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四川頻道>>新聞中心>>社會法治

呼格案平反將滿一年 對辦案人追責仍未見結果

2015年11月28日08:20    來源:北京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平反將滿一年呼格案追責未見結果

  呼格吉勒圖骨灰遷入新墓。11月12日,李三仁、尚愛雲夫婦前來祭奠兒子 供圖/新華

  還有17天,內蒙古呼格吉勒圖案平反就整一年了。平反之初,內蒙古公檢法三部門先后宣布成立調查組,對鑄成錯案負有責任的辦案人員進行調查。截至發稿,內蒙古政法系統尚未公布追責結果。

  曾被告知,公檢法三家調查已完成,結果已遞交至上級部門。兩位老人說,為平反等了18年,為追責又等了一年,期待調查結果盡快公布。

  呼格父母

  要追責到底 也讓以后少出冤案

  2014年12月15日,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再審宣布,呼格吉勒圖無罪。此時距當事人被執行死刑已有18年。

  1996年4月9日,呼和浩特市18歲青年工人呼格吉勒圖被認定為一起女廁奸殺案凶手。案發61天后,當地法院判決呼格吉勒圖死刑,並立即執行。2005年,內蒙古系列強奸殺人案凶手趙志紅落網,其交代的第一起案件就是女廁殺人案。真凶再現,令呼格吉勒圖案引發社會廣泛關注。

  去年12月,內蒙古公檢法三部門各自成立調查組,對當年所有參加辦案人員進行調查。時任內蒙古高院新聞發言人李生晨受訪時稱,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已責成有關部門成立調查組對錯案責任問題進行調查。

  北京青年報記者了解到,今年1月下旬,呼格父母也向內蒙古自治區檢察院遞交了控告材料,控告錯案背后的所有辦案人員,包括“4·9女尸案”專案組偵查階段的專案組警員、出庭支持公訴的呼市檢察院檢察官和呼格案一審、二審的所有合議庭法官、書記員。

  呼格的母親尚愛雲告訴北青報記者,她跟老伴兒幾乎每月都會去呼和浩特市中院、內蒙古自治區高院、內蒙古自治區檢察院詢問調查進展。今年8月份時,他們就被告知,自治區公檢法三家的調查均已完成,報告已經提交到上一級主管部門等待批示。

  但至昨天,他們仍隻能焦灼等待。

  據了解,呼格案啟動追責至今,目前明確被追責的僅有當時的專案組組長、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長馮志明。2014年12月17日下午,馮志明因涉嫌職務犯罪被檢察機關帶走接受調查。不過,馮志明所涉犯罪是否與呼格案有直接關系,官方並未透露更多信息。

  “該誰承擔的責任,誰就一定要去承擔。這也是為了讓以后的辦案人員不再犯錯。”尚愛雲說,對於當年的辦案人員,他們的態度很明確:追責到底。

  11月12日,呼格骨灰被遷入距市區30公裡的一處陵園內安葬。尚愛雲念叨著,原來孩子被草草葬在荒郊,孤零零的。現在好了,遷入的新墓地很大,對他們也算是一個心理安慰。

  著名法學家江平親自為呼格撰寫墓志銘:“呼格吉勒圖18歲時,蒙冤而死。呼格其生也短,其命也悲。然以生命警示手持司法權柄者,應重証據,不臆斷。重人權,不擅權,不為一時政治之權益而棄法治與公正。”

  自呼格骨灰遷墳后,等一個追責結果成為兩位老人對兒子最后的念想。據媒體此前報道,內蒙古自治區有關負責人曾表示,對於呼格冤案,“公檢法三家的責任人都跑不了”。

  尚愛雲說,內心的創傷是一輩子無法抹除的,每次看到呼格同齡人的孩子都快跟呼格當年一般大了,她的心裡就會特別難受。他們期待,錯案追責早日有個結果。

  昨日下午,內蒙古高院辦公室宋建波主任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他還不了解相關情況。但據他所知,追責調查正按相關程序進行。呼格案社會關注度很高,一旦結論確定,相關部門會在第一時間向全社會公開。

  錯案梳理

  追責進展 多數不明確

  北青報記者梳理近年來平反、曾被社會高度關注的部分冤錯案發現,在追責問題上,多數沒了下文。

  近年來,河南趙作海案、湖北佘祥林案、安徽於英生案、浙江叔侄案、蕭山五青年搶劫殺人案、福建念斌案、內蒙古呼格吉勒圖案、貴州楊明案、福建陳夏影案等均被糾錯。

  公開報道中,啟動追責的案件中,趙作海案的追責“動靜”最大,處理最為“利索”:1999年趙作海因被認定殺死同村人而獲死緩。2010年,當年“死者”出現,同年5月河南高院宣告其無罪,當年該案的審判長張運隨、審判員胡選民、代理審判員魏新生停職接受調查。2012年6月,刑訊逼供趙作海的6名警察中5人獲刑。

  由於追責未設時限,不少案件處於追責結果沒下文的狀態,如1996年12月2日,安徽蚌埠市民韓露在家中遇害,其丈夫於英生涉嫌故意殺人被批捕,后被判處無期徒刑。2013年8月13日,安徽省高院宣告於英生無罪。安徽省檢察院今年1月發布消息,稱已成立調查組,就錯案責任展開調查,依法依紀依程序開展執法過錯責任調查,調查結果將及時對外公布。

  截至昨日,該案調查結果尚未公布。

  更多如陳夏影案、念斌案、楊明案等,均未見到啟動追責的公開報道。

  “你說得上幾起追責真有結果的?”今年5月底,陳夏影重獲自由后,被問及是否追責的問題時,他如此反問記者。他說,擔心強調追責,會對其他冤案的平反形成阻力,況且重獲自由的他們也耗不起。

  念斌的姐姐念建蘭在這個問題上卻表現強硬,絲毫不願讓步。此前見面時,她告訴北青報記者,為念斌的案子奔波8年,盡管身心俱疲,也渴望早日開始新的生活,但追責和國家賠償的事一天不落定,她便一天無法走出陰影。

  另據了解,浙江叔侄案、蕭山五青年搶劫案,均為內部追責,處理結果未對外公開。如前者,浙江省政法委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對此案相關責任人已經進行了組織內部追責,但對於具體追責了哪些人、追責措施等細節不便透露。公眾關注的“女神探”聶海芬(該案審核人),曾還被傳出晉升的消息。

  專家說法

  責任能查清楚的 結果應公布

  對於冤錯案追責難的現實,北京師范大學教授宋英輝認為,這與過去的辦案機制有關系。原來的體制存在問題,並非誰辦案誰負責,很多是審委會集體討論通過的或者判決是由多級法院核准的。一旦確定為錯案,要倒追誰是決定中起到關鍵作用的責任人就比較困難。所以,現在的司法責任制改革中,強調誰辦案誰負責,從源頭預防冤假錯案。

  宋英輝還強調,是否追責也要區分辦案人員是否存在主觀故意或重大過失,據此確定一個合適的追責范圍,不宜擴大化,因為錯案有時是受條件、認知限制,辦案人員本身可能確實沒有過錯。但刑訊逼供造成冤錯案,辦案人員肯定是有責任的。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今年9月,最高法下發《關於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責任制的若干意見》,明確錯案追責劃分和不作為錯案追責范疇的幾類情形。

  此前,有種聲音認為,過度強調追責會對以后的錯案平反形成阻力。對此,宋英輝教授認為,錯案平反難有綜合原因,主要還是証據方面的問題,追責可能只是其中一個因素,但不是決定性的。

  宋教授最后強調,如果錯案責任能調查清楚,應該將結果及時向社會公布,滿足公眾知情權﹔如果難以查清、不太好對外披露,也要妥善處理,“追責如果追錯了,形成新的錯案,也不合適”。

  文/記者 孫靜

(責編:羅昱、章華維)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今日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