有接了,也有人找我拍戲,但是考慮到中考沒有接。

  記者:你現在學習成績怎樣?

  林浩:還行,現在在學校裡面算得上是名列前茅。上學期期末考試全年級第一,全年級一共一千多人。

  學業:學霸加“官霸”

  當年林浩因拍攝《滿山打鬼子》,所有的學習都是在劇組完成,因此受到不少質疑。有人說,這是在過度消費少年英雄,會毀了一個孩子。2013年后,林浩放棄一切拍攝,返回學校備戰中考。  

  記者:你現在在學校擔任什麼職務嗎?

  林浩:現在是學生會主席,宣傳部長,班長。

  記者:今年地震紀念日,你有沒有什麼活動?

  林浩:有一個英雄少年座談的報告會,時間還沒有完全確定。我們大概在七月份有個愛之鏈電影節,到時候也會啟動。

  記者:你參加紀念活動好像沒有前幾年那麼密集?

  林浩:我想沉澱,備戰兩年之后的高考。

  記者:你有沒有覺得壓力還是挺大的,因為你總是在第一?

  林浩:也不會,有時也會忙裡偷閑,特別喜歡看電影,偶爾也喜歡看書,平時也喜歡跟同學在外面運動,比如踢足球、打籃球。

  記者:在班上你當班長,在學校你當學生會主席,有人說你有官癮。你將來會不會走仕途?

  林浩:現在還沒有那個實力。不過我下學期准備申請入黨,我馬上十八歲了,開始在寫入黨申請。

  英雄:有三年不知自己是誰

  地震過后的第一年,林浩跌入深深的迷茫,過去的生活回不去,未來的路看不清。大家告訴他,英雄就是完美。他不知道什麼是完美,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誰。  

  記者:你現在明白什麼是英雄的形象了嗎?

  林浩:很多人都覺得道德模范也好,英雄人物也好,都是挂在牆上的,出現在屏幕上的,不是活在生活當中的。大家都告訴我英雄就是完美無缺的。其實,我在同學裡面就是一個小孩兒,再普通不過。

  記者:你成了小英雄,總是在鮮花和掌聲中,會不會有些迷失?

  林浩:會,比如2008年到2010年,都不知道自己姓什麼、叫什麼了。

  記者:2008年,你在奧運會扛著國旗出來時,當時怎麼想的?

  林浩:其實什麼都不懂,無論是害怕、緊張還是驕傲都沒有。無知者無畏,隻能說是這樣的。

  記者:你說有三年像在雲上飄?

  林浩:應該說很反感。

  記者:怎麼會反感?

  林浩:更多的時候是抵觸。問林浩你今年多大了啊?一個人問,兩個人問,三個人問,三年不停地問,你會不會煩?

  記者:你什麼時候最迷茫?

  林浩:就是2009年地震過后那一年。你想想,一年前我還是一個農村的娃,一個小孩兒,當時的夢想很簡單,就是在村裡找個姑娘,結個婚。小時候也愛看電影,當時想著我以后能不能當個群眾演員?所以,在當時就隻有這麼一點夢想,也不是夢想,覺得這一輩子這樣過就可以了。結果地震發生后,我很任性地過了一年,發現周圍的情況全變了,突然一下不知道我是誰啊?我以后應該去哪兒?我應該怎麼辦?幾乎全懵了。

  記者:后來是怎麼走出來的?

  林浩:后來遇見田爸(田萬良,林浩現在的經紀人),再慢慢地認識自己,了解自己。

  角色:我曾不叫林浩

  他一度想把英雄標簽摘下來,他覺得八年來,自己不斷在跟這個標簽打架,他覺得做一個普通人更輕鬆。當年獲得地震小英雄稱號的,有的已經淡出公眾視野,有的甚至走上犯罪的道路,而林浩走過的路,也並非坦途。八年的磨合,林浩開始認真審視自己與英雄標簽的關系。 

  記者:現在演出的都是一些什麼角色?

  林浩:一些偏主旋律的。

  記者:這樣會不會限制你的戲路?讓人分不出來到底是地震小英雄還是劇中角色?

  林浩:起初,沒想到地震小英雄標簽會一直跟隨我,但是,通過一次、兩次、上百次的報道,我已經跟它合為一體了。

  記者:你現在想不想把這個標簽給摘下來呢?

  林浩:以前有想過,但是,說實話我現在應該感謝這個標簽,這個標簽陪伴了我八年,帶給我利與弊,它讓我知道了自己是誰,讓我清醒,讓我有機會離自己的夢想更近。

  記者:這八年,你和抗震小英雄之間不斷地在打架?

  林浩:真的是打來打去,有一次被認出來,我說,我不是抗震小英雄,我不叫林浩,我叫林告,我是他弟弟。

  被黑:用自黑來消解爭議

  當年上小學的林浩在地震中背出兩名同學,還試圖救更多人,他因此獲得英雄稱號,也因此備受外界爭議,認為這不是一個十歲孩子可能具備的能力。隨后,又出現林浩上學,警車為其開道的新聞。面對各種“黑”,林浩一度身陷泥潭。  

  記者:我發現黑你的人不少,你自黑的功夫也不淺?

  林浩:對,最好的方法就是用自黑去應對被黑,負負得正。人家黑我就黑我唄,覺得至少關注我,謝謝你的關心。(笑)其實,人家黑我的時候,我很堅定,我很清楚我要做什麼,非常清楚我是誰。如果老是在意別人的看法,整天去忙這些,日子就不用過了。

  記者:你有沒有覺得自己不像九零后,倒像七零后?

  林浩:說實話,很多七零后玩的,我們都在玩,什麼滾鐵環,跳房子,爬樹。九零后什麼樣?

  記者:那你和同齡人之間會不會有代溝?

  林浩:不會,他們說的愛好我全都知道。不過,我的同學經常說我情商不高,我覺得確實,不太善於和女生聊天,聊著聊著就沒有話題了,聊著聊著女生就不理我了。(笑)

  記者:你現在住校,生活上都要自己照顧自己了?

  林浩:是的,衣服都是自己洗,看我身上這件越洗越黑了。

  文/廣州日報記者杜安娜 圖/廣州日報記者廖雪明

  手記

  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孩子 所有同齡人有的問題他都有  

  在成都一家安靜的咖啡館角落,還沒到約定時間,林浩就已經到了。

  無數次腦補了小英雄眼神堅毅,自帶光環出場的畫面后,闖入眼帘的是一個臉上冒著青春痘,略黑、偏瘦,穿著一件因清洗時不小心被局部漂白、面前還有些陳漬的藍色衛衣,背著黑色背包,臉上帶著拘謹和謙和的男孩。

  他明顯沒有休息好,眼眶有點紅,還時不時打呵欠。

  臨近5月12日,林浩的生活就會額外有點忙。他說,就在接受記者採訪的前一天,剛結束一個繁冗且尷尬的採訪,因為一開場就被問到他當年地震救人故事,採訪現場一度陷入僵局。

  說過去是英雄救人也好,捏造故事也好,林浩似乎並不想多提。

  他甚至調皮地模擬一些一本正經的記者口吻:“林浩先生您好,你成長的八年來有沒有什麼感悟?地震過后你有沒有什麼想說的呢?”

  “嗯,還是不錯的。”

  “比如說你以后長大要成為什麼樣的人呢?比如想不想為祖國貢獻一點什麼?比如現在很多孩子要為祖國建飛機,建房子,你有沒有這樣的夢想?”

  “嗯,就是這樣的,應該也有這樣的氣勢。”

  和所有青春期的男孩一樣,他有著消耗不完的荷爾蒙。說著說著,坐在沙發上的林浩活躍起來,他一面講話,一面無意識拿起放在桌上的錄音筆把玩起來,少了分拘謹,多了分真性情。

  和同齡人一樣,他愛玩手機游戲,有一次連續玩了四五個小時,被父母、姐姐輪番訓斥。他還把瓊瑤的言情小說偷偷藏在被子裡,被發現后,又偷偷把書轉移。他有時會為一個問題和同學吵到友誼的小船都要翻。

  青春最叛逆的時候,亂摔東西,砸傷別人的臉。他還曾鬧過離家出走的戲碼。

  他說:“所有同齡人有的問題,我都有”。

  這些年來,林浩與小英雄稱號一直在艱難磨合,就在去年,林浩還很煩惱,想把小英雄的稱號還回去。但八年過去了,林浩似乎找到一個與之和諧相處的方法。

  他說,自己只是一個普通的小孩,不是牆上的那幅畫,但將來一定會努力。

(責編:羅娟、高紅霞)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