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少女替父討薪17樓墜亡 骨灰安放烈士陵園

2015年01月22日12:05    來源:鄭州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14歲花季少女河北冀州替父討薪跳樓身亡

  這樣的“孝心”太沉重

  這樣的“烈士”太悲愴 

女孩墜落現場

少女骨灰安放到烈士陵園 

  核心提示

  在熟人眼中,剛過完14歲生日的袁夢是一個特別懂事要強的小姑娘,她喜歡花花草草,經常幫大人分擔家務,學習成績一直不錯,即使生病半學期沒上課,也通過在家自學沒有讓成績落下。

  就是這個太懂事、太有孝心的孩子,在19日,她留給人間最后一句話“我要幫父母討薪!”后,從河北冀州一處樓盤17樓縱身而下,一條尚未綻放的年輕生命就此隕滅。為什麼這樣一個14歲的孩子會出現在討薪現場?

  昨天,14歲的袁夢遺體火化。“當地政府覺得她為農民工伸張正義付出了生命,把她的骨灰安放在烈士陵園。”痛失愛女的父親張浩如是說。

  1

  少女骨灰安放到烈士陵園

  1月20日下午,河北省冀州市迎賓大道上凱隆御景樓盤前,幾十位市民聚在一起,三五成群地議論著昨天這裡發生的事故。

  “可惜了這孩子,才14歲。”“怎麼也不應該讓一個孩子去承受這樣的事情啊。”“農民工掙點錢不容易,為了討薪,連孩子的命也搭上了,真可憐。”

  1月19日上午,河北冀州市凱隆御景樓盤發生跳樓事件。14歲的初二女生袁夢(隨母姓),為了替父親討要工錢,縱身從凱隆御景17樓跳下,不治身亡。

  事發后的當天晚上,死者家屬把孩子的尸體從醫院抬到凱隆御景樓盤前,並燃放鞭炮鳴冤。

  冀州市市委宣傳部工作人員告訴鄭州晚報記者,冀州女生墜樓事件發生后,相關部門迅速介入調查。

  張浩的代理律師向鄭州晚報記者透露,1月20日上午,受四川省駐京辦工作人員委托,至誠農民工法律援助中心律師一行2人趕到冀州市信訪局替農民工維權。由政府出面牽頭協調,開發商與死者家屬談判協商。經過一整天的談判調解,傍晚6時許,雙方終於在協議書上簽了字,“事情得到圓滿解決”。

  開發商已於20日凌晨將余下的89萬元工程款(含工資款)打到了冀州市住建局公共賬戶。被拖欠工資的農民工,可憑身份証和工資表等相關証明,到冀州市住建局領取工資。

  而對於孩子善后協商的結果,張浩和袁麗不願多談,“感謝媒體的關心,事情都處理好了”。

  1月21日下午,袁夢的骨灰陳放到殯儀館旁邊的烈士陵園。“政府覺得我女兒為農民工伸張正義付出了生命,所以安排陳放在這裡。”張浩告訴鄭州晚報記者。

  此說法得到冀州市委宣傳部新聞科李科長的確認。

  “事件不是家人策劃的”

  袁夢的父親張浩是包工頭,四川巴中南江籍人。2012年起,張浩帶著100多名四川老鄉來到凱隆御景樓盤做建筑。去年5月間,主體工程完工,但開發商一直拖欠著張浩90多萬工錢未付。“眼看就要過年了,老鄉們都等著用錢,我一點辦法都沒有。”張浩說。

  1月19日,周一。過完周末的袁夢原本應該去上學。吃早飯時,張浩正在與妻子袁麗討論組織工人到工地討薪的事情。早飯后,張浩出門解決討薪的事情。隨后,袁夢則跟著母親和幾十名工人一起走上街頭。

  上午9點,討薪的隊伍到達凱隆御景樓盤處。工人們手舉寫有“凱隆御景,還我血汗錢”、“尊重勞動法,嚴懲老賴”的標牌,圍堵在樓盤處。11時許,眼看討薪無果,為了引起更多人的注意,岳秀成一怒之下爬上了凱隆御景一號樓的16層。隨后,袁夢與姑姑張蓉也上到該樓層勸說岳秀成。“大家一看有人要跳樓了,圍觀的人多了起來。有人報了警,消防官兵趕到現場鋪設了救生氣墊,救護車也來了。”目擊者趙先生告訴鄭州晚報記者。

  13時左右,岳秀成被家屬和干警勸下。然而誰也沒有留心,那個14歲的小姑娘不知何時悄悄到了17層,縱身墜下,一命嗚呼!

  為什麼家人會同意一個14歲的孩子參與討薪事件?在樓頂的2個小時,究竟發生了什麼讓這個14歲的少女如此決絕?面對記者的疑問,當事人岳秀成三緘其口,最后默默地嘆了一口氣。

  女兒死后,張浩與袁麗在悲慟欲絕和繁雜的談判協商中度過了艱難一天。袁夢的媽媽袁麗已幾次暈厥過去,甚至一度想咬斷自己的舌頭。

  姑姑張蓉在接受採訪時稱,早飯時袁夢的父母點頭同意了女兒一起去討薪。而父親張浩則對這一說法予以否認。“我根本不知道她要到現場去。現在說什麼都晚了……自責,悔恨,憤怒。”沉默許久,父親張浩擠出幾個詞形容當下的心情,並否認了讓14歲的袁夢爬到高處討薪是策劃的結果。

  2

  “孩子是我親生女兒,我自己給她開了一個小追悼會”

  “網上有人說我是袁夢的繼父,袁夢跳樓討薪是我們策劃的,這對我傷害太大了!”張浩哽咽地說,“袁夢是我的親生女兒,隻不過隨母姓,而我跟我愛人從來沒離過婚,我們感情一直很好。女兒死后,我自己給她開了一個小追悼會。”張浩情緒激動地告訴鄭州晚報記者。

  袁夢從小跟著外公外婆長大。后來,父親張浩到河北包工程,袁夢在2008年跟隨父母來到河北念書,今年剛念初中二年級。

  隨著父母的努力打拼,家庭條件慢慢好起來,兩年前,他們在冀州城郊有了自己的房子。一年前,家裡又添了一個妹妹。在外人看來,這是一個幸福的四口之家。在熟人眼中,她是一個特別乖巧懂事的小姑娘,很懂得替父母分擔。“她爸爸媽媽平時比較忙,小姑娘刷碗拖地家務樣樣會做。還有,她特別疼她的妹妹,經常替爸爸媽媽抱著哄。” 張浩的同鄉摯友嚴先生告訴鄭州晚報記者。

  袁夢的班主任吏老師告訴鄭州晚報記者,平時在學校,小姑娘比較文靜,普普通通也不太招眼,從來不給老師和家長惹事。“小姑娘很要強,上進心也很強,學習成績一直不錯。初一那年她生病半學期沒上學,她一直在家下苦功夫堅持自學,雖然有些吃力,但課程基本沒有落下。”

  然而,因為凱隆御景的工程款拖欠遲遲拿不到,幾乎每天都有工人到張浩家裡討薪。面對開發商的拖欠和工人們的催討,張浩夫婦整日一籌不展,也給懂事的袁麗帶來了心理壓力。“鬧到孩子連作業也寫不下去。”

  事發前一天是袁夢的生日,為工程款愁悶的張浩夫婦甚至忘了給女兒過生日。誰也沒有想到,就在生日的第二天,14歲的袁夢永遠告別了這個世界。

  3

  討薪何時不再以死相逼?

  農民工討薪,幾乎是一場年年上演的歲末之戰。2011年“惡意欠薪”被寫入刑法修正案,被寄予厚望的“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卻少聞立案。據統計,自惡意欠薪罪生效以來,在全國范圍內僅有120名犯罪分子被依法判處刑罰。

  各地都要求工程單位按照項目總造價向政府繳納一定比例的保証金,一旦企業欠薪,政府可動用保証金先行向工人支付,但因種種原因執行不到位,效果大打折扣,在一些地方,企業找找關系,這筆錢就可以不交或少交。

  北京至誠農民工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李柯表示,農民工這種想法背后暴露的,實質上是當前農民工的維權困境。

  袁夢跳樓后,開發商拖欠的工程款得以快速解決。無疑,這再一次在廣大農民工心裡印証了這樣一條“真理”:隻有依靠自身的努力“制造新聞”引起社會關注,隻有把“事情鬧大”,以死相逼才能解決問題。

  但願農民工以死相逼的討薪事件越來越少!

  鄭州晚報記者 路文兵 文/圖 河北冀州報道

分享到:
(責編:袁菡苓、高紅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