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四川頻道

人民網聚焦“成都高標准推進城鄉扶貧開發”系列報道.典型人物

新津援藏干部李吉忠:寫給父親的一封家書

2015年11月17日11:06    來源:人民網-四川頻道    手機看新聞
李吉忠與同事一起到食品商場開展市場調研。(辛今軒攝)
李吉忠與同事一起到食品商場開展市場調研。(辛今軒攝)

前言:李吉忠,男,漢族,1973年11月生,四川新津人,2007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95年7月參加工作,現任新津縣市場監管局稽查大隊副大隊長,2014年8月報名赴甘孜州巴塘縣開展為期2年的對口援藏工作,挂職擔任巴塘縣食藥監局副局長。以下是李吉忠今年重陽節寫給父親的一封家書:

“農歷九月初九,甘孜巴塘。藍天白雲,雪山聖湖,滿目清澈高遠。這已是我踏上這片熱土,開啟援藏工作的第447天,778公裡的距離,隻能讓我在甘孜州巴塘縣用電話連接到遠在成都的父親,短短5分鐘的通話,關於甘孜的天氣他問了三遍。放下電話,感覺父親真的老了。

回想去年,為了圓夢,我毅然選擇進藏援助甘孜巴塘,在克服了高原反應、環境惡劣等困難后,很快進入了工作狀態,相繼開展了藥品安全監管、餐飲服務食品安全量化分級管理等工作,各項工作還算有聲有色。而工作之余,想家之情卻越發濃重,對於我的家人,我是不稱職的,作為兒子,沒能很好地對父親盡孝﹔作為丈夫,沒能很好地對妻子盡愛﹔作為父親,沒能很好地對兒子盡責。特別是對於父親,我一直懷有深深的歉意。從讀大學到現在,與他兩地相隔十余載,很少有機會陪他。他的生日,我幾乎都不在身邊。每次打電話問候,三言兩語后他就會讓母親來接,但總能感覺到他那難以掩飾、極易滿足的高興。曾幾何時,在我心裡,父親還是我兒時記憶中的模樣,滿臉威嚴、不善言談、對子女無比疼愛。但現在,我已深深意識到,那個曾用肩膀馱著我在田野裡奔跑的男人已兩鬢斑白、身軀佝彎、年近七旬了。時光荏苒,白雲蒼狗,歲月匆匆帶走了我們的青春,隻留下飽經滄桑的容顏和沉甸甸的記憶。

在我眼裡,父親朴實、善良、吃苦耐勞,一生艱辛但毫無抱怨。他常教導我們知識是人一輩子最重要的東西。為供我們讀書,他與母親節衣縮食、省吃儉用,無怨無悔。他常說,好兒女志在四方。在我們作人生選擇的時候,他從不干涉或阻撓,即使我投身援藏、遠赴他鄉,他都默默接受和支持,盡管心裡很是落寞和不舍。有時候,覺得父親就像一頭不知疲倦的老牛,一邊在生活的阡陌上辛勤地耕耘,一邊在生命的原野上將我們一一放飛,剩下自己在夕陽裡遙望我們漸漸遠去的身影。

有人說,父愛就像后勁很大的酒,年輕時,喝下去可能沒什麼感覺,當我們青春逝去,做了父親,酒勁就會慢慢醇厚,讓我們沉醉。誠然,年少時,並不太理解父親,覺得他過於嚴肅、難以接近。認為父愛有些苛刻、生硬,不如母愛般細膩和溫馨。但等到自己娶妻生子身為人父之后,才深感父愛的艱辛與不易,也深深理解了父親的嚴苛與堅守。現在,每每回想起父親曾對我的種種關愛,常常淚濕眼眶。小時候,每逢冬天,我總手腳冰冷。睡前,父親總會用他的大手將我的小手和小腳一隻一隻捂熱,那種刻骨銘心的溫暖瞬間從手腳傳遍全身。兒時,家境拮據,我過生日時家裡沒有肉菜,父親總會到田間的溝塘圍堰捕撈魚蝦,讓母親為我做一大碗魚湯,那種誘人的噴香從口鼻一下子竄入胃腸。剛上小學的時候,年歲較小,被一群調皮的壞孩子欺負,正逢父親路過,他用有力的臂膀一下子把我抱將過來,任由我在他的懷裡痛哭,剎那間,如山的關愛融化了所有委屈。

現如今,父親老了。母親說,入秋以來,他經常下肢麻木發冷,肩肘疼痛,心肺功能也不是很好了。有時坐在椅子上久了,起身時,得先要用手撐著腳膝,彎著腰停頓一會兒,然后起來。真的不願想象父親身體羸弱、步履蹣跚的樣子。每次打電話問他近況,他都會笑著說很好,叫我不要擔心。時至今日,依稀算來,與父親不相見已快一年了。去年與他告別,他的臉上滿是不舍,在我轉身離開的一剎那,他發出了一聲輕輕的嘆息。頓時,我心裡五味雜陳。的確,這個讓他辛苦、牽挂了大輩子的兒子回饋給他的實在太少……天邊,白雲依依,路邊,荒草萋萋。

人們都說,重陽是登高遠眺、祈求長壽的日子,也是屬於老人的節日。雖然我並不情願把這個節日與父親聯系在一起,但畢竟歲月在父親身上留下了太多的印記,我一直深信,距離能夠增加祝福的魔力。在這個遍地金黃、滿園飄香的日子,對千裡之外的父親說聲:‘爸爸,重陽節快樂!’”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

相關專題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今日推薦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